用户名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晋绥网 延安圣地 延安儿女 查看内容
缅怀谭政大将:井冈山时期任毛泽东第一任秘书 曾开创整风治军新路
2016-1-10 16:1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57 | 评论: 0 |原作者: 资料室 |来自: 晋绥网
缅怀谭政大将:井冈山时期任毛泽东第一任秘书 曾开创整风治军新路 ...

1945年10月11日,毛泽东参加重庆谈判后返回延安,谭政(右三)等到机场迎接。
    

11月6日是谭政逝世27周年纪念日。谭政,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军事家,1906年生于湖南省湘乡县楠竹山村。曾是一名小学教员,在国家危难的关键时刻投笔从戎,毅然加入革命的洪流中。在秋收起义时,在井冈山斗争时期,在长征路上,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他充分发挥自己有文化、文笔好的特长,逐渐担起了军队政治工作的重任,是第一个给毛泽东当秘书的人,是红军政治工作的开拓者,为党和军队建设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投笔从戎 上井冈前委担任毛泽东第一任秘书

在井冈山,谭政有机会近距离接触毛泽东,感受伟人在革命初期所表现出的宏韬伟略。1928年夏的一天,谭政从遂川草林圩回到宁冈,组织上通知他去当工农革命军前委秘书,在毛泽东领导下工作。之后,谭政便跟随在毛泽东身边,给毛泽东誊抄文件,跟他一起出席会议,做会议记录,进行调查研究,写调查报告等。在这期间,他充分见识了毛泽东的指挥才能和领导才能,自己也受益匪浅,这为他以后做军队政治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两人前委,毛泽东拔擢英才?

  毛泽东和谭政是湖南同乡。?

  谭政,1906年出生于湘乡县南竹山村一家书香门第。父辈指望他承继家世,光耀门楣,取名谭世名,给以“正统”文化教育。但世名很有一点“野性”,读私塾时,颇厌烦“之乎者也”,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离经叛道,后来受妻兄陈赓影响,干脆远离家门,投笔从戎,走上了革命道路,改名谭政。?

  谭政对声名传遍三湘大地的毛泽东早有仰慕之情,但一直无缘谋面。直到1927年他参加湘赣边秋收暴动后,才有了交臂之机。?

  1928年夏的一天,谭政从遂川草林圩回到宁冈,组织上通知他去当工农革命军前委秘书,在毛泽东领导下工作。?

  这天一大早,谭政怀着兴奋的心情,来到前委书记毛泽东在砻市的住处--两间不很大的茅草房。谭政轻轻敲开门,毛泽东迎了出来。“是谭政同志吧,你从草林圩回来了?昨天还问起过你,今天一早就赶过来了,欢迎你呀!”?

  毛泽东的热情和对他行止的了如指掌,谭政不免有些惊讶,连忙回答:“是的,我昨天刚回来,组织上通知今天来您这儿报到。”?

  “你的岳父陈绍纯老先生还好吗?”毛泽东问,转身拉过一把竹椅给谭政。?

  谭政愣住了。他的岳父,也就是陈赓的父亲,虽然远近闻名,可毛泽东怎么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又怎么知道我改名了呢??

  毛泽东见谭政一脸疑惑,笑着解释道:“这次要调人到前委工作,我从你的入党志愿书上看到你就是谭世名,是陈老先生的乘龙快婿,我才要你来的哟!”?

  毛泽东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接着又说:“你那老岳父可不简单,是个对社会、对革命有贡献的人哪!他的三个儿了都走上了革命道路,就连女婿也给贡献出来了!”?

  “这些您是怎么知道的?”谭政不解地问。?

  “那是去年的事情喽!去年春节过后,我到家乡搞农民运动情况考察,也去了湘乡,见到了陈绍纯先生。我们谈得很投机。他说这个世道乱透了,可也只有乱透了人民才能觉醒,分出个好坏,起来造反。他把你们的情况告诉了我。谭政同志,你说我能不清楚吗?”?

  毛泽东很健谈,拉家常似的侃侃道来,谭政感到很亲切,初次见面的那种拘谨渐渐消失。?

  “离开湘乡后,我就注意打听你的情况,这还是你老岳父的关照哩!”毛泽东谈兴很浓,“秋收暴动后,我曾从武昌警卫团的名单里查找,有没有叫谭世名的,可只看到有个谭政。前不久,我要宛希先同志给前委推荐个秘书,他就推荐了你,说你入党后工作积极,思想进步,有文化,字也写得好。我让他把你的入党志愿书拿来看看,这才知道你改了名字。”?

  谭政一看天渐晌午,便急忙问道:“我来前委报到,前委在哪儿?”?

  毛泽东一听,忍不住笑道:“前委就在这儿啊!怎么,你看不象吗?”?

  “就在这儿?”谭政一下明白不过来,“其他同志呢?”?

  毛泽东用手指指自己和谭政:“都在这儿啦,一个书记,一个秘书,都到齐喽!”?

  “原来是这样”,谭政心想,“前委就是毛泽东一个人。前委秘书,确切地说,也就是毛泽东的秘书。”?

  毛泽东立起,指着外屋一张木板床道:“早就准备好了,你睡这儿,我在里屋。”?

  谭政非常利落地把行李铺好,毛泽东看着很满意。?

  “你来这里工作,可要辛苦的。”毛泽东指着里屋案几上厚厚一叠文稿,“这不,刚刚为湘赣边界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起草个决议,还没有抄写呢。你来了,就先把这件事办一下吧!”?

  从此,谭政开始了他一年多的秘书工作。?

  几个月来,毛泽东主要忙于给中共中央写报告,也就是后来收入《毛泽东选集》的《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他常常是一面指挥红四军打仗,一面抓紧时间挥笔疾书。毛泽东每写好一部分,谭政便用工整的字体眷抄清楚。毛泽东在写作时,有时会突然停下笔来,走到外屋坐在床板上,与谭政研究讨论一番,他们畅所欲言,非常融洽。谭政有什么弄不懂的问题,也常请教毛泽东。

  他们交谈的内容非常广泛,关于革命的形势和前途,关于红军的政治工作,关于对红军成份的认识,关于时红军官兵的政治教育,关于对俘虏兵的改造和使用,关于红军的作风和纪律,关于红军中党的建设,等等。毛泽东有独到而又深刻的见解,谭政耳濡四染,学到了许多书本上难以学到的知识。

  谭政终生难忘其中的一次谈活。

  毛泽东问:“谭政同志,你说我们为什么要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进行武装斗争呢?”

  谭政一时回答不出。

  毛泽东沉思片刻,说道:“这是从血的教训中得出来的!我们党领导的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都曾想占据大城市,可是反动派不允许。”

  讲到这里,毛泽东注目室外的苍山碧野,良久才又接着说:“我做过农村调查,中国的农民是多么好哇!他们要革命,要翻身。要打倒一切反动派,他们是无产阶级最接近的朋友。可我们党有些人就是看不清这一点,眼睛总是盯着大城市。经过这将近一年的斗争,我们逐渐懂得了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进行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是中国革命唯一正确的道路。很不容易呀!”

  毛泽东点上一支烟,一边吸着,一边又时中国革命必须走这条唯一正确道路进行理论阐述。两个多小时的交谈,毛泽东的远见卓识,使谭政刻骨铭心。谭政成了最早接受中国革命道路理论的人。革命胜利后,谭政将军谈起这段往事时,依然深情地说:“毛泽东同志的知识非常渊博,和他在一起,能得到莫大的收获。我的许多知识,还是在井冈山时从他那里学到的呢!”

  1928年115月下旬,毛泽东给中央的报告终于完稿。谭政将报告复写了两套交给毛泽东。毛泽东很高兴地夸赞道:“抄得好啊,想得也很周到,两套文龙,一套由湖南省委转中央,一套由江西省委转中央。”

  谭政把送信的交通找来,反复叮瞩:“遇到意外情况,就是脑袋掉了,也不能把文件让敌人拿去!”

  古田会议,毛泽东要谭政助他一把力

  革命的道路是不平坦的。正当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不断发展的时候,1929年上半年,红四军内部发生了严重的意见分歧,排斥毛泽东的正确主张,迫使毛泽东离开红四军主要领导岗位,到闽西休养并指导地方工作。时任红四军军委秘书长兼宣传部长的谭政,心中非常忧虑。当他看到自毛泽东离开红四军后,部队战斗接连失利,部队建设暴露出来的问题也日趋严重,深感红四军不能没有毛泽东。

  谭政多次对周围的同志讲,毛泽东的必须反对不要根据地建设的流寇思想和必须坚持党的民主集中制领导原则的主张是正确的,没有毛泽东的正确领导,就不会有红四军和农村革命根据地。为此,他常常和别人争论得面红耳赤。

  1929年10月下旬,向中央汇报工作、从上海回到闽粤交界松源红四军前委机关的前委书记陈轧带来了好消息:党中央支持毛泽东的正确路线,指示要请回毛泽东当红四军前委书记。听到这个消息,谭政欣喜异常。

  11月中旬,毛泽东接到朱德、陈毅请他立即回红四军主持前工作的信后,于月底从上杭仅洋抵达长汀,同朱德、陈毅会合,表示遵照中央指示回前委工作。随后,他重新担任了前委书记。

  毛泽东离开红四军已近半年,急切需要了解部队情况。其实,谭政已经作好向他汇报的准备。谭政的汇报分为六个方面:部队流寇思想严重,不往重农村根据地建设,热衷于打城市,“走州过府”,还有一些干部产生了享乐思想,走到哪里就吃到哪里,拒不付政,欺侮老百姓;党的领导有所削弱,有些领导干部不愿接受党的领导,不相信马列主义不重视党的组织建设,提倡极端民主化,自由主义泛滥;单纯军事观点,主张司令部对外,鼓吹什么”军事好政治自然会好”,排斥政治工作干部;军阀主义思想抬头,干部随便惩处、体罚士兵,老兵欺侮新兵,有的单位公开枪毙逃兵;鼓吹绝对平均主义,反对官长骑马,物质分配要求平均,公差、勤务不愿多做一点;部队作风纪律涣散,不讲政策,损坏群众东西不赔,虐待俘虏,搜俘虏腰包,有的甚至调戏妇女……

  毛泽东一边听着谭政的汇报,一边记录,一边思考。问题的复杂性和严重性超出了他的想象,看来只作一般性的政治教育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决问题,必须发动党的各级组织和广大官兵,进行一次全面清理。

  谭政汇报结束后,毛泽东深情地握着他的手,说边:“你的汇报很详细也很重要,这些问题,看来要召开一次大会才好解决。在这之前,为了进一步听一听下面的意见,请你为我组织几个座谈会,时间、地点由你安排。”

  稍停片刻,毛泽东又叮嘱:“开座谈会,不能把人叫到这里来,是我们下部队去。到会的人召广泛,有军事干部,有党代表,也要有管后勤、管伙食的,还要有各方面的战士,要使各种意见都能听到。到时候,希望你能同我一块去。”

  谭政刚要告辞,毛泽东又吩咐:“请你把罗荣桓同志也接到前委来,你们俩助我一把力,作些调查研究,也为大会准备一些材料。”

  红四军第九次党的代表大会的准备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毛泽东异常忙碌。他在同朱德、陈毅召开一些座谈会的同时,又与罗荣恒、谭政深入部队,在茅草屋,在祠堂或寺庙,在大树下,接连召开了十多个各种形式的座谈会。每次座谈会结束,又由谭政整理出书面材料交给毛泽东。

  一天,毛泽东对谭政说:”调查工作我着差不多了,应该抓紧下一步。”他用手翻了翻那厚厚的一摞调查材料,“请你将材料认真归纳一下,写成文件,提交九次党代会讨论,形成大会决议案。这样部队以后才好学习贯彻。”

  毛泽东大病初愈,近来又废寝忘食操劳,身体更加消瘦。谭政心想,此时能为他分担一下肩头的重负,实在是太应该了。于是他爽快地答道:““我一定完成任务!”

  毛泽东又幽默地补充一句:“本人的松子,笔迹了草,难登大雅之堂,也要请你这秀才抄写一遍。”

  谭政接受任务后,就象一台上满发条的时钟,夜以继日地工作起来。几天后,一份字迹工整的会议决议(草案),摆在了毛泽东卧室的几案上。

  1929年12月底,中共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在福建上杭古田召开。谭政作为正式代表出席了这次大会。会上,陈毅传达中共中央九月来信,毛泽东、朱德分别作政治报告和军事报告。大会顺利通过了由毛泽东亲自主持起草的《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史称《古田会议决议》)。

  国共合作,谭政上书毛泽东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后,长途跋涉二万五千里,于次年10月到达陕北,建立起领导中国革命的大本营。12月中、下旬、中共中央在陕西安定(现子长县)瓦窑堡召开政治局会议,通过《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确定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会后,毛泽东又在党的活动分子会上作了《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报告,系统阐明了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

  时为红一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长的谭政,学习了瓦窑堡会议决议和毛泽东的报告后,思绪万千。他认为根据红军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应该及早向中央提出改进部队政治工作的意见。不久,“西安事变”爆发,并得以和平解决,国共合作的步伐大大加快。谭政更加急切想写“意见书”。

  1937年春节前后,谭政把自己关在窑洞里,抓紧时间挥笔疾书。一个多月后,洋洋万余言的《关于红军中新的政治工作的意见》终于写成。3月26日,他把这份意见书呈送党中央和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

  谭政根据当时的形势在意见书中写道;鉴于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确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使红军的政治工作发生重大变化,增添了许多新的内容。当前,中、日间民族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加紧对部队进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策略方针的教育,就成为红军政治工作中的中心任务。同时党在组织上、思想上对红军的绝对领导是不能改变的,部队的管理教育不能放松,严格的纪律不容破坏。

  谭政认为:基于今后抗日战争作战任务和作战对象的改变,政治工作仍然是以保证提高部队的军事技术和战术素养为前提,发扬红军灵活机动的特长,既善于速决战,又善于持久战;善于攻击,善于山地战、平原作战、村落巷战、河川战斗。要着重提高干部的战术素养和指挥艺术。

  谭政指出:政治工作领导,组终以党的工作为基础。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政治工作指导系统如果不和党的工作指导系统融为一块,政治工作必然偏离方向。当前部队政治教育的基本点,是提高指战员的民族感,发扬中华民族的英雄气概,坚定革命的意志。

  谭政的这些主张,很快得到党中央的重视。毛泽东在仔细审阅了这份意见书后,作出指示:谭政所提红军新时期政治工作改进意见是正确的。并将这份《意见》转发部队参照执行。

  不久,谭政被任命为八路军后方政治部主任,1938年2月又被任命为军委总政治部副主任。此时毛泽东代理总政治部主任,谭政便成为毛泽东指导八路军政治工作的得力助手。

  这期间,谭政还写了许多关于军队政治工作和干部政策的文章。他在《八路军新四军的干部政策》一文中写道:正确的干部政策应当是:无论对待干部,团结干部,培养干部,一律不许有任何私人路线和狭隘的宗派思想。具体说:第一,不存私见,无论提拔干部和使用干部,都是从党的原则出发,不是从私人路线出发;第二,党员干部与非党干部,都一视同仁,党与非党干部之间,只有不同的要求和不同的义务;第三,既不姑息干部,也不糟塌干部,在干部中高度发展自我批评,依靠自我批评去团结干部、锻炼干部和提拔干部;第四,奖励先进,反对后退,拿先进的标准,作为鉴定和信赖干部的主要尺度。

  谭政在这篇文章写成后,首先送给毛泽东审定,还附了一封简短的信,说明文章起草的经过,并着重申明,文章中有些观点是由总政其他干部提供的。毛泽东看后,不仅赞扬文章写得好,还赞扬谭政实事求是,不把功劳完全居为己有的真诚态度。

  时至50年代初,在酝酿编写我军新的政治工作条令时,谭政多次讲道,如果说他在抗战期间,为总政治部、留守兵团起草的文稿,撰写的文章,对军队政治工作建设有些作用的话,应该归功于毛泽东等中央领导的亲切指导,归功于总政等机关各级干部的帮助,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他自己只是动手执笔写出来而已。谭政这种谦虚的态度,赢得了许多同志的称赞。

  高干会议,谭政的报告引起大会轰动

  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最为艰难困苦的阶段。为克服困难,争取抗战的最后胜利,党中央开展了“整风运动”和“大生产运动”。这年10月至次年1月,中共中央西北局在延安召开高级干部会议。会上,军委总政治部副主任兼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政治部主任谭政,代表联防军和留守兵团的部队,就军队中的不良倾向作了检讨。

  毛泽东参加了会议,认真听取谭政所作的检讨,并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深深的思考。不久,他又召集联防军主要领导开会,专门讨论部队政治工作问题。参加会议的有联防军司令员贺龙,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徐向前,副司令员肖劲光,政治部主任谭政等。大家经过热烈讨论,认为部队中存在着军阀主义、山头主义、教条主义等倾向,政治工作中也有一些薄弱环节。当时,由于各抗日根据地立即进入反扫荡和反对国民党密封锁的斗争,这些问题没有来得及深入研究和解决。

  几个月后,形势有所缓和,毛泽东又把这个问题提上议事日程。

  一天晚饭后,毛泽东把谭政请到自己窑洞,两人围坐在炭火盆边,推心置腹地交谈起来。

  “谭政同志,已经很长时间了,你考虑过没有?西北局高级干部整风会议上,揭露和批评的军队中的那些问题,报讯是什么?”

  谭政没有急于回答。几个月来,他对此何尝没有冥思苦想。作为政治工作第一线的指挥员,没有为军委领导当好这方面的参谋,他暗自感到愧疚。

  毛泽东递给谭政一支香烟,自己夹起炭火点燃一支,又说道:“你在高干会议上检讨军队中关于军阀主义倾向的问题,还提出了纠正的办法和要求,这都很好。但那恐怕只是军队问题的一个方面。我认为,应该把整风运动中揭露出来的部队的错误思想倾向,还有会议中提出批评的军队和党的关系、军队和政府的关系、军队和人民群众的关系,以及军队自身的官兵关系、上下级关系、军事工作与政治工作的关系、各部队相互之间的关系,等等方面的问题。凡是存在的缺点和错误,都要在整风的基础上,通过民主检查大会加以揭露批判,从而纠正不良现象,造成军队内部亲切友好的团结气氛,激发官兵的积极性,提高部队战斗力,以迎接即将到来的抗日反攻高潮!”

  毛泽东的讲话富有启发性。谭政说道:“主席,您讲得很对!可我在军队政治工作方面,往往缺点很多。工作中常常是单打一,出现一种倾向,就只考虑解决纠正这种倾向,没能认识到一种错误倾向同另一种错误倾向之间的关系,以及各种错误倾向的根源在哪里。”

  “谭政同志,你不要有压力,也不要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毛泽东摆了摆手说,“军队工作,有段时期我抓得也是不够的。”

  毛泽东站起身,在窑洞里踱了几步,显得有点高兴地说:“现在值得庆幸的是,部队通过整风运动、民主运动,把问题逐渐揭露出来,工作中的缺点错误亮了出来,这是件大好事。”

  谭政资同地点了点头。

  “你看这样好不好,你把我们今天讲的,整风运动中、高干会议上对部队方面提出的那些意见理一理,然后再带些机关干部深入部队,作些调查研究,进一步发动官兵揭露存在的缺点错误,再整理一下,写成报告,提出改进的意见来。”

  门外突然传进朗朗的问话声:“主席,您在和谁谈得这么热烈哟?”话音未落,周恩来便微笑着走进窑洞。

  “啊,是恩来呀,快请坐。”毛泽东和谭政都站起来同周恩来握手。

  ”我在和谭政同志交谈。要他准备起草一个关于军队政治工作问题的报告,并在西北局高干会议上讲讲,把军队这个时期揭露出来的那些问题系统解决一下。”

  “我完全赞成。这个问题我也考虑了很久。”周恩来接过毛泽东的话题,又补充道:“谭政同志,你起草报告时,是不是可以仿照主部起草《古田会议决议》案的样式,既要分析各种错误思想的表现、危害和产生的根源,还要提出纠正的办法和要求。”

  周恩来和毛泽东又交谈了其他几件事,便起身告辞。

  毛泽东与谭政兴犹未尽,两人坐下继续交谈了一会,不觉时过午夜。

  毛泽东送谭政走出门,象又想起什么事,用手指在掌心划了几下,突然问道:“谭政,你数一数,你的名字有多少笔划?

  当时用的还是繁体字,谭政用手指数了一下,口答:“二十八划。”

  “你再数一数我‘毛泽东”三字的笔划。”

  谭政又数了数答道:也是二十八划。”

  “这就是喽!咱俩从并冈山起,经过长征,又到延安,共事15年多了,大概你从来没有想过我是二十八划生,你也是二十八划生,又同做共产党人,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

  谭政一听,恍然大悟,会心地笑了起来。

  谭政经过几个月的努力,终于把文稿写成,呈送毛泽东修改,尔后又送周恩来审阅并征求其他领导人的意见。194年4月11日,时任中共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副主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的谭政,在西北局高干会议上作《关于军队政治工作问题》的报告。这个报告立刻在会上引起轰动。

  4月20日,中共中央宣传都、中央军委总政治部联合发出关于学习谭政《关于军队政治工作问题》报告的通知,指出:这个报告“是八路军、新四军政治工作问题的全面总结”,“八路军、新四军连级以上一切政治工作、军事工作、后勤工作干部,应一律将此件作为整风文件与国定教材”。“对于文化程度低的千部与全军战士,则应根据这一文件出神与各部以中存在的具体问题,编为通俗教材。进行普遍的教育”。

  通知还指出:这个报告“不但特殊地解决了军队政治工作问题,而且也一般地解决了我党历史经验、领导方法与工作作风上的许多问题,为全党干部所应注意”。

  整军运动,毛泽东称赞“东总”搞得好

  光阴茬苒,转瞬间,抗战胜利已近两年。1947年6月30日,刘(伯承)邓(小平)大军挺进大别山,揭开了人民解放军战略反攻的序幕。

  大战在即。此时的人民军队物质装备和以术技术水平都有了极大改善和提高。如何使广大指战员的思想觉悟、精神面貌也有一个空前的提高,全面增强我军凝聚力和战斗力,就成了延安最高统帅部和各战略区首长都非常关注的问题。

  这时,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向中央军委呈送了一份关于第三纵队开展诉苦运动的整军经验报告,毛泽东非常重视,当即批示:“东总”诉苦运动搞得好,这个经验很有借鉴意义。这年9月12日,毛泽东将这个报告亲自修改后批转全军,要求各部队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学习第三纵队的经验,在今后一段时间内,都要进行一次整军运动,以迎接革命新高潮的到来。这份经验报告,便是东北民主联军政治部主任谭政在副政委罗荣桓领导下,组织总结起草的。

  “东总”诉苦运动是怎么回事呢?话得从一年初说起。

  1946年7月7日,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东北局发布了《东北的形势与任务》的决议(即《七七决议》)。它提出了党在东北工作的方针和作战原则,统一了东北地区军民的思想认识,是党领导东北人民建立巩固的根据地和夺取东北解放战争胜利的纲领性文件。

  谭政参加了《七七决议》的蕴酿和起草。《决议》发布后,他立即带领工作组深入部队,检查员彻落实的情况。谭政在调查中发现,我军一些部队除完成作战、剿匪、出群众工作等任务外,对官兵的阶级教育和战争目的的教育,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因而迅速槽加的我军新的成份的思想,尚未得到高度统一。同时,他也了解到有的部队因忆苦思甜等阶级政曹搞得好,部队精神面貌为之振奋。于是他把这个情况带到全区部队政工会上,要求各部队一定要重视阶级教育,掀起以诉苦运动为中心内容的教育高潮。

  谭政在这次全区部队政工会上讲了这样一段发人深思的话:“哀兵必胜”的道理,古往今来的军事家都是很重视的。但是象诉苦运动这样动之以情、导之以逐的群众性的阶级教育,也只有代表广大人民利益的中国共产党才能发动起来。其效果是显而易见的:阶级觉悟空前提高,战士们懂得了为谁当兵打仗,千百万人自觉服从于一个意志--彻底摆脱剥削和压迫,求生存,求解放,推翻旧社会,建立新中留,奔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这样一支有着崇高政治理想的有组织有纪律的队伍,怎能不打胜?谭政的这一席话,发自肺腑,拨动众人心弦。

  谭政从辽东军区政委陈云反映得知,辽东第三纵队有些连队诉苦运动搞得不错,经请示罗荣桓,亲自带领工作组到第三纵队,深入连队,总结他们开展诉苦运动的经验,尔后在第三纵队全面推开。

  一段时间后,谭政把调查和总结的第三纵队开展诉苦运动的经验,详细地向罗荣桓作汇报。罗副政委听后激动地说:“这在部队政治教育上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创造,解决了当前部队政治教省的主要内容和方法问题,是部队政治教育的方向。”他指示谭政起草关于在部队普遍开展诉苦运动的训令,下发到各部队;把第三纵队的经验写成报道,配发《部队教育的方向》社论,在《东北日报》上同时发表。这样一来,以诉苦教育为中心内容的整军运动,在“东总”各部队中普遍地开展起来。

  按照罗荣桓的指示,谭政还把第三纵队的经验报送中央军委。

  在毛泽东将这个经验报告批转全军后,全军很快掀起了新式的整军运动同潮。?

  1948年3月,毛泽东在《评西北大捷兼论解放军的新式整军运动》一文中,高度评价了由辽东第三级队经验推广开来的新式整军运动。他说:我军的战斗力之所以比以往有空前地提高,“最值得注意的,是在冬季两个月中用诉苦和三查方法进行了新式的整军运动。由于诉苦(诉旧社会和反动派所给予劳动人民之苦)和三查(查阶级、查工作、查斗志)运动的正确进行,大大提高了全军指战员为解放被剥削的劳动大众,为全国的土地改革,为消灭人民公敌蒋介石匪帮而战的觉悟性;同时就大大加强了全体指战员在共产党领导之下的坚强的团结。在这个基础上,部队的纯洁性提高了,纪律整顿了,群众性的练兵运动开展了……这样就使部队万众一心,大家想办法,大家出力量,不怕牺牲、克服物质条件的困难,群威群胆,英勇杀敌。这样的军队,将是无敌于天下的。”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上香
友情链接: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红色晋绥-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兴县新闻网  红色思源网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西北革命历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内蒙古党史网  山西省党史网  榆林市党史研究室  陕西省党史网  甘肃省党史网  银川党史网  红色记忆网  中国延安网  西柏坡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  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  延安革命纪念馆  
关于晋绥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晋绥律师 | 人才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主管: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晋绥儿女访问老区红色摄影行组委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办、榆林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晋绥人文杂志社、晋绥文史馆、山西军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挖掘革命历史文化资源传承民族信念精神血脉"  晋绥儿女中心热线:0350-8648359   热线:0350-8648359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CopyRight © 1998-2015 Tencent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世创未来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