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晋绥网 访谈纪实 老区访谈 查看内容
“寻访经典故事启航红色旅游传承红色基因”大型系列活动故事之三

2016-3-18 21: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84 | 评论: 0 |原作者: 郑志东 |来自: 晋绥网

红到淡处神亦浓 ——追忆神池县老红军张礼臣

       苦不苦想想长征两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照片上这个神采奕奕,战功赫赫的老人虽然离开了故土和亲人,但他却永远活在心怀感恩的人民心中。

      他叫张礼臣,19061125日出生于湖南省岳阳县,1930年入伍,1933年入党,从此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中国共产党,身经百战,遍体鳞伤,战功显赫,默默无闻,直至198318日在山西省神池县病逝,享年77岁。他的一生是真正为党为国出力流血甘于奉献的一生,可歌可泣的一生,其精神永浴后人,虽逝犹生,光耀千秋爱国尽忠魂。

作为我国惟一的大型综合性军事历史博物馆、副军级单位——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在其4万多平方米的22个陈列厅内,土地革命战争馆内1934年的湖北忠堡战役展板图引人注目。作为当年亲历这场恶战并亲手活抓敌纵队司令张正汉的人正是当时担任52团的侦察排长张礼臣。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2006年由张玉中执导的电视连续剧《雄关漫道真如铁》再现了革命战争时期这个重大的历史场景。如今年已六旬的张礼臣的儿子张建生和家人每当观看这部电视片的时候,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除了感受炮火销烟的战争岁月,更多的是对父辈深情的回忆和追念。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道德缺失,争权夺利不为民只顾己,虽生犹死。忠诚信仰,为国爱民抛躯洒热血,虽死犹生。张礼臣名符其实当属后者。塞北朔州专访张礼臣后人,走近英雄,还原历史的真实,传承被人遗忘淡漠的红色基因。

张礼臣是湖南省岳阳县杨林公社石鱼冲村人,是什么原因使这个南方人与北方结缘?人生的大半时间在山西省神神池县度过呢,是革命的需要,是党的安排,说来话长。

红心向党参加红军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毛泽东卓越的领导才能,红军3万军队不可能四度赤水避开国民党40万精锐部队的围剿歼灭。张礼臣跟对了人,跟对了军队,毛泽东、红军是他的人生方向,为使天下劳苦大众得解放,是他一生的信仰。

19301月,红三军团攻打长沙未克,路过张礼臣家乡攻打岳阳县。为了扩大红军武装,当时组织平()()()游击大队,动员青年参加红军。贫困农民家庭出生的张礼臣那时20岁,正值妙龄,就在杨林街报名参加了红军,走上了一条革命道路来完美自己光荣无悔奋斗的一生。

1931年上半年,平湘岳游击大队发展壮大,改编成立为湘北独立团。张礼臣所在连队这一年奉命护送苏维埃代表到江西省万载县。随后,张礼臣随同全连编入万载县独立团。

1932年,红军队伍继续扩大,成立了红六军团。万载、修水、永新3县三个独立团合编为红六军团第十八师。张礼臣当时在十八师52团团部当侦察员。

1933年夏,国民党反动派大举围剿进攻江西苏区。为了保存革命力量,红六军团从永新县石灰桥突围出来。

忠堡大捷活擒敌司令

1934年,红六军团东征西战,转战到贵州,与红二军团会师,成立二方面军。当时敌众我寡,于是我军由贵州山里黄沙街冲开一条路,返身杀回湘鄂赣。在湖南永顺县龙家庄,我军将国民党陈渠珍三个旅击溃,消灭其大部,后又在桑植县陈家河,干净彻底消灭陈旭汉部队一个旅。敌人师部和所剩主力旅逃到桃子溪后,又被我军追歼灭。接着,我军挥师向西,包围龙山县,红二军团阻击湖北来凤方向援敌,围敌将近一月,大庸、慈利之敌出重兵增援解救龙山,我军得报后,迅即撤离龙山,诱敌到忠堡地区,经过七天七夜的激烈战斗,全歼敌援兵4千余人,并歼灭了敌人的师部和生俘敌纵队司令兼师长张正汉(北京军事博物馆有忠堡战役记实展版;电视连续剧《雄关漫道真如铁》再现此段历史事迹)。(图为张礼臣后人向记者讲述先辈的故事)

当时,张礼臣在52团任侦察排长,由于战斗进行的时间很长,且又很激烈,人们的眼睛都打红了,神智也不清醒了。战斗胜利时,张礼臣和大家一样怀着狂欢的心情,到处追逐着敌人的溃兵和俘虏。张礼臣正在山坡上跑着,听见有人喊;“师长,那边来人了”。张礼臣顺着说话方向仔细一看,一个国民党士兵指着另一个方向的红军战士向一个穿国民党士兵服装的胖高个子的人说话,看样没有发现张礼臣。张礼臣马上大喊一声:“抓师长啊”,提着空手枪(由于上述激战的原因,当时枪里没子弹张礼臣都不知道)向敌人冲去。敌师长(后来知道他就是纵队司令兼师长张正汉)的马夫吃了一惊,抢先走了。师长却被张礼臣死死扭住不放。敌师长发了急,拼命抵抗,他俩都摔倒在山坡上,但还扭成一团,他虽然力大,但一来心虚,二来在斜坡上,所以一会他压住张礼臣,一会张礼臣又翻起来骑在他身上。当张礼臣骑在他身上时,托起枪就打,谁知道子弹早没了,急中生智就用枪把在他额头上咂了一个窟窿,他一下被砸的发昏,有点吃不住了,当时他俩都成了两个血人,在后边闻声赶来的侦察员的帮助下,将这个高大的但又被打的发昏的师长捆起来。当张礼臣把张正汉押送至指挥所时,贺龙,肖克,王震等首长都在场。当时贺龙首长朝着张正汉讥讽的说:“老张,我早就想见见你,今日才算见到你啊。”

忠堡一战获得大胜后,我军又乘胜挥师向东。在大庸,慈溪,石门,临澧、澧州等地打了不少胜仗,补充了很多兵员与物资,扩大了红军武装。

血海生涯九死一生

1935年冬天,我军突破澧水,沅江两道封锁线,杀向湘中进占新化。在此路上,张礼臣记得爬了一座大山(扬眉山),全是边走边开路,整整走了一天一夜。过了山后,在一个叫新平县的地方,打了一仗,歼敌一个师。

长征路上,敌人前堵后追,妄图将将我军消灭。当我军走到大鼓新仓地带,敌人的九个师早已占领一个山头,准备堵截我军。我军发现此情况后,当即占领敌军对面一山头,与敌对峙,伺机转移。敌人看到我军固守山头,不入圈套,无计可施,就出大兵攻我所据山头,我军占据有利地形,进行有利还击,敌人一天冲锋十几次,付出巨大伤亡,也未将我军攻破。当时阵地前敌尸累累,血流成河。敌人没有办法,天又黑下来,不敢再攻,退回原据山头。晚上,张礼臣他们去站岗,就搬敌尸垒成掩体,在里边放哨。第二天,我军趁敌惊魂未定,赶快转移。敌人慑于我军之威,不敢死追。

部队走到广东、广西交界处九港,敌人的一架飞机经常在我们头上盘旋(可能是侦察机),惹得人们很恼火。一天,团长张定春就下令揍他,两架重机枪架起来一齐开火,竟把飞机给打了下来,上面的人都死了。张礼臣他们把没损坏的武器和有用的东西全卸下来,又搬了很多稻草(当时正是打禾季节)把破飞机围起来一把火烧掉了。

在返回贵州板桥时,与军阀陶广的队伍遭遇,当时敌众我寡,打了一晚,为了避免重大损失,我军急速撤退,但敌人凭着人多,死死不放。为了掩护军团大部队撤退,十八师师长龙云亲自带领52团(主力团,当时以善战闻名)坚决顶住敌人。激烈的战斗进行了很长时间,敌人被我们拖住不放,致使我军大部队安全撤退,敌人恼羞成怒,将52团包围了十二层。到第二天上午,我们打光了子弹,就用刺刀、石头继续和敌人干。终于寡不敌众,被敌人占领了阵地,让敌人得逞了。战士们牺牲的、被俘的、打散的......师长龙云被俘(后来听说)。

张礼臣当时和两个侦查员都钻在死人堆底,和死人混在一起,在死人的掩护下,才没被敌人发现被俘去。敌人走后,张礼臣他们三人追赶了三天,才寻找到队伍。见到军参谋长(记得姓谭)后,他让张礼臣他们回师部,张礼臣说就到53团。后来,领导就让张礼臣他们到了53团。

我军到云南后,国民党反动派妄想把我军消灭在云南。在将军山一战中,我53团掩护大部队撤退,完成掩护任务后,团里命张礼臣带领三营七连(张礼臣当时在该连任连长)阻击敌人,掩护全团撤退。我们占领有利地形,打的敌人不能逼近一步。敌人看着红军大部队撤退,连打掩护的一个团也要撤走,急的快要发疯了。他们组织一个由三百多名营、连、排长等反动军官组成的突击队,每人配备马刀、马枪、驳壳枪三件武器,敌团长亲任队长。向我军阵地发起猛烈攻击,妄想突破防线,追击我大部队。当时的战斗非常激烈,打的很艰苦。经过半天的战斗,敌人的突击队剩下几个队员了。但也没有攻上我们的阵地。我连的一百二十多人也伤亡极重,天黑后撤下时,只剩张礼臣和八个战士共九人,指导员和排长们都牺牲了。

部队到云南渡过金沙江后在甘孜休息一天。就开始过雪山,翻过雪山到西康休息了几天,就接着过草地,到甘肃海塔铺,休息整顿后,经成县、徽县到陕北富平一带,长征胜利结束。长征路上,除了打仗就是行军,张礼臣共受伤七次。张礼臣爬过雪山,走过草地,实现了自己最壮美的人生之旅。

革命征程生死两茫茫

1936年双十二事变,蒋介石被迫同意抗战。1937年,红军被编为十八集团军第八路军。二方面军改编为八路军一二〇师。张礼臣当时伤愈归队后就被派到师教导团受训(彭绍辉同志任教导团长)。“卢沟桥”事变后,八路军东渡黄河,开赴抗日前线。教导团过河到山西。当时师部设在五寨,教导团在岢岚。

1938年张礼臣在教导团毕业后,被分配到师部工兵连。时隔不久,又奉命到忻崞支队(又叫毛支队,共五个连)二连任连长。当时,日寇占领同蒲线,我军从上阳武转移到阳曲县,与阳曲支队(又叫曾支队)合编成立为独立团,毛少先任团长,曾来左任副团长。

1939年,独立五团在阳曲消灭了鬼子一个大队,打了一个大胜仗。当时我军将鬼子包围,打了一晚,没有消灭敌人,天明将鬼子压缩的窑洞里,在窑顶上挖开窟窿,用集束手榴弹将敌人炸的不可抵抗,死伤惨重。剩下的鬼子全部投降。战斗结束后,我军转移到山里一小村庄新庄。敌人损失一大队后气的发疯,出动五个鬼子大队,外加黑狗子进行报复。他们远远地就把包围圈拉好,达20里长,我军发现后,集中力量突围,由于敌兵几倍于我,战斗打得残酷激烈。我军的损失很大,全团的牲畜,行李等辎重几乎全部丢失。

突围以后,部队转移到岢岚,配合二旅(彭稍辉任旅长,张平化任政委)活动。在河曲金家六角,将朱洪武的顽固军追打到巡镇,朱洪武不敢再战,西渡黄河逃跑,我军占领巡镇,河曲城也就不攻自破,旅司令部就设在金家六角,后司令部又转移到保德康家滩,成立了二分区。

1940年,二分区命令独立五团到忻崞地区打游击,在此期间,张礼臣几次带队到阳明堡骚扰敌人。后来,我们终于火烧了代县阳明堡飞机场。敌人将独立五团视为眼中钉,总想吞掉我们,我团在忻县四平露营时,鬼子得到了情报,黎明出动了两个大队的兵力,将我团包围。团部和另外的连队撤退时未来得及通知我连。当我们发现时,敌人离我们已不远,张礼臣命令优秀射手一排长和机枪班长各据一挺机枪开路,带领战士们奋勇突围,边打边撤,撤到村外一个山头上时,碰到了先随团撤出又留下来等他们的赖政委,他指挥我们占据有利地形,等敌人爬到半山腰,就居高临下用手榴弹给敌人极大的杀伤。打了快一天,子弹、手榴弹都打光了,但敌人始终没有攻上山头,团部见我们久战不撤,就率其余连队返身杀回,援救我连。敌人料占不到便宜,就滚回忻县去了。我连这时才和团部合为一体,当晚仍回四平宿营。这次战斗,我连只牺牲一名炊事员。

1941年,阎锡山的顽固军消极抗战,隔三差五和八路军搞摩擦。二分区司令部带领警备团和独立团到方山,利用敌人之间的矛盾,参加了当时有名的“新军打旧军”。将赵成寿的顽固部队追击到黄河边,一举消灭其大部,只剩少数残余脱逃。狠狠地打击了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动气焰。

二分区后来返回保德康家滩时,张礼臣从五团调到司令部当副官。

1942年张礼臣调到政治部当管理员。在马家滩马王庙参加了整风,1943年,整风结束,就到岢岚山里开荒。

1944年,为了粉碎敌人的经济封锁,保证部队供给,司令部派人到河曲,偏关,神池进行武装生产。张礼臣和陈大元等数十人奉命到神池北山烈堡开油坊、种大烟,给部队筹款筹资。

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后,上级命令归队,他们就又回到了保德二分区。后不久,二分区改为雁门军区,部队改称五旅。张礼臣在旅政治部当总务科长。

1946年,解放战争开始后,五旅南下到晋中南一带与国民党反动派作战。

1947年春,胡宗南大举进攻党中央所在地延安。为了保卫党中央、毛主席,我部队过黄河到陕北。在陕西,五旅改编为第一野战军三军九师。张礼臣又从政治部调到司令部当四科长。

到陕西后,张礼臣参加了清涧、盘龙镇、菠萝镇、洛白路、瓦子街、西扶、南北太西、黄龙山、青云寺、狐奇山、王庄镇、沙家店、扶眉、二打榆林、袁大滩等战役与战斗。这些战役与战斗,有力的打击了敌人,保卫了党中央。瓦子街战役,解放军副总司令兼第一野战军司令彭德怀与其他首长甘世其、张宗逊、赵寿山都参加了。总指挥所就设在张礼臣他们九师司令部。

1948年春天,我军在宜川县瓦子街设一口袋阵,准备将敌诱入口袋一举歼灭。在马家园,九师师长李夫克带领警卫连和我们到山上看地形,发现敌人从山后偷袭上来,可师长当机立断,带上仅有的少之有少的人进行狙击,并让号兵赶快吹号调二十五,六团前来增援。在我们坚决猛烈的打击下,敌人终于没有冲上山头,一直坚持到援兵赶来。在彭总的亲自指挥下,瓦子街一站共歼敌数万人,并将敌军长刘堪击毙,(后将其尸置原廓,招其家属领回西安)。这一战有力的打击了胡宗南的主力,火线一直从瓦子街拉到宜川达四十里长。

1949年,部队轻装西进甘肃,全师的大行李和一个新兵连留在陕西凤翔县。司令命张礼臣留守负责。

部队到甘肃后,三军军部留守处设在兰州,命令他们到兰州待命。到兰州后知道我们师在酒泉,就用十几辆汽车将大行李和新兵连一起送往酒泉,用了三天时间,我们就回到师部。

1950年,全国已解放,形势好,交通方便,张礼臣因家属在山西神池县。就请了一个时期的假探家。1957年,张礼臣赶回兰州西北军区司令部时,我们九师已经援朝抗美,这时他年纪已大,身体多次受伤,就办理了退伍手续,来到神池安家。

张礼臣当时从部队来到神池后,连住房也没有,还是由师政部主任康世恩(曾任国务院副总理,石油部长)出函才得以安置。张礼臣退伍不褪色,曾为革命神池老区的建设建言献策,发挥余热,一片丹心献给了人民。

 

                 图为张礼臣后人向记者讲述先辈的故事                 

(作者系中华人民共和国调研员、中国文章学会会员、工人日报新闻三味杂志特约编委、山西省摄影家协会会员、神池县电视台副台长、总编辑)
         

表示一下您的现在的心情吧!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上香

友情链接: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红色晋绥-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兴县新闻网  红色思源网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西北革命历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内蒙古党史网  山西省党史网  榆林市党史研究室  陕西省党史网  甘肃省党史网  银川党史网  红色记忆网  中国延安网  西柏坡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  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  延安革命纪念馆  
关于晋绥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晋绥律师 | 人才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主管: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晋绥儿女访问老区红色摄影行组委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办、榆林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晋绥人文杂志社、晋绥文史馆、山西军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挖掘革命历史文化资源传承民族信念精神血脉"  晋绥儿女中心热线:0350-8648359   热线:0350-8648359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CopyRight © 1998-2015 Tencent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世创未来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