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热词:酒驾 | 中国式过马路 | 交通事故
晋绥网 学术研究 专家学者
夹缝中的“红色坚守”

2016-4-25 19:1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87 | 评论: 0 |原作者: (王永兵 张爱平 赵宪伟 ) |来自: 晋绥网

摘要:报告文学: 核心提示:十八年间,他苦心孤诣,自筹经费走访全国各地和新中国解放事业有关的晋绥老人及其家属子女,抢救那段正慢慢被国人遗忘的历史。十八年间,他持之以恒,倾其所有创办“一报一刊一网”、创建“一 ...
夹缝中的“红色坚守”

报告文学:

    核心提示:十八年间,他苦心孤诣,从风华正茂到两鬓斑白,冬去春来,

用永不停歇的双脚丈量着红色晋绥的山山水水,自筹经费走访全国各地和新中

国解放事业有关的晋绥老人及其家属子女,抢救那段正慢慢被国人遗忘的历史。

十八年间,他持之以恒,倾其所有创办“一报一刊一网”、创建“一馆一院一

林”,努力传承红色基因与民族精神,让历史告诉后人。

      他,并非有着领导干部的地位,也非有着商贾财团的资金;他,并

有着晋绥儿女名正言顺的身份,也非有着史志专家知识渊博的出身。然而,他,

是一位有着爱国热心的退伍回乡农民,是一位有着吃苦耐劳、勤奋好学的“红

色坚守者”。 


           夹缝中的“红色坚守”



     一、书名的定格让他改变了初衷

     一九九七年,当兵退伍回乡的郝文俊已经是十余年工龄的聘用记者了。

因此,他在老区采访时敏感性很强。一天,他在晋西北老区宁武县做采访时,

听了这样一段故事:当年闻名晋绥边区的“军火田”创造者邢四娃,因率领村

民修建村小学校和通村公路欠下村民们四万元工料款。为此,村民们不让他下

台,老英雄虽然八十二岁了,却仍然担任着西马坊乡席麻洼村党支部书记。

    当老英雄被他找到时,正孤身伫立在夕阳下,愣愣地望着小学校,聆听

室里的读书声,喃喃自语着:“娃娃们有文化了,老区就有希望,我虽欠下村民

的债,但心里比较踏实些、好受些,这个支书担着值。”

   “您是为群众办好事,欠下的债是集体的债、全村的债,与您无关,您愁啥?

”老英雄沉默半晌,长叹道:“我们那会儿搞民兵武装、搞‘军火田’打日本鬼

子,为啥?为的就是让咱老百姓过个好日子。可新中国解放这么多年了,我们老

区的山里人依然贫困、落后,我这个支部书记心里不安、有责任呀。为大家办好

事,欠下债我这个老共产党员、全村的一把手不来承担谁来承担呀?!”

     从老英雄邢四娃那里,郝文俊“面对面”领略了共产党员、革命干部的光荣

传统与光辉形象。而且,还知道了晋绥边区“劳武结合”特等模范张初元、“地

雷大王”李有年、“纺织能手”张秋林、“军队爸爸”任万生、“军队妈妈”王

补梅……同时,也萌发了自己要做的事。

    那时候,新闻界也好,文学界也好,掀起一股“报告文学”出书热。写谁,

谁付点出版费,完了再销售一部分书,既落好,又挣钱,岂不是美事一桩?!

郝文俊从老英雄邢四娃那里回来,除发一篇通讯报道引来部分企业家的同情爱

心与政府的关注,帮助老英雄还清债务外,还想到了当年晋绥边区这么多英雄、

老兵,每个人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编撰一本《晋西北革命老区••人物谱》,

虽然编撰时没人给钱,但书出版后他们及他们的子女每人买一本就足够了。 

     于是,在一九九八年,他辞去应聘记者工作,取得忻州市委、政府以

山西省相关部门领导的支持,自筹经费,在市里租了几间房子,创办起了“晋

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开始了收集各县县志,按照县志上在外的晋西北老同

志发函,从几十封到几百封、几千封,豪情满怀。但封封几乎石沉大海。究其

原因,一是因为地址不详大批大批地退了回来;二是因为冒昧索要个人资料,

很难取得信任。不过,偶尔有一、两封回信,让他视为“救命草”,紧紧地抓

住不放。书来信往和电话的沟通中,他编书挣钱的念头渐渐被打消了。

     晋绥二中老校友、内蒙古自治区电力厅原厅长程林彬没有给他寄个人简历,

而是寄来了《我的启蒙老师范若愚》。原《晋绥日报》战地记者纪希晨、方彦电

话里讲:“晋西北老区也好、晋绥边区也罢,不是多少个人的简历就能写出来的

。它是一段历史,是一段曾经为新中国解放事业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与牺牲的历

史。”北京装甲兵工程学院原院长薛清池,在回信中写道:我没有简历,只有晋

绥八分区反扫荡的资料,并在电话里说:“小郝,我们宣传晋西北、传承晋绥精

神,迫切需要得是把晋西北、晋绥边区八年艰苦抗战全国反映出来,不是编几个

人、几十个人简历就能反映清楚的。”

     一头雾水,让他几乎喘不上气来。这时候,有同行提醒他:“别人写现任领

导、写企业老总,你却写些退了职的老革命。你又不是县志办、文史委,选错对象

了!”

     是放弃?还是继续?沉思中,他想到了邢四娃老英雄那种执着的精神与坚定

的信仰,便想到了长远、选择了“虚荣”。

    郝文俊属牛,就有一股子犟劲,认定了就不回头。开始,他没有宣传平台,

土打土闹地创办了一份《晋西北简报》,把个别晋绥老同志们寄来的资料稍作修饰

排列在简报上,连同联络信件一并寄出。一边租车在晋西北老区、吕梁老区进行人

物访问、资料收集。

     一九九九年七月份,北京《晋绥日报》老记者方彦突然来信:受原晋绥中共兴

县地委书记黄志刚委托,他和白浩然、梁哲波、牧云山、段兴华、赵军、任建堂等一

行专程回忻州,访问“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并就“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工作进

行座谈。 

     这几位晋绥老同志经过几天与郝文俊的接触,为他所做的事深为感动,在老同

们乘火车离开忻州返京时,在站台上这些老同志深情地拉着郝文俊的手说:“你一

定要坚持下去,这是一个鼓励教育后人的好事。回望当时的善行忻州地委的领导,握

着他的手讲:“这里有个郝文俊,很不容易挺艰辛。他走的这个路子很漫长又很有意

义,你们要尽全力扶持、帮助、指导。望着远去的列车,郝文俊不停地挥手,留下感

动的热泪。

     晋绥老同志的此行,给郝文俊吃了继续此项事业的“定心丸”。同年冬,他应方

彦、纪希晨、牧云山、白浩然、梁哲波、段兴华、赵军的邀请,背着妻子烙下足够他

吃三天的饼子怀着崇敬的心情踏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当下车后段兴华老人带着他在

北京长安街上反复徘徊了十几里路找地下室便宜住宿时,让他感受到了这些老同志更

加艰苦朴素的生活方式。

     回到忻州,他将《晋西北简报》改成《晋绥特刊》,开始向全国各地晋绥老同志

们寄赠,由几十份到几百份、几千份。同时,也开始了全国各地艰辛的晋绥边区抗战资

料征集生涯。

     家里人开始看不透他的这项事业,也想不到他的事业将来有多少回报,就倾其所

有地支持,卖猪钱给拿上,卖玉米款给拿上。反正,听他说今天见到三五八旅老旅长、

装甲兵司令员黄新廷了,明天接到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廖汉生信了,连七十多岁的老父

亲也整天乐哈哈的:“我儿了不得。”

     二OO四年秋,郝文俊主编的二百多万字晋西北大型资料书籍《晋西北革命老区

物谱》面世了,他便又开始了繁忙的给全国各地晋绥老同志们寄赠,还背了五十本上北

京专门登门进行赠送。他的这些举动受到了老同志们的厚爱和一致赞扬。

 

       二、看不见的投入让他苍老了许多

    面对晋绥抗战资料日积月累逐年的不断增多,已经着了“谜”的郝文俊,

越来越十分珍惜,视为宝贝东西,除了广泛的征集、挖掘、抢救外,也不乏出手

大方地进行购买。先后共收集到近万篇晋绥老同志抗战亲笔回忆录、口述史,自

传书籍六千余册、老照片一千八百余幅,晋绥老区各县、市县志和组织史四百余

册、开国将士题词、书画等笔迹五百余幅、《山西省文史资料》二百余册、《晋

绥日报》影印本一套、晋绥抗战地图一幅、实物二十余件。OO六年,他因创办

了八十余期的《晋绥特刊》简报局限回忆录的交流、宣传,改为资料交流期刊《晋

绥人文》,继续向全国各地晋绥老同志及其子女们寄赠,让这些曾经为新中国解放

事业浴血奋战的老同志们记忆不灭。许许多多晋绥老同志将他创办的《晋绥特刊》、

《晋绥人文》看完后珍藏起来,更有几位临终还在捧着《晋绥人文》不放。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二OO八年,郝文俊又创办起红色网站《晋绥网》,进行

中国革命抗战史的广泛宣传。

    其实,从二OO二年开始,他就一面收集晋绥抗战资料,一面利用各种形式宣

晋绥边区在中国革命史上的地位与伟大贡献,努力传承晋绥精神。二OO二年至二OO

年,自费制作《光辉的历程》、《永远的记忆》大型图片展版,在晋西北老区巡回展览

五十六场,受教育人数四万八千多人;二OO七年,自筹带着义务宣传队举办了“光荣

传统万里行”;二O一二年,在山西古冶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大力支持下,组织来自全

国各地的二百三十余名晋绥儿女,分八批进行“晋绥儿女访问老区红色摄影行”大型活

动,走访了晋绥老区七市五十余县(区);二O一三年,又组织抗战老兵、史志专家进

行“好故事走基层巡回演讲传承光荣传统”四十二场,受教育人数三万六千人。

     郝文俊的热心、热情,赢得了许多晋绥老同志及其子女们的关心、重视、支持。

每每看到他寒酸的举动、苦愁的面容,尽管他嘴上说没多大困难、还行,但老同志们

能想到他有多难,登门访问都要留他吃饭、帮助安排住宿,有的还多次进行捐赠。因

为日子久了、联络多了,他们就会知道郝文俊的一万一千八百多次寄信联络、赠小报

和刊物的邮寄费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们更清楚自己老了,说起来就没完,电话里就

讲开抗战故事,四、五十分钟是常事。

     二OO八年,在这些老同志们的呼吁、帮助下,取得山西省相关部门的同意,以

“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为基础,以郝文俊为主要骨干,在山西太原正式组织成立

了“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研究会”的成立,无形中给郝文俊施加了压力。一向心强爱好的他更是马不停蹄

、没明没夜,抢救资料、研究历史、编辑书刊、宣传活动,比正规单位还忙的不易乐乎

。因此,年年被评为“先进协会”、“优秀个人”。

     二OO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组织举办了“纪念常芝青同志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

”;二O一三年,在全国政协礼堂组织举办了“纪念续范亭同志诞辰一百二十周年座谈

会”;二O一四年十一月,在革命老区娄烦县组织举办了“纪念余秋里同志诞辰一百周

年座谈会。”同年十二月,组织“开国将军后代合唱团“,走进平型关、走进雁门关,

唱响中国、唱响老区。

     二O一一年,他组织编辑出版了《常芝青画传》,二O一五年,他组织编辑出版了

《永远的记忆——神府出了个红三团》大型书籍。他是一位忠于事业的坚强者,他是一

位景仰老兵的热心人。十八年来,他自费接待重访晋绥老区的老同志、寻根访祖的儿女

们二百三十余人(次)、帮助晋绥老同志寻找战友八位、帮助晋绥老同志寻找保姆二十

六位、为牺牲的烈士立碑三座。亲自登门给老同志祝贺生日一十五次、看望病中的老同

志八十三位、送别老同志七十二人。帮助老同志编撰回忆录书籍七部。组织社会力量给

贫困小学校捐款五万多元、捐赠书籍三千多册、书包三百余个,向山区伤残军人捐赠衣

物、面粉八次。

    ——他是抗战资料抢救、挖掘者,也是晋绥精神、民族精神宣传者,更是光荣传统、

红色基因的传承者。

    二○一四年六月,他将自己十几年来收集到的所有资料,展存于自己家准备给远在

部队当兵儿子盖新房娶媳妇的宅基地改建了的“晋绥文史馆”、“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

院”里,向社会免费开放,供人们参观、学习、资料查阅。开放近两年时间,已接待全

国各地来客与当地青年学生、群众两万四千多人(次)。

     在忻口战役遗址主战场204高地营建的“民族魂爱国主义教育林”和忻府区合索乡

水泉沟村“晋西北老战士林”也初具规模。

     二○一五年八月三十日至九月二日,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郝文俊又在

“晋绥文史馆”、“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前组织举办了“首届抗战老兵书画暨实物

展乡村红色文化节”。

     在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人眼里,这不足为奇,比起国家图书馆、档案馆、纪念馆以及

四川的“建川博物馆”,郝文俊所做的这一切,根本不值不提,相差甚远,无法相比。

甚至有些人指责:胡搞瞎闹的扰民,一不是红二代身份,二没有厅(局)级以上地位,

三不是史志专家出身,民间东西能有什么气候。

    这让郝文俊十分伤感。十八年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自己凭一腔热情坚守红色,舍

了家摞了钱,一没有得到任何回报、二没有图求任何名利,只是由初衷的编书挣钱,到

后来改变为尊重历史、尊重英雄、尊重自己,爱好这一番红色事业而已。

     他不明白:弘扬民族精神传承红色基因,也得凭身份、地位、出身?

     欠下的一笔不小的债,他咬牙扛着自己设法还清;在城市里租房奋斗了十八年仍

无半米自己的楼房,他无怨无悔; 家人、同行、朋友的不理解,他无法解释只是靠艰

辛的付出博得电视台、报纸一次又一次的“报道”代自己来“安慰”。

    只是,只是在他身无分文时,思来想去,给自己的女儿打通电话又挂了、挂了又打

通、打通又挂了,最后用短信方式借钱时,遭到女儿的拒绝:“你借的还少吗?你那是

填不满的黑窟、有去无回。我也没钱。”

    这,让他饿了三天不说,第一次,也是第一回让他躺在自己不到二十平米租的小房

子里,整整流了三天泪。一下子,又让他苍老了许多、头发白了不少,向来烟瘾不大的

他三天吸了六包留存着接待人的“黄金叶”。

 

                三、“坚守红色”让他愧对了家人

     二○一二年的秋末冬初,郝文俊没有“照料”好学业的儿子在他的劝说下报名参

,体检那段日子,他父亲肺气肿病的厉害住了院。他儿子每过一次体检都要跑来医

院给爷爷就说,躺在病床上的爷爷总是艰难地抬起干柴般的手抹着深陷下去的双眼,

有气无力地说:“俺娃身体好就行,爷爷就放心了”。

     他儿子见爷爷依依不舍的样子,就说:“爷爷,你病的厉害,要不我不去当兵了

,照料你吧!”

    “哎,打小你爸爸就不顾你和家里到处疯跑、整天瞎忙,俺娃没念下书,当兵也

是条出路,能去就去吧,爷爷将死的人了,不用你照料,去吧。”他父亲病痛的脸上

泛出一丝苦笑。

     自打他老伴早年走后,沉默而苍老了许多的老父亲就把刚满五岁的孙子捧在了

上。那时郝文俊就做聘用记者整天不着家、四处奔波,无暇顾及生活在小山村失去

伴而孤独的父亲和承担着整个家庭担子的妻子。

    接到入伍通知书的第五天,他儿子就离开医院去火车站报到。他儿子走后还不

半小时,一生刚强慈祥的老父亲也去了,昏天黑地、手忙脚乱中,他儿子打来电话:

“爸爸,再过一会就集合上火车了,你到底来不来?” 他刚要啃声,妻子一把夺过

手机:“二牛(小名),妈妈颈椎病走路不方便,就不去送你了,你爸一下就过去了

。二牛,路上照顾好自己,到了部队给妈妈写信、打电话,听人家部队的话……说着

说着他妻子就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挂了电话,他妻子就哭着骂他:“你不想让儿子走了,当初不是你说没有照料

好儿子念书,非要扭住让儿子去当兵,口口声声说这是唯一的出路吗?”

    在众人的劝说下,六神无主的他擦抹了一脸的泪水,直奔车站,车站里送行的人

很多,大包小包人人都提着不少,唯独他两手空空,帮儿子提着新发下的背包,夹杂

在人群中不知该给临别的儿子说些什么?从哪说起?眼泪擦干了又涌。

    “爸爸,我爷爷没事吧?他儿子不知是不敢直视他还是故意没有看着将要分别的

他问道。

   “你爷爷,哦,没事儿。”他顺手又抹了下双眼,其实,第一次离家远行的儿子也

早已眼含泪水。

    集合哨响了,一下子新兵与前来送行的人们分了开来,列队点名,点完名就进站,

站在两边的他一下子觉得周围空荡荡的,尽管周围都是人群。他没有吩咐儿子什么,

但他在送别人群中站的很稳,因为他知道上,尽管自己是一位不称职的父亲,毕竟是

儿子的一面镜子,他哭,儿子心里难受、就牵心、就走不好,走了也当不好兵。

    儿子当兵走后,他打发了老父亲。空落落的院子里,只留下颈椎病的妻子,好

在妻子一个人生活惯了,独自留守着这个空落落的院子。

     可是,妻子颈椎病一天比一天严重,让他又陷入了愁境。妻子才五十三岁,不

治吧,怕将为站不起来,治吧,医生建议做手术,做手术就得几万元钱,他没有,

确实没有。几年来,只好靠药物、膏药、锻炼维持着。

    今年年刚过,在外当兵的儿子寄回积攒下的五千元,让给他妈妈治病用,心细

心小的妻子一直留存着,等待着今年卖了玉米做手术。谁知,他又策划了个“寻访

经典故事启航红色旅游传承红色基因”大型系列活动, 左磨右缠,把妻子存留着做

手术用的一万多元借了个精光,迫使妻子做手术的日子一拖再拖,一直拖延着。难

怪,丈母娘家人说他“神经了”。

     前不久,妻子实在疼痛的要命,搭车来市里找到他哭诉着要他借钱做手术,

无奈的他看到病痛的妻子,只好安慰说:“再等等,再等等。等我不忙了,我想

办法。”

     一直反对归反对,支持归支持的妻子,只好再搭车返回村里,返回有男人却

跟没男人一样的家里。临上车,看到妻子走路艰难的样子,他的双眼湿润了,低

着头说:“我不是个好男人,回到家照顾好自己,病我肯定给你治,只是再等等……”

    就这样,郝文俊在红色坚守着,他的妻子在病痛中艰熬着。他知道在抗战期间,

中国军队与日军展开了二十二次大型会战,一千一百一十七次中型战役,三万八千九

百三十一次小型战斗。无论是八路军、新四军还是国民党将士,还是地方民兵武装,

都是为了国家和族的利益作战,他们都是我们民族的英雄。记忆他们的感人故事、

弘扬他们的爱国精神、传承他们为人民服务的基因,教育后人,是我们每个公民应

有的责任和应尽的义务。他更知道妻子的病与他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是分不开

的,女儿的拒绝借钱与他没有给过一位父亲应给的一切分不开的。

     他的妻子知道他的男人很敬业、很执着、很热心,一定会把自己的病治好的。

    他的女儿知道爸爸很艰辛、很伟大,但没有政府支持、经济的支撑,走下去犹

如夹缝中生存,很艰难,因为他,个人做着政府应做的事,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



               后   记

    一位退伍回乡农民文化人的“红色坚守”,引起了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山西省委

传部的关注,得到了山西省人民政府、忻州市军分区的支持。更让郝文俊倍感欣慰的

是:今年,山西省人民政府已经将红色文化列入“十三•五规划”。

——这,就是一位中国普普通通退伍回乡农民的坚定信仰、微薄之力、光热奉献。


 

 

相关链接:

              走进晋绥

    1937年中华民族抗日战争全面爆发,9月八路军开赴山西抗日前线。120师、

115师一部同中共地方组织、山西新军和“战动总会”、“牺盟会”等一起,相继

分别创建了晋西北、晋西南、绥远大青山抗日根据地,并统一为大战略区晋绥革命

根据地。它西临黄河,与陕甘宁边区隔河相望;东至同蒲铁路,与晋察冀、晋冀鲁

豫革命根据地毗邻;南达山西最南端的黄河风陵渡;北迄祖国北疆绥远省(今属内

蒙古自治区)的百灵庙、乌兰花一带,衔大青山及内蒙古草原。它是阻击日本侵略

者西进,保卫延安、保卫党中央的坚固屏障,是党中央联系各敌后抗日根据地的交

通要道,又是延安与莫斯科联系的国际交通线之必经地带,还是支持华北敌后抗战

的坚强堡垒。抗战胜利后,晋绥革命根据地即成为支援全国解放战争的重要战略后

方。晋绥的历史,饱含着血与火的战斗洗礼,记载着无数可歌可泣的风云人物及其

辉煌业绩,谱写了中国革命史上永不磨灭的灿烂篇章。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上香
友情链接: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红色晋绥-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兴县新闻网  红色思源网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西北革命历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内蒙古党史网  山西省党史网  榆林市党史研究室  陕西省党史网  甘肃省党史网  银川党史网  红色记忆网  中国延安网  西柏坡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  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  延安革命纪念馆  
关于晋绥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晋绥律师 | 人才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主管: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晋绥儿女访问老区红色摄影行组委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办、榆林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晋绥人文杂志社、晋绥文史馆、山西军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挖掘革命历史文化资源传承民族信念精神血脉"  晋绥儿女中心热线:0350-8648359   热线:0350-8648359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CopyRight © 1998-2015 Tencent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世创未来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