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晋绥网 天山红花 新疆初期 查看内容
新疆初期
三五九旅在新疆

2016-5-10 20:5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39 | 评论: 0 |原作者: 资料室 |来自: 晋绥网

三五九旅在新疆
     生在井冈山,
  长在南泥湾,
  转战千万里,
  屯垦在天山。
  这是王震将军上世纪60年代给三五九旅转业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老战士的题词。王震将军是这支英雄部队的创建者,他站在历史的高度,极其凝练地总结了这支英雄部队的光荣战斗史,十分生动地展示了这支英雄部队的光辉足迹。
  1937年“七七事变”全面抗战爆发。8月,根据国共两党协议,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第八路军。8月25日,红六军团、红三十二军在流曲镇合编为八路军第一二○师第三五九旅。随后富平誓师,东渡黄河,开赴敌后,投入伟大的抗日战争。
  1947年11月,三五九旅在山东组建渤海教导旅。1948年2月,三五九旅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步兵第五师,渤海教导旅改编为步兵第六师。1949年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第二、六军激战兰州,智取河西,翻越祁连山,西出玉门关,实现了新疆和平解放。
  今天,三五九旅老部队用热血和汗水,在新疆创建了四大垦区,从伊犁河谷到昆仑山下,从开都河畔到塔里木河两岸。一曲《南泥湾》从陕北唱到天山南北。
  二军五师:从金银川到塔里木
  阿克苏垦区是兵团在南疆的最大垦区,农一师的前身二军五师就是八路军三五九旅。1949年冬,五师抵达南疆重镇阿克苏后,立即开展了大生产、减租反霸、建立政权等重大行动。不久,三五九旅老部队一分为三:七一八团改编的五师十四团驻阿克苏(包括师部);七一九团改编的五师十五团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解放了和田;七一七团改编的五师十三团大部北越天山进驻巩留、新源,参加剿匪平叛战斗。
  驻阿克苏的二军五师部队投入到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1950年初,天寒地冻,滴水成冰。指战员们冒着严寒开挖胜利渠。离阿克苏城西50多公里的沙井子,成为五师十四团三连屯垦点。经过数千名战士的艰苦劳动,1954年8月,胜利渠引来滚滚清泉,沙井子掀起大规模开发热潮。1956年,全长102公里的胜利渠延伸到哈拉库勒,《胜利渠之歌》唱到:“胜利渠水哗啦啦流下来,胜利的花儿永远开不败。胜利渠,我们开,胜利的花儿我们栽。渠水年年流,花儿开不败。”农一师一、二、三团一溜排开,开荒造田,挖渠排碱,种稻洗盐,推广植棉。40年后改地名为“金银川”。金为水稻,银为棉花。富庶之地,闻名遐迩。
  1956年4月,三五九旅老战士、时任兵团副参谋长的陈实,老红军、时任农一师师长的林海清,三五九旅老战士傅丙申,率领专家踏勘塔里木河流域。苏联专家预言:“塔里木河是中国的尼罗河,将成为大型粮棉生产基地。”6月,副师长莫我若带队第二次踏勘塔里木河。莫我若和傅丙申到胡杨深处河边,渡河无舟,就找了一截掏空的木头下了河。
  漂到天快黑时搁浅岸边。他们又饿又累,幸亏遇到一位维吾尔族牧民给了几个萝卜,又给他们带路才走出原始胡杨林回到宿营地。10月,兵团、农一师和阿克苏地区组成600多人的勘测大队,第三次进入塔里木河流域,开始全面测量规划设计工作。三探塔里木取得重大成果,为开发塔里木积累了宝贵的水文、地形、地质、气候等科学资料。
  1958年,一场大规模进军塔里木的战鼓擂响了。时任农垦部部长的王震,召开部局长会议作出决定开发塔里木,创建了塔里木农垦大学,并亲自兼任校长。张仲瀚、陶峙岳等兵团领导同志深入开发第一线,鼓舞士气,指导工作。2.16万人的开发大军进驻人迹罕至的万古荒原,三五九旅老战士成为这支大军的领导骨干。温玉标是1929年参加红军的老战士,参加过南泥湾大生产、延安保卫战、解放大西北。他进军塔里木时已62岁。他坚决拒绝上级照顾,去创建新农场。张耀奎是三五九旅有名的“朱德神枪手”“贺龙投弹手”“大生产模范”。解放战争中受过重伤,失去胰脏。每天要打胰岛素才能吃饭,才能使身体正常。在兰州住医院,医生说他的伤病五年之内可以控制,以后就难说了。他一听立即返回塔里木开发第一线,投入开荒战斗。当时的拓荒者有的搭草棚子,有的住地窝子,有的露宿胡杨林,吃着盐水煮麦粒。战士编了一段这样的快板书:“野麻当成钢丝床,吃根咸菜似香肠,天为帐,地当床,喝口开水赛鸡汤。哪里困难哪里去,塔里木人最坚强。”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艰苦创业,塔里木垦区成为大西北一大现代化农业基地,成为环绕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北半边的一大绿洲。
  五师十五团:横穿大漠  屯垦和田
  在三五九旅的老部队中,他们走得最远,吃得苦最多,也得到后人的敬仰赞誉最多。他们是七一九团改编的五师十五团,今天的兵团第十四师。
  1949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兵团第二军进军南疆。孤悬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和田,极少数反对和平起义的反动分子密谋叛乱,妄图分裂祖国的极端势力也蠢蠢欲动,情况十分危急。为迅速解放和田,制止叛乱,我军决定出奇兵,穿大漠,直取和田。12月5日,二军五师十五团1800名指战员从阿克苏出发,沿和田河古河道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历时18天,行军792.5公里,把五星红旗插到和田城头。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政委习仲勋发出嘉奖电:“你们进驻和田,冒天寒地冻,风餐露宿,创造了史无前例进军纪录,特向我艰苦奋斗的胜利进军的光荣战士致敬。”
  “和田百姓苦,一天半斤土。白天吃不够,晚上还要补”。和田地处偏僻,交通闭塞,民生凋敝,三面沙漠,生态恶化。十五团抽调干部深入地方建立政权、减租反霸、维护治安,集中了大部分兵力投入大生产运动。部队遵守不与民争利、为各族人民大办好事的宗旨,选择远离村庄的荒原作为屯垦点。水到头,路到头,人烟到头。战士们经受的艰难辛苦比当地老百姓更深重。
  凭着三五九旅的“南泥湾精神”,他们在和田不仅很快站稳脚跟,得到各族人民的热烈拥护,而且不断发展壮大,为和田的经济建设生态改善作出了很大贡献。为铭记十五团将士的英雄业绩,在四十七团建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和田纪念碑。
  五师十三团:北越天山  屯垦伊犁
  三五九旅七一七团改编的五师十三团一部,于1951年奉命由驻防地库车北越天山,参加伊犁地区的剿匪平叛战斗。他们是三五九旅老部队中惟一屯垦于天山之北的一支部队。1952年,十三团除了三营留守南疆,团部及大部分兵力进驻巩留、新源、昭苏、特克斯等地。猖狂一时的叛乱被迅速平息,六军十七师五○团与十三团的部队就地开展大生产运动。
  1952年初,伊犁河谷白雪皑皑。王震将军带领十五师(农四师前身)领导,选择屯垦地点,来到肖尔布拉克大草原。王震将军登高远眺,高兴地挥手一指:“你们看,这里一边是新源,一边是巩留,依山傍水,一片大草原,多好啊!师部就安在这里。”肖尔布拉克为蒙古语,意为“碱水泉”,从巩乃斯河往南一直延伸到天山脚下,广袤肥沃,草木繁茂。将军一言九鼎,部队开进肖尔布拉克。
  规划图上两条红线是引水渠。4300多名指战员冒严寒,顶风雪,进入工地。
  转眼到了1953年年初,巩乃斯河渡口封冻,汽车被阻,给养中断。施工部队先断了菜,接着断了粮食。幸亏还有军马饲料,聊以充饥。1月13日,伊犁历史上极其罕见的强寒流袭来。野草上、树枝上、人的眉毛胡子上,结了一层白霜。棉衣棉裤单薄如纸,刺骨寒风一扎就透。工地上一天冻伤370多人,有的冻掉了手指脚趾,有的冻坏了耳朵鼻子。有着三五九旅光荣传统的十三团,团结兄弟部队,顶着严寒,坚持施工。是年5月,总长33公里的东西干渠修通,灌溉良田13万亩。4万多亩小麦丰收,有1156名战士立功受奖。两条大渠如巨人的双足,解放军的生产部队在新源站稳了脚跟。两年后,农四师发展到8个农场,耕地29万亩,粮食总产2169.5万公斤,单产119公斤。
  二军六师:从渤海劲旅到孔雀河畔的璀璨明珠
  1947年11月,三五九旅抽调领导骨干在山东组建渤海教导旅。这支以翻身农民为骨干的部队,仅经过半年新兵训练就投入解放大西北的战斗。1949年2月被改编为二军第六师。是年底,六师抵达焉耆时,起义部队的库存粮仅够吃13天。军粮告急!生存告急!一时买粮,难解燃眉之急,长期扎根,只有自力更生。部队放下背包,立即投入大生产运动。
  焉耆街头,寒气正浓。曾任三五九旅七一九团团长、时任六师师长的张仲瀚背着筐子拾粪,成为老百姓争相传播的特大新闻。
  在焉耆一个不知名的茫茫荒原上,几位解放军军官用望远镜远眺,方圆几十里无人烟。走着走着,突然发现杂树丛中有半间土房子。一位维吾尔族中年男人见了军人张皇失措。大家连忙安慰他别怕,并介绍说是来开垦荒地的人民解放军。问他叫什么名字?他答“肉孜和田”,以砍柴牧羊为生。于是,他的名字成了这里的地名。当时,肉孜和田热情拿出一葫芦水请解放军喝,而一两年后解放军回报“肉孜和田”的是一大渠水!屯垦肉孜和田大荒野的战斗轰轰烈烈打响了。后人传颂的著名“开都河畔第一犁”就在这里:渤海教导旅战斗英雄郭仰生,在解放咸阳战斗中,凭一支步枪一把刺刀,俘虏一个排的敌人。在大生产运动中,他带领6名战士,开荒120亩,荣获特等劳模称号。女战士吴梅苏是参军进疆女学生,在修渠工地背石头修闸口,一趟2.5公里,一次背25公斤,最多一天背了17趟。人们一算她一天要走42.5公里、背400多公斤石头,而瘦小的她体重才40多公斤!
  1950年,部队因军事任务分布在焉耆、铁门关、轮台、铁干里克等就地开垦,规模不大而且分散。王震将军一看摇头了:“这不行,这不是长久之计。要搞个几十万亩的大垦区!”将军率于侠、阳焕生等人到库尔楚以南踏勘荒地。向导是维吾尔族老人玉素甫。老人说,当地传说古时候这里引来塔里木河水,土地肥沃,牛羊很多,百姓过着幸福生活。后来,河流改道,土地荒芜,百姓逃荒。维吾尔族姑娘玛洛伽背了一葫芦水和一袋馕,到荒原寻找水源。人们等啊等,年复一年,不见玛洛伽回来。只见她留下的足迹开出一簇簇野麻花,如霞似锦,格外艳丽。于是留下苍凉的民歌《玛洛伽》。玉素甫老人说,解放军就是玛洛伽!王震将军听了故事高兴地说:“人民需要玛洛伽,我们就当玛洛伽,把水引过来!”
  一条红线标在地图上:长62公里,名叫十八团大渠。
  一千多名战士开到工地,风餐露宿,艰难施工。1951年5月1日,王震将军亲临十八团大渠放水庆典。当渠水滚滚而来,将军高兴地跳入渠中掬水扬空。百姓们迅速传开“解放军真是玛洛伽!把水引来了!”
  人们用水战胜了土地中最顽固的危害———盐碱。
  二十九团所在地“乌瓦”,维吾尔族语意为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无风一片白,有风白满天”。渤海教导旅的战士们在这里创造了奇迹。陈炳昕,大高个头,身体壮实。这位渤海湾边长大的农民的儿子,参军后立过功,进疆10年后,当了农六团(现二十九团)团长。为战胜盐碱地,他熬红了眼,晒黑了脸。他和战士们摸索出“种稻洗盐、水旱轮作”的方法。挖排碱渠是最苦最重的农活,大干排深两三米,而且冬季施工。泥水溅身结作冰,一锨土倒两三次。引水渠分为干渠、斗渠、毛渠,排水渠也分为干排、斗排、毛排。战士们付出了巨大热情和汗水。1965年,乌瓦水稻高产纪录令全疆人民惊喜振奋:一连321亩水稻单产493公斤,试验站30亩水稻单产竟达668.5公斤。被人称作“高产卫星”!接着,轮作种棉花,也获得了高产。
  三五九旅屯垦戍边的宏伟业绩永远写在祖国六分之一的国土上。让我们记住这支英勇善战的人民子弟兵,在天山南北用热血和汗水创造了四大垦区,留下了宝贵的“南泥湾精神”。原三五九旅七一九团团长、长期主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领导工作的张仲瀚,在永垂青史的《老兵歌》中,充满激情地写道:
  兵出南泥湾,
  威猛不可挡。
  身经千百战,
  高歌进新疆。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上香
友情链接: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红色晋绥-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兴县新闻网  红色思源网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西北革命历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内蒙古党史网  山西省党史网  榆林市党史研究室  陕西省党史网  甘肃省党史网  银川党史网  红色记忆网  中国延安网  西柏坡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  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  延安革命纪念馆  
关于晋绥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晋绥律师 | 人才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主管: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晋绥儿女访问老区红色摄影行组委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办、榆林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晋绥人文杂志社、晋绥文史馆、山西军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挖掘革命历史文化资源传承民族信念精神血脉"  晋绥儿女中心热线:0350-8648359   热线:0350-8648359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CopyRight © 1998-2015 Tencent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世创未来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