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晋绥网 天山红花 永远的楷模 查看内容
永远的楷模
王震将军是兵团事业的主要奠基者和创业者

2017-2-24 22: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10 | 评论: 0 |原作者: 资料室 |来自: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党史研究室

王震将军是兵团事业的主要奠基者和创业者

王震

王震


王震王震将军是中国名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出于对祖国边疆长治久安的考虑,他十分关注新疆的屯垦戍边事业。生产兵团的成长与壮大,倾注着将军的心血。他全力支持兵团事业的发展,关心军垦战士的生活。

进疆初期,他率领驻疆人民解放军开展大生产运动。披荆斩棘,艰苦创业,奠定了军垦事业的基础。

当兵团撤销时,他忧心如焚,为了祖国边疆的稳定,他大声疾呼,为恢复兵团而竭尽全力;当兵团取得成就时,他由衷地喜悦;当兵团遭遇困难时,他挺身而出,千方百计为兵团排忧解难。

每一个兵团人,都热爱自己的老司令。

我(指赵予征)作为一名老兵、老军垦战士,讲几个自己亲历的故事,以纪念王震将军。

王震将军是一位传奇的英雄。抗日战争期间,在陕甘宁边区群众和战士中流传着许多关于王震将军脍炙人口的故事。

那是战火纷飞的1944年初,我随部队从抗日前线太岳区调陕甘宁边区。一路紧急行军,跨越日寇三道封锁线,连续行军一百八十里,到达晋绥根据地。稍事休息,又连续行军,过黄河,到了盼望已久的陕甘宁边区绥德县,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这是一个比较大的县城,街道干净整齐,以商铺为主。在城西北还有一个古迹,秦始皇的长子扶苏墓就在这里。部队决定在此休整几天,洗洗澡,补补衣服,整整齐齐地进革命圣地延安,干干净净地去见中央首长。我们住的是一排三孔石窑洞,坐北向南。老房东姓张,老少三代。听说我们是从前线来的,房东一家请我们讲抗日战斗故事。我们讲了“百团大战”“响当铺伏击”“火烧阳明堡”飞机二十四架,“韩略战斗”歼敌“战地参观团”少将旅团长一人、联队长六人、少尉以上军官一百二十余人。他们听了异常兴奋、敬佩,啧啧称赞。一天,我问老房东:“你知道南泥湾大生产的那个王震旅长吗?”张老汉以十分钦佩的语气说:“那可是个英雄,对咱绥德人民有大功啊。”接着他介绍了绥德地区的一段历史。1939年前,因为国共合作,这里分区司令员是共产党派的,专员是国民党委任的,各县有共产党的县委书记,也有国民党的书记长。那个臭名昭著的反共专家何绍南当了绥德地区专员后,倒行逆施,制造摩擦,破坏抗日,肆无忌惮地逮捕共产党员。地主恶霸横行霸道,欺压群众。老百姓怨声载道,敢怒而不敢言。咱们的分区司令员人很正直,打仗勇敢,但面对善搞阴谋诡计的何绍南却束手无策。特别是蒋介石给何绍南的军衔是“中将”。官大一级压死人啊。每到关键时刻,何就把“中将”的牌子搬出来,称王称霸,谁也奈何不得。共产党员的活动越来越困难。在这关键时刻,毛主席调王震率三五九旅从前线回边区驻绥德兼军分区司令员。举行入城式的那天,三五九旅的将士们雄赳赳气昂昂地扛着机枪,拉着大炮列队前进。绥德群众夹道欢迎。大大长了革命群众的志气,打击了反动派的气焰。一天,王震司令员突然接到专员公署副官送来的一张请柬,请司令员开会,后边落款是绥德专员公署专员、中将何绍南。王震将军一看,气就不打一处来,冲着副官说:“什么中将、少将、芝麻酱、豆腐酱,我不吃那一套。回去给你专员讲,我现在忙着呢,不去。”副官灰溜溜地走了,何绍南也无可奈何。一天,召开群众大会,有群众,有部队,还有各界代表和开明绅士参加。会上,何绍南肆意攻击八路军不服从蒋委员长命令,游而不击。三五九旅一个干部愤怒地举左臂高呼:“反对制造摩擦,坚持抗战!”“反对造谣污蔑八路军,坚持团结!”何绍南气急败坏地转身向主席台上的人说:“你们看,共产党多左,喊口号还是举左臂。”王震司令员当即义正词严地进行反驳:“你们知道刚才那位干部喊口号为什么举左臂吗?因为他的右臂被日本鬼子打掉了。他是把日寇少将旅团长击成重伤的战斗英雄。刚才何绍南说八路军游而不击,完全是造谣。你们看三五九旅那么多三八式步枪是从哪来的?是从抗日战场上缴获的。那么多歪把子机枪是哪来的?是从日本鬼子手里夺来的。谁破坏抗战,绝没有好下场!”接着,当场宣读了群众的揭发材料,搞得何绍南当众丢丑,狼狈不堪,带着几个亲信溜走了。何绍南到西安密谋后又潜回绥德,策动保安部队发动叛乱, 企图偷袭三五九旅旅部。王震同志得悉后,指挥部队将叛乱部队迅速消灭。何绍南无奈,逃往榆林。国民党派遣的书记长等人也逃之夭夭。趁这机会,王震司令员放手发动群众,揭露何绍南及其爪牙制造摩擦、破坏抗战,欺压群众、敲诈勒索的罪行。在此基础上,选出人民信赖的县长,建立起抗日的“三三制”民主政权。从此,人民安居乐业,生产发展,社会面貌焕然一新。绥德地区群众提起王震,人人称赞是英雄。张老汉一口气讲了半天,围听的同志不禁拍手叫好,对王震同志产生了崇高的敬佩之情,交口称赞他是一个文武双全的传奇将军。

我永远忘不了部队进疆后的第一个春天。那时,我在十七师四十九团工作。这是一个红军团。1949年11月我们抵达迪化(今乌鲁木齐),任务是保卫城市,保卫各族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

新年刚过不久,王震司令员号召全军开展大生产运动,要求“任何人不得站在劳动生产之外”。

一天,团长和政委召开干部会议,动员大家拉石头修和平渠。原有的和平渠输水量甚小,必须整修扩大,才能满足十七师在迪化以北开荒生产的需要。当时没有水泥,专家建议用片石砌。共需七千立方片石。采石坊在迪化以南的三甬碑,距工地二十五公里上下。师里没有汽车和马车,怎么办?师党委决定用人拉。当年冬季雪大严寒,冰冻路滑,正好用爬犁拉运片石。团政委穆博彦刚讲到这里,干部们就交头接耳议论起来了:“咱们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出生入死打江山,现在革命成功了,也该享享清福了。”有的说:“身上穿了窟窿,是革命功臣,还要拉石头,想不通。”正在这时,师长程悦长、政委袁学凯陪着王震司令进入会场。

司令员简要听了团长、政委的汇报,笑着对大家说:“你们四十九团是鄂豫皖红军的底子,打起仗来像老虎,参加了许多著名战役。就说在保卫延安的历次战役中,也是赫赫有名的嘛。你们参加了青化砭、羊马河、蟠龙战役,三战三捷。沙家店、瓦子街战役你们打得很出色。解放西安,你们首先攻进城。扶郿战役和兰州战役你们打得很顽强。四十九团是一支英雄的部队。党和人民是不会忘记你们的。”会场上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有的同志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稍静,王震同志气宇轩昂地说:“我们打败了蒋介石,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兵团进疆,新疆和平解放,成了人民的天下。有的同志就说了:‘我们南征北战打天下,该享享清福了……’”

会场一阵骚动。同志们瞪大眼睛等待答案。

“不行啊!”司令员斩钉截铁地说,“国民党给我们留下的是一个烂摊子。我们解放了新疆,还要建设新疆,开展大生产运动。驻疆部队二十万人,再加旧政府工作人员四万多人,需要十万吨粮食供应。新疆农业生产落后,农民除去地租、口粮和种子,所剩无几。要保证供应显然是不可能的。粮食问题不解决,解放军在新疆就站不住脚。若从关内运粮,路途遥远,运价等于粮价的七倍。若从苏联进口,每吨粮食三百卢布,共需三千万卢布。我们国家还很穷,拿不出这么多外汇。怎么办呢?还是毛主席说的办法‘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走南泥湾之路。我们部队的官兵,大多数是劳动人民出身,不仅在战场上是英雄,在生产战线上也一定会是英雄。新疆水土资源丰富,我们要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幸福的未来。不仅要解决二十万大军的粮食供给,而且要创办现代化的国营农场,办工厂、办商业,为各族人民造福。大家赞成不赞成呀?”

“赞成!”会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司令员诚挚地说:“办农场、办工厂是好事,但这需要钱呀!没有钱怎么办呢?向毛主席要吗?新中国刚刚成立,百废待举。我们不能伸手呀,我不想当伸手派。向新疆各族人民要吗?我们不能像国民党一样,从老百姓身上刮。怎么办呢?我就从你们身上打主意。”

大家疑惑不解,我们无非就是一个背包一支枪,有什么主意可打?!

司令员以商量的口气说:“我们一年发两套单军装、两件衬衣,减一套行不行呢?破了补一补嘛。”

大家一想,行啊!鼓掌了,通过了。

司令员又说:“我们现在一年发一套棉衣。在华北的农民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我不要求你们穿九年,两年一套总是能办到的吧!”

大家笑了,在座的大多是华北人,在家哪有一年穿一套棉袄的!但是爽快地回答:“就这么办!”笑声和掌声表达了大家对首长号召的响应。

司令员风趣地说:“大家看,我们的领子是翻的,我们老祖宗的领子就不翻嘛。把这块布节省下来行不行呢?”

“行啊!”

“还有,我们的衣服上有四个口袋,哪有那么多东西可装啊!我看,节省一半,变成两个吧!”

“同意!”

司令员笑了,师团首长笑了,干部们也拍着巴掌笑了。

王震司令员的讲话迅速在全师传开。虽然这时正值塞外寒冬,滴水成冰的季节,但指战员们的热情高涨,一个气势磅礴的拉石头会战开始了。由老红军程悦长师长、袁学凯政委带头,五千八百名解放军战士每人拉着一爬犁片石像一条巨龙,滚滚向前。第二天,六军军长罗元发、政委张贤约也拉着爬犁来了。特别是多次负伤、体弱多病的王震司令员也拉着爬犁来了,一举轰动了迪化全城。饱受苦难的新疆各族人民何曾见过这样的军队,这样的“大官”还躬身拉爬犁。老百姓倾城出动,万民空巷,围观人鼓掌欢迎这支奇特的队伍,有的啧啧称赞,有的热情地送水送奶茶给司令员和战士们。不久,青年学生、机关工作人员、市民纷纷加入这一劳动大军的行列。

“拉石头会战”是解放军进疆给各族人民的见面礼,它以实践证明: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是全心全意为各族人民服务的。

“文化大革命”中,我被当成六师头号“走资派”被打倒。没完没了地批斗,被关押,“专政”、毒打,家里子女也被牵连。一块工作的少数同志,急忙和我划清界限,站到“革命派”一边。但广大干部和群众却伸出了友谊之手,暗暗地保护着我,鼓励我坚持下去。

1970年的一天,原在保卫科的小柳,突然来找我。他看看周围没人,神秘地告诉我:“我见到王震部长了。”我一听说王震,精神马上就来了。小柳说,他调到兵团专案组了,专门搜集师以上主要领导同志的“罪行”资料,我的名字亦在其中。一次,兵团“革命领导”×××派他和另外一个同志到江西向王震部长调查这些人的“罪行”。他们风尘仆仆地赶到江西一个农场,看到一个瘦瘦的老同志背着猎枪走来,他们赶上前去问道:“老同志,王震部长住哪里?”那老者看了他们一眼问道:“你们从哪里来?”柳答:“从新疆来!”那老人听后气得哼了一声,斜视了一眼,再没搭理他们,径直往前慢慢走去。他们没法,只好站在原地等待另一位老同志走过来,上前问道:“王震部长住哪里?”那老人哈哈大笑说:“前面走过的就是王震将军嘛。”小柳感到事情不妙,急忙寻到王部长的住处。王震同志正在洗脸,他们就把要调查的名单和问题给王老的夫人王季青同志说了。王季青对王震同志说:“你看小伙子们从老远的新疆来,你是不是见见他们?”王震同志气呼呼地拿了一个小凳子坐在门口,小柳他们恭恭敬敬地站在他面前。王老喝了一口水,目光炯炯,满腔怒火地喊道:“丁盛和×××不是好东西。把我带进新疆二、六两军的干部都打倒了,这是非常错误的。那些干部都是经过严酷战争考验的,他们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出生入死打日本帝国主义,打蒋介石反动派,这有什么错误?他们是功臣。为什么要打倒?进疆后,在戈壁荒原垦荒生产,节衣缩食、艰苦创业,办农场、办工厂,为国家增加财富,他们是好样的,受到了毛主席的称赞。有什么错误?说他们是走资派,是修正主义分子,这完全是胡说八道!”他一边说,一边用手使劲在小桌子上拍。小柳看到王老气得不说话了,趁机赶紧问了一句:“×××是不是在陕甘宁边区做过生意?怎么八路军还做买卖?”王震同志瞪了小柳一眼,气冲冲地回答:“做过。那是我叫他们做的,毛主席叫他们做的。怎么样?你们年轻人不晓得,抗日战争中,国民党不积极抗日,却拼命反共。对陕甘宁边区用重兵包围,经济上严密封锁,企图困死我们。那时候相当困难啊!怎么办呢?毛主席号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打破国民党的封锁。全军立即动手,开展了大生产运动。三五九旅在南泥湾作出了榜样。开荒种树,养猪养羊养鸡并做生意,换回我们所需要的东西,解决了大困难啊!这不是什么错误,而是大功一件,懂吗?”小柳一边记录,一边回答说:“部长给我上了一堂课。”他紧接着问:“×××犯过错误?”王震说:“犯过。回去告诉你们那些‘革命领导’:我王震的部下,如果犯了大错,早就枪毙了,犯了小错,早处理了,用不着你们来翻老账。我累了,我要休息了。”说着慢慢起身,向住房走去。

我很快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一块儿受难的老兵们。同志们异常感动和惊讶。在“四人帮”横行的年代,谁敢为我们这些“走资派”们说句公道话呢?听到的都是骂我们什么“三反分子”呀、“走资派”呀、“刘少奇的代理人”呀,一派污蔑之词。而王震将军则是仗义执言,说这些人是功臣,是好样儿的。特别是王震同志当时正遭受林彪、“四人帮”的迫害,在处境也很困难的情况下,不顾个人安危,敢于坚持真理,为他的老兵们讲公道话,同志们个个深受感动。当时,中央文革、军委办事组是明确表态支持丁盛和×××等人的。因受林彪的信任,丁盛升为广州军区司令员。当时在生产兵团谁要敢于批评丁盛和×××,就被定为反对无产阶级司令部,就要被打倒、被专政。听到王震将军义正词严、指名道姓地说他们“不是好东西”,真是大快人心。王震司令员的大无畏精神可敬可佩。

1975年3月,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的建制被撤销,兵团解体了。这样,她所承担的“屯垦戍边”使命,就只剩下屯垦了,“三个队”的任务,工作队、战斗队无力承担了。王震将军得知这一消息,忧心如焚。出于保卫边疆、稳定新疆、维护祖国统一的需要,他大声疾呼:“解散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是完全错误的。”并积极为恢复生产建设兵团而不懈努力。

20世纪80年代初,在帝国主义的策动下,新疆民族分裂主义分子的活动进入了活跃期。“东突”分子制造了一系列震惊中外的动乱和暴乱事件。如1980年4月9日的阿克苏事件,1981年初的叶城“1·13”事件,1981年冬喀什“10·30”事件等等。在喀什“10·30”事件中,暴徒们手舞大棒,见汉人就打,就连妇女儿童也不放过。挨打的群众竟达六百三十一人,重伤一百九十七人,死亡两人。事件震动了新疆各族人民,震惊了中央。新疆局势动荡,人心浮动。据此,中共中央决定:委派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军委常委王震同志照管新疆的工作。

王震将军在新疆各族人民的心中享有崇高的威信。这时他已年过古稀,且重病在身。但他为了边疆的稳定,祖国的安宁,不顾年老体弱,立即起身赴疆。从1980年9月起,到1982年5月,先后四次来疆,做了大量的工作。老人风尘仆仆,飞南疆,赴北疆,走喀什,访伊犁。或组织座谈,或个别访问,对受害群众进行慰问,对受蒙蔽群众进行教育和劝说,对罪大恶极分子给予严惩,耐心细致地做稳定和团结的工作,旗帜鲜明地反对民族分裂。他态度严肃,语气坚定地说:“对那些要搞什么‘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的人及打砸抢首恶分子就是要镇压,实行专政。只有这样才能保障祖国边疆长治久安。”他对反汉排汉、攻击生产兵团的人,进行了针锋相对的驳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是新疆军区的后备军,二、六两军的前身是老红军、八路军。在长期战争中,为解放全国人民立下了丰功伟绩,老帅们给予很高的评价。1949年冬进疆,剿匪平叛,建党建政,开展大生产运动。以后集体转业,成立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屯垦戍边。他们搞农业、畜牧业、工业、商业,还有交通运输业,这些办得完全对,有什么错误?”接着,他针对一些人对兵团造谣污蔑甚至还叫嚷要追后台的谬论,慷慨激昂地正告:“对兵团决不允许破坏,什么‘抢了饭碗’‘占了资源’,完全是胡说八道。有人还要追什么后台,我就是后台,我王震就是农垦的后台。”这次义正词严的讲话,对当时十分猖獗的民族分裂主义分子是当头一棒,大大打击了他们的嚣张气焰,对各族人民群众,特别是对兵团人是一个很大的鼓舞。

经过细致的、大量的工作,新疆局势逐步稳定下来。但是,这次新疆局势动荡,对王震同志触动很大,他深感必须采取重大措施,才能保障边疆长治久安。经过慎重思考,他给小平同志写信,建议恢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建制。小平同志看到信后,感到这是关系祖国西北边疆长治久安的战略决策,于是迅速作出批示:“请王震同志牵头,约集有关部门领导同志,对恢复生产兵团的必要性,做一系统报告,并为中央拟一决议,以凭决定。”王震同志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为中央做决定进行了充分的准备。8月,王震同志陪小平同志来疆视察,听取了情况介绍,进行了大量的调查研究,认真地分析研究后,小平同志郑重地说:“生产兵团恢复起来确有必要,组织形式与军垦农场不同,任务还是党政军结合。”10月,小平同志接见王恩茂同志时指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就是现在的农垦部队,是稳定新疆的核心。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要恢复。”1981年12月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作出《关于恢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决定》。决定指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屯垦戍边,发展农垦事业,对于发展自治区各民族的经济、文化建设,防御霸权主义的侵略,保卫祖国边疆,都有十分重要的意义。”1982年6月1日,自治区党委主持召开隆重的庆祝恢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大会。王震副主席代表中央作了重要讲话:“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是一支产业大军,是国防军的一支有组织、有训练的强大警备新疆的后备力量。要坚决贯彻劳武结合、屯垦戍边的方针,要严格执行党的民族政策,与新疆各族人民团结一致,共同建设和保卫边疆……”解体近七年的生产建设兵团正式恢复。广大军垦战士和新疆各族人民欢欣鼓舞,一致赞扬王震将军为边疆巩固与发展办了一件大好事,功在祖国,永垂青史。

一次,我在向王震同志汇报工作时谈到,现在有些年轻人不太了解新疆解放初期的历史,不太了解艰苦创业史时,老司令语重心长地说:“这段历史十分重要啊。爱国将军陶峙岳率部起义,但是有些坏家伙心不死,什么中统啊、军统啊,少数反共死硬派散布谣言,煽动叛乱,杀人放火,彼起此伏。包尔汉致电毛主席称:‘本省危机四伏、情势严重。’请求解放军尽快进疆。我率二、六两军是边进疆边平叛。不管哪里发生叛乱,随时镇压。有个乌斯曼匪帮,到处煽动叛乱,烧杀抢掠,给新疆各族人民特别是哈族群众带来多大的危害呀!我就指挥部队,剿匪平叛,穷追猛打,最后彻底歼灭。各族人民之所以扶老携幼,夹道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就是因为给他们铲除了祸害。解放军还派出大批干部参加土改、减租反霸,民族军也参加了。特别是开展大生产运动,拉石头,兴修水利,开荒生产。那时没有拖拉机,主要是靠手挖,苦得很啊,还节衣缩食办工业,挖露天煤矿……关于这段历史,我们每年都要讲,要一年一年讲下去。历史学家和我们的老同志,要把这些写成书,写成历史,使我们艰苦创业精神,一代一代传下去。使我们肩负的屯垦戍边的使命,一代一代地传下去。”老司令员的嘱托,我终生铭记在心。

1987年我退居二线后,肩上的担子轻了,有充裕时间可以翻阅资料,研究一些问题了。一天,我参加师以上干部会议,讨论改革问题。一位相当级别的同志突然提出:“兵团这种体制,不适合改革开放的形势,我看应该撤销。”有几位同志立即附和:“兵团没有存在的必要。”我听了非常震惊,感到这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马上站起来反驳说:“党中央决定组建生产建设兵团屯垦戍边,这是出于祖国边疆长治久安的需要,是开发建设新疆的需要,是保卫祖国边疆的需要,特别是稳定新疆、维护祖国统一的需要。生产兵团在‘文革’后期不是撤销过一次吗?为什么党中央决定又恢复了呢?因为这是新疆这个特定地区的客观需要。”会后,我深感问题的严重。我们这些参加了艰苦创业的老军垦对兵团的战略地位尚有糊涂认识,那么军垦二代、三代可能问题就更大了。老司令要求“写成书,写成历史,把党中央赋予的屯垦戍边使命一代一代地传下去”的任务是多么紧迫,多么重要啊!

于是我下决心研究新疆屯垦戍边历史。从西汉开始,研究历代西域屯田的历史背景、作用、规模和主要经验教训;研究生产建设兵团艰苦创业—发展壮大—遭受挫折—再创辉煌的发展历程;研究兵团人屯垦戍边的伟大功绩和无私奉献精神。我要写成书,告诉军垦战士们,特别是年轻的一代,要高举屯垦戍边的大旗,代代相传。

决心下了,但真正动起笔来确实困难重重。首先是文化程度低,我连中学都没上过,拦路虎太多。其次是资料缺乏。但有利条件是我参加并见证了兵团数十年屯垦戍边、艰苦创业的历程。一想到披荆斩棘、改造荒漠的军垦战士们,他们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生献子孙的无私奉献精神,深感有责任记载历史、传承历史。我决心排除万难,去完成这一艰巨任务。我钻研古文,寻找资料,先后写了近百万字的笔记。遇到不懂的问题就请教老师,兵团机关给我提供了大批资料,兵团党委给了我热情支持。经过三年的努力,《新疆屯垦》于1991年4月出版,受到了学术界和军垦战士的好评。

1991年5月中旬,兵团副政委倪豪梅到北京开会。我请她给老司令送两本《新疆屯垦》。王老拿到书后,异常兴奋,仔细地看了,并要倪豪梅给他念了毛主席关于军队转业的命令,周总理、邓小平的题词,古代名人论屯垦,还读了“目录”和“前言”。王老听得十分仔细认真,听后立即提笔写了:“这本书很好,读后我将写读后感,1991年5月20日,王震签名。”给了《新疆屯垦》以很高的评价。

1991年5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王震同志来疆视察,会见了当年与他一起开发建设新疆的老红军、老八路、老军垦、老模范。他们互相问寒问暖话家常,老司令非常开心。临走的那天,我到机场去送他。他看到我笑着说:“你的书写得很好,这是办了一件好事。”我说:“祝老司令一路顺风、健康长寿,常回来看看。”他哈哈大笑说:“只要身体好,还要来看你们。”

谁知道这一别,竟是诀别,将军一去不复返。听到他逝世的噩耗,天山南北许多老兵失声痛哭。军垦战士永远怀念王震将军。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上香
友情链接: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红色晋绥-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兴县新闻网  红色思源网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西北革命历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内蒙古党史网  山西省党史网  榆林市党史研究室  陕西省党史网  甘肃省党史网  银川党史网  红色记忆网  中国延安网  西柏坡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  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  延安革命纪念馆  
关于晋绥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晋绥律师 | 人才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主管: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晋绥儿女访问老区红色摄影行组委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办、榆林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晋绥人文杂志社、晋绥文史馆、山西军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挖掘革命历史文化资源传承民族信念精神血脉"  晋绥儿女中心热线:0350-8648359   热线:0350-8648359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CopyRight © 1998-2015 Tencent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世创未来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