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晋绥网 天山红花 忆事忆人 查看内容
忆事忆人
别具一格的进新疆动员大会

2017-2-24 22: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08 | 评论: 0 |原作者: (穆 欣) |来自: 兵团党史网

别具一格的进新疆动员大会

36346364

王震于1949年10月初来到酒泉。酒泉古称肃州,传说城东门外有水泉,当年班超通西域途经这里,把一罈酒倒在泉中,将士舀水痛饮,从此得名。它是河西走廊上的古代名城,是这条自古通往中亚“丝绸之路”交通要道上的大商业口岸。远在15世纪,这里就曾是新疆、包头、兰州及新疆南路商业上的转运点。但到16世纪末叶,由于 连年战争,民间贸易逐渐衰落下来。

到达酒泉这天,王震把胡子刮得净光,显得特别神采奕奕。他一下车,就兴奋地对郭鹏、王恩茂说:“同志们,我们到边疆去的愿望就要实现了!”接着就叫人展开地图,指着天山以南的大盆地,笑着说道:“比南泥湾怎样?大几百倍!”看来,进军新疆屯垦戍边的念头,早在他的头脑里深思熟虑扎下根了。

王震一到酒泉就忙起来。除了连续接见国民党军起义将领,继续交代政策,商谈起义部队的改编事宜,主要是忙进军新疆的准备工作。经过长期的思索,在他头脑中早已构成进军新疆的蓝图。但当此刻将它付诸实施的时候,却有不少意想不到的困难。进军新疆的任务是光荣的,但又异常艰苦。行军路线长,地形复杂,气候恶劣。

从酒泉至迪化2506里,迪化到伊宁1396里,酒泉至喀什5094里,喀什到和阗(现名和田)1028里。沿途要经过渺无人烟的戈壁瀚海,翻越高入云霄的雪山峻岭。当时新疆没有一寸铁路,公路路况极差,交通工具十分缺乏,从起义投诚部队接收的汽车大都破烂不堪,辎重粮秣无法全部载运,多数入疆部队只能徒步走进。

时值10月,塞外漠北风寒水冷,很多部队的御寒物资尚未备齐。同时,新疆又是个少数民族聚居地区,语言不同,风俗各异,这给部队开进带来诸多不便和很大困难。

虽然王震从不畏惧困难,但又必须正视这些困难,设法逐一克服,才能迅速地胜利完成进军新疆、统一西北的大业。所以一到酒泉,他便指示全军抓紧进行组织准备。10月1日,第一兵团成立酒泉至迪化运输司令部,任命在酒泉起义的原国民党第八补给区司令曾震五为司令员,具体组织指挥空运和车运兵员的工作。并在酒泉成立甘新物资供应站,在酒泉、哈密设立了空运指挥所(后又在迪化组建指挥机构)。又请兵团政委徐立清召集第二军政委王恩茂、第六军政委张贤约共同选拔一批优秀干部,以备进疆后改编起义部队和建立地方政权之用;由兵团参谋长张希钦、第二军军长郭鹏、第六军军长罗元发负责进疆后的生产建设准备工作,在酒泉就开始准备各种生产工具;由兵团政治部副主任曾涤,会同各军政治部做好部队进疆的思想工作和民族政策教育,并把一路招募储备的知识分子组织起来,分门别类制定各种建设新疆的规划。

为了胜利完成进军任务,王震翻阅大量历史资料,对当年张骞出使西域,班超驻守重镇,唐玄奘去西土取经,左宗棠率部进疆路线,进行了认真的研究。早在西安解放的时候,他就开始收集有关边疆政治、军事、地理、历史、宗教、民族、农业、水利等各种书籍和历史资料,在进军途中反复阅读。在酒泉,他住的房子里,床上、床下、窗台上、桌子上,到处都塞满了书。

其中有许多罕见的古籍,如清代徐松撰写的《西域水道记》、俞浩所撰的《西域考古录》,以及《新疆私议》、《新疆识略》、《新疆图志》等,这些书籍有的因年代久远缺卷缺页,但偶得一见,他也颇觉欣慰。他在残存一卷的《新疆私议》中获益匪浅,因为此书列举了汉以来经营西域的史例,以此论证新疆安定对我国国防和领土统一意义重大;针对道光七年清政府平定新疆叛乱后的局势,提出加强军政建设,慎重处理民族关系,以及探明其地水道、开发水利、实行屯田、发展边疆经济和巩固国防等主张。他从中吸取了许多宝贵的历史经验,进一步肯定和完善他开发新疆、建设新疆的战略方针。

除了借助于这些书本知识,王震还很注意对现实情况的调查研究。他不单自己经常访问群众,还常推动其他同志到群众中去访问调查。一到酒泉,他就把兵团宣传部副部长马寒冰找来说:“现在给你一个任务,去找一些了解新疆情况的人来。凡是去过新疆的,刚从新疆出来的,商人、学者、开车的、拉骆驼的都行,我们要向他们请教。”    当时解放战争已在全国取得胜利,新中国的成立给全军带来巨大的鼓舞。部队的士气高昂,进军新疆的劲头大,这是主要的一面,是部队思想的主流。但就整个部队看,还存在着不少亟待解决的思想问题。如果这些思想问题不能及时加以解决,就会影响到进军任务的顺利执行。

酒泉西行70里就到嘉峪关,这里是万里长城西端的尽头。出嘉峪关,便进入了广漠的沙海。这里寒风阵阵,尘沙搅得战士的眼睛都睁不开。当时进疆大军已在嘉峪关外的玉门、安西、敦煌一线,一字儿摆开。自古以来,人们常对出关怀着无限恐惧的心理。历代知识分子也多将离乡背井视为畏途,流传下来的咏唱边关的诗词,虽不乏气势豪壮的佳篇,总的说来多是苦边怀乡之作,充满悲观绝望的哀愁,如“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葡萄入汉关”,以及“古来征战几人回”、“春风不度玉门关”之类。至于现代客旅中间流行的一些打油诗,如像“一出嘉峪关,两眼泪不干。往前看,戈壁滩;往后看,鬼门关”,就更离谱,好像出了嘉峪关就是生离死别。这些消极悲观的情调,难免在指战员中造成不良影响。

部队到达酒泉地区后,战士们出于关切,逢人便打听新疆情况。一些暗藏的敌人,乘机制造各种谣言,破坏我军进疆的行动。他们装出一副无所不知的样子,捕风捉影,添枝加叶,甚或无中生有,信口开河,把新疆描绘得十分可怕,说什么冬天小便会冻成冰棍,得拿棍敲;出门走路只能露出两只眼睛,否则耳朵、鼻子冻得一摸就掉;夏天的戈壁滩上,石头上可以烙饼,出门不戴帽子能晒成“鬼剃头”。说到风沙,讲得更玄,说能刮得大石头遍地滚,刮得骆驼在空中打旋。在部队内部,有些人认为战争已近结束,革命已经到头,应该回老家享受天伦之乐了。特别是那些年龄较大的战士,战争年代忙于行军打仗,无暇考虑个人问题,现在胜利了,个人荣辱、婚姻问题也都成了经常思虑的大事。

这种思想也波及到某些干部,有些干部议论,“我们部队在延安是保卫党中央的警备部队,王胡子是延安警备司令。现在党中央进了北平,我们驻北平作中央警卫部队是理所当然的事。现在连西安也待不住,兰州也住不了,要去那些最远、最穷最荒凉的地方。跟着王胡子,一辈子吃了大苦,没好日子过”。有的还把这些牢骚怪话编成了顺口溜,“抗日战争打硬仗,南下北返饿肚肠,烂(南)泥湾里去开荒,胜利以后去新疆,成了光棍,丢了爹娘”。

王震面对这些情况,感到恼火又着急。他是司令员又是兵团党委书记,决定亲自动手解决这些思想问题,坚定部队进军新疆的决心。他陆续找了一些干部谈话,还专为此召开了团以上干部大会。按照他的吩咐,会场正中毛泽东像下挂起大幅老中国地图。王震怀着十分激动的心情发表长篇讲话。他针对部队中出现的那些混乱思想,联系历代战略家无不重视新疆屯垦戍边的史实,详细阐述进军新疆的战略意义。他说:“历史上的班超、林则徐、左宗棠都能为祖国统一,不辞万里艰辛出师西域,难道我们当今的共产党人还不如他们吗?说路远,那时候他们只能骑马坐轿,我们今天还有汽车,苏联老大哥还要给我们派飞机来。他们都不怕路远、干渴,我们就怕吗?有那么一些人,怕到了少数民族地区讨不到老婆,断子绝孙。我王震今天当着大家面保证,我绝不会让我们的部队里出一个和尚。”

讲到激动处,他举起爬山用的木棍敲着那幅地图问道:“你们说,这地图是用什么绘成的?”大家瞪圆了眼睛,不知如何回答。他满怀深情地继续说:“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无数先烈用鲜血绘成的呀!”他指着地图的上方说:“老中国的地图就像我们常说的,像片桑叶。1945年国民党和苏联谈判,国民党同意外蒙古独立了,这片桑叶去掉了一大块。你们看,这里就是从中国完整的地图上划走的一块。难道我们大家还愿意再从我们的版图上少去新疆这一块吗?那1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居住着我们勤劳勇敢的各族同胞,你们舍得吗?我是舍不得的。”

说到这里,王震情绪更加激动地说:“新疆是我们的国土,我们不去,还要我们手中的枪干什么,我们还叫什么革命者!”

王震强烈的爱国情怀,深深感染了全场的每一个人。大家顿时感悟到进军新疆责任的重大,台下激昂地呼喊起来:“我们舍不得少了新疆!”“到新疆去!”“保卫新疆!建设新疆!”全场立刻沸腾起来。

等会场稍趋平静,接着他简明扼要地讲述了进驻新疆的任务:团结各民族,帮助起义部队改编,建立革命政权,改变军民关系,掀起大生产运动。随后慷慨激昂地说:“新疆各族人民一向反对内外反动派的残酷压迫剥削,他们曾发起无数次反抗反动派压迫的斗争。我们去新疆,是为了正确执行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民族政策,也就是全国政协共同纲领中所规定的民族政策的全部精神,必须研究马、恩、列、斯关于民族问题与宗教问题的理论与策略,学习苏联的经验,应该充分估计新疆自治区①、军区和干部英勇、坚决、顽强的斗争功绩,及其与中国人民革命遥相配合的贡献。我们进军新疆是关内外革命力量的会合,应该表示热诚的革命友爱精神,学习各民族反压迫斗争的经验教训,把新疆14个①民族四百余万人民团结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友爱合作的大家庭中来。”

他在讲话结束的时候,针对部队里存在的某些混乱思想说:“你们告诉指战员同志们,不要听信敌人故意散布的那些谣言。我请来了历史学家,新疆的商人,还有跑遍了新疆的汽车司机和其他很多维族朋友,分给大家当老师。请他们给大家讲真正的新疆风土人情、地理、气候、生活方式和历史演变。他们都是我们的朋友,他们讲出来的才是真话。你们听了尽管提出问题,请他们回答,把部队思想上的疑问都解决掉,现在我们热烈欢迎老师们进来!”

在一阵掌声中,兵团宣传部副部长马寒冰领进一队人来,他们中有维族,有哈族,有汉族,有老年人,也有中年人。王震扬扬手说:“各部队可以把老师们请去,召集部队听他们讲课。”散会了,各部队负责人都拥上来,争相邀请“老师”到各自部队去讲课。几天后,第六军军长罗元发对王震说:“你请来的那些老师起了很大作用,好多问题都解答了。现在各级党委和支部,都让战士们的请战书、决心书给埋起来了!” (穆 欣)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上香
友情链接: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红色晋绥-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兴县新闻网  红色思源网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西北革命历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内蒙古党史网  山西省党史网  榆林市党史研究室  陕西省党史网  甘肃省党史网  银川党史网  红色记忆网  中国延安网  西柏坡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  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  延安革命纪念馆  
关于晋绥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晋绥律师 | 人才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主管: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晋绥儿女访问老区红色摄影行组委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办、榆林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晋绥人文杂志社、晋绥文史馆、山西军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挖掘革命历史文化资源传承民族信念精神血脉"  晋绥儿女中心热线:0350-8648359   热线:0350-8648359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CopyRight © 1998-2015 Tencent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世创未来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