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晋绥网 天山红花 忆事忆人 查看内容
忆事忆人
王震与王季青的风雨情感路

2017-2-24 22:5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52 | 评论: 0 |原作者: 资料室 |来自: 兵团党史网

王震与王季青的风雨情感路

王震和其夫人王季青。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名将谱上,开国上将王震以文武双全、能征善战而著称。在戎马倥偬的战争岁月,总是在关键时刻勇挑重担的王震忙于军务,常常蓄着一脸大胡子,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都亲切地称他为“胡子”。王震和夫人王季青在战地相识并结合,一生风雨同舟,相濡以沫。

贺龙当“红娘”

王季青1913年出生在沈阳市一个小商业资本家家庭。东北沦陷后,王季青随在国民党东北军里供职的哥哥来到北平,进入北师大附中就读,后考入北平大学历史系。1936年4月,王季青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担任北平大学地下党组织的联络员。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党组织决定撤退在北平公开参加过抗日活动的同志。王季青一行九人于9月中旬到达太原,找到八路军驻太原办事处。之后,王季青等四十多人,一起加入了八路军120师。在去山西岢岚县城120师师部的路上,王季青见到了贺龙、关向应等师首长,也见到了时任120师359旅旅长的王震。王震英姿飒爽、谈笑风生,给王季青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到120师报到后,王季青被分到120师民运部工作,执行扩兵任务。贺龙、关向应很赏识王季青的工作能力,也很关心她的终身大事。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爱将王震。

在贺龙、关向应等师首长的介绍下,王季青对王震逐渐产生了好感。不久,王震与王季青举行了婚礼。婚礼上,关向应说:“志同道合者一见如故,才有这战场上的‘罗曼蒂克’。”爽朗幽默的王震说得更干脆:“么子‘蒂克’,这叫‘速战速决’!”

婚后第二天,王震要回359旅。王季青随王震到了雁北,在359旅司令部当文化指导员。有一次,359旅在山西灵丘一带阻击日军,仗打得很艰苦。王季青等几位刚参军的大学生想身临其境体验一下战斗的场面,便跟随一个突击排上了前沿阵地。他们刚到半山腰,敌人就疯狂地扑了上来,大喊要抓活的。这时,王震正在山头组织反击,突然发现他们被敌人包围,急令敢死队冲入敌阵地,以猛烈火力将敌击退。王震见敌人被打退了,于是下令停止追击,撤出阵地。王季青等人不解地问:“敌人已经慌了阵脚,为什么不追了?”王震说:“兵不厌诈,此乃用兵之道。今天放敌一马,是为了更多更狠地将敌歼灭。”接着,王震严肃地问,“是谁叫你们擅自跑到前沿阵地来的?”王季青说:“是我。”王震说:“你是我老婆,不是指挥官!念你们初犯,就先给个口头警告。以后不经允许,不许你们跑到阵地上来,你们的任务是让大家学好文化。”

1938年秋,王震和王季青有了第一个孩子。孩子生下来时,王震正率部与日军激战。得知这个消息时,王震只是随口应了声。战斗结束后,王震忽然想起了什么事,就问那位参谋:“哦,你曾报告过什么事?”参谋说:“王教员给你生了个大胖小子。”王震听了,哈哈大笑:“好么好么,老子打鬼子后继有人啦!”他给儿子取名叫王兵。

王震南征,王季青牵肠挂肚

抗战胜利前夕,党中央和毛泽东决定,让359旅挑选一位团长率主力组成八路军南下支队挺进敌后,到南方各省份去开辟根据地。王震便主动请缨率部南征。

王震走后杳无音信。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央急令王震率部迅速北返。蒋介石密令沿途各部要不惜一切代价捉拿王震。时过数日,王震仍未率部归来。王季青的心口像压了一块石头一样沉重:难道毛主席在部队南征时所说的“第二个可能性”就要变成现实,南下支队真的会陷入全军覆没的绝境吗?

在王季青忐忑不安的等待中,1946年2月的一天,一架标有美国航空标志的专机在延安南关机场徐徐降落。飞机刚停稳,舱门启开,走出来的是王震。原来,1945年8月,南下支队抵进广东南雄,正准备与东江纵队会合时,国民党顽固派乘日本投降之机,纠集15万人,对南下支队进行大规模的围追堵截。南下支队处境十分危险。王震奉命率部北返,杀开一条血路,回到中原,又与李先念部队会师。根据中央的决定,王震作为中原军区谈判代表,参加军调处执行部汉口执行小组。他受周恩来的委派,此次赴北平军调部会谈途经延安,向党中央和毛泽东汇报中原军区面临的严峻形势和汉口小组会谈的情况。王震向毛主席汇报完了南下支队和中原军区的情况,聆听了毛主席所作的有关指示,尔后才回到家。

见到丈夫平安归来,王季青又惊又喜,没想到,王震见到她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马上又要乘专机去北平,你也跟着去。”王季青不禁一怔:“我去北平为什么?”王震说:“你不想回母校看看?你可以鼓动学校的师生搞声援,揭穿国民党假和谈真内战的阴谋。再说,我们要与军调部的美方代表和国民党代表谈判,你懂英语,就给我们做翻译和秘书工作。”

王季青随王震到了北平,下榻在北京饭店内的谈判调停执行部。国民党对谈判毫无诚意,中共谈判小组的一切行动都在国民党特务的监视之下。为安全起见,组织上把王季青从北京饭店转移到翠明庄,不久又搬到石家庄。

1946年6月,蒋介石背信弃义,撕毁《双十协定》,谈判宣告破裂。蒋介石首先调集30多万军队,分四路围攻中原军区,企图一举歼灭。王震速回鄂豫皖,协助李先念成功地指挥了中原突围。王震直接指挥359旅杀开血路,胜利回到延安。

“文革”中,林彪诬蔑中原突围是逃跑主义,王震听了拍案大怒,他说突围是请示了毛主席的,并且打到汉中,打到胡宗南的老窝子,离胡宗南仅一箭之遥。

王季青受冤,王震鼎力支持

1949年9月25日,新疆和平解放。这是在全国革命取得决定胜利,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已经胜利召开,中央人民政府即将成立这一重要形势影响下,在新疆各族人民争取民族解放斗争的强大力量的推动下实现的。新疆和平解放后,时任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司令员的王震将军率领大军穿祁连山,越戈壁,过水河,跨天山,进驻新疆,担任中共中央新疆分局书记、新疆军区代司令员兼政委。从此,他与这片广袤神奇的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作为王震的夫人,王季青决心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最艰苦的边疆去。用王震的话说:这里是一切有志之士最能发挥特长、施展才华的用武之地。1949年11月6日,王震率部分进疆部队指挥员,乘坐苏联飞机,从酒泉飞往迪化(今乌鲁木齐),王季青随机前往。

此后,王季青追随王震在新疆担任新疆学院秘书长、军区俄文学校校长。一直到1953年王震担任铁道兵司令员,王季青才又来到了北京。在众多职位的选择中,王季青以行政十二级之位出乎意料地选择了一所普通中学,当了校长。

王季青认为,要办好一个学校,就要有一个好的教师队伍。整顿、提高教师队伍的工作,在王季青的组织下展开了。为此,在整风反右时,有人贴王季青的大字报,说她重才轻德,重用有问题的人。到1957年反右时,王季青被勒令停职反省,调离了学校。

王季青感到非常委屈,她把自己的情况向远在北大荒、大病初愈的农垦部部长王震通告了一下。王震听后当即说:“他们批你是错的,你是对的!他们要打你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我就陪你到底!咱就把家搬到北大荒来,一块儿种地。”王季青告诉王震,她的本意并非是向将军倾诉自己的冤屈,但老伴是她最坚定的支持者,这使她感到莫大的慰藉。

王季青去了北大荒。一连好几个春节,她都是在北大荒度过的。1962年七千人大会之后,彭真在北京市万人大会上宣布为王季青平反。她又回到女八中继续当校长。

“文革”期间,患难见真情

“文革”爆发后,王震也受到了冲击。农垦部和学校的造反派提出批斗王震,并要夫人陪斗。几个造反派头头把一个特制的上面写着“黑帮头子王震”的牌子套在他脖子上,然后高喊口号:“打倒黑帮头子王震!”王震也随着他们喊着口号:“打倒真黑帮!毛主席万岁!”王震用力扯脖子上的牌子,一边扯一边愤怒地说:“我不是真黑帮,这牌子应该给真黑帮头子戴!”可是扯了几下也没把绳子扯断,原来这绳子是一根电线,脖子勒出一道紫血印。王震就抓起牌子贴着后脑勺,“噌”地一下把牌子取下来,狠狠地摔在地上,还用脚踩了几下。这下可惹了马蜂窝,愤怒的红卫兵立即勒令他低头认罪、写检查。王震不加思索地说:“好,我写!”他抓起笔,重重地写下了——我的第一张反攻大字报!

王季青见状,忙劝他不要这样写。王震却说:“我就这样写!毛主席不是有‘我的第一张大字报’吗?我这是向毛主席学习,写我的第一张反攻大字报。这也如同打仗,老搞妥协不行,要组织反攻!反攻!”王季青很担心:“这样写,人家一看就知道你有情绪……”王震不理不睬,指着王季青直吼:“你给我使眼色干什么?我有情绪!我无官一身轻,怕什么!写,写,我就是要这样写!”很快,“王震骂娘”、“王震打人”、“王震写反攻大字报”的举动,被人添油加醋地反映到毛泽东那里。毛泽东听了,点头微笑说:“呵呵,王胡子赤膊上阵了。”毛泽东沉吟片刻又说,“啊,你们不要再斗王震了,他是个好战分子,你斗他,他还会打人的。”这话传到王震那里,大家都很开心。

“夫唱妇随”,夫妻俩情系教育

“夫唱妇随”可以说是对王震和王季青关系的精确描述。当初她从新疆调入北京,从部队转到地方,待遇均属低配。但在工资改革时,王季青却一再向上级申请,要求降低自己的工资和待遇。王震得知后对她说:“这就对了!共产党打了天下,不能躲在功劳簿上享清福吃国家!”

1986年5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教委主任的李鹏建议,成立一个教师奖励基金会。一天,李鹏专程前来拜访王震,商讨建立教师奖励基金问题,请他出任基金会的名誉理事长。王震说:“要我当名誉的我不干,要干就去掉‘名誉’二字,做个有职有权的理事长才有味道。”国家教委和基金会筹备组为此惊喜异常。

为筹建中国中小学幼儿教师奖励基金会,王震四处奔走。除了为基金会的工作操劳外,王震还带头为基金会捐资,每月从自己的工资里拿出200元。王季青也从自己的工资里拿出100元。即便是出任国家副主席之后,王震也依然不忘自己“争来”的这份“社会工作”。

1991年11月15日,王震住进了解放军总医院,被诊断为急性支气管炎。1992年9月,王震由北京转移到广州军区总医院继续康复治疗。1993年2月6日,王震特地找人买了一个 “祝老伴生日快乐”字样的大蛋糕,为王季青做80大寿。王震高兴地说老伴像60岁,王季青很高兴,说王震也像60岁,厅堂里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和欢笑声。

1993年2月27日后,王震的病情逐渐恶化。3月12日,王震在广州病逝,享年85岁。3月20日,王震的遗体在北京火化。遵照王震的遗愿,他的骨灰将撒在新疆天山。4月4日,王震的骨灰由王季青及子女从北京送抵乌鲁木齐,乌鲁木齐数万名各族群众怀着沉痛的心情,沿街夹道迎接。4月5日,清明节这天上午9时40分,一架装载着王震骨灰的飞机升上了天空,向巍巍天山飞去。一束鲜花,一捧骨灰,又一束鲜花,又一捧骨灰,从8000多米的高空向天山纷纷飘落。

王震走后,作为他的夫人,王季青一直默默地支持王震。2007年12月24日,王季青在北京解放军总医院逝世,享年94岁。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上香
友情链接: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红色晋绥-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兴县新闻网  红色思源网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西北革命历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内蒙古党史网  山西省党史网  榆林市党史研究室  陕西省党史网  甘肃省党史网  银川党史网  红色记忆网  中国延安网  西柏坡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  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  延安革命纪念馆  
关于晋绥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晋绥律师 | 人才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主管: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晋绥儿女访问老区红色摄影行组委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办、榆林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晋绥人文杂志社、晋绥文史馆、山西军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挖掘革命历史文化资源传承民族信念精神血脉"  晋绥儿女中心热线:0350-8648359   热线:0350-8648359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CopyRight © 1998-2015 Tencent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世创未来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