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晋绥网 晋绥抗日根据地 资料总汇
1944年福尔曼采访晋绥边区记【2】
2017-3-16 22:3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13 | 评论: 0 |原作者: 孟 红 |来自: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1944年福尔曼采访晋绥边区记【2】
         当福尔曼等通过马坊封锁线的时候,这个敌人盘踞多年的据点,适于9月6日晨刚被我军攻克,途中见到大批被俘伪军。进入马坊村中,被毁燃烧的敌碉堡仍火光未熄,窗口浓烟四溢,碉堡周围重重的壕沟,层层的铁丝网,各种坚固的工事仍清晰可见。福尔曼等认为,这种复杂的军事设备,证明了敌人对八路军的恐惧。

福尔曼等抵达八分区司令部后连日参观,看到了大批被俘日军和伪军,参观了地雷网保护下的分区医院及兵工厂,并与一批新抓获的日军俘虏进行了谈话。在旅途中,福尔曼等与参观我军前线救护工作的美军观察组军医卡斯堡少校相遇,他们一同于9月14日黄昏进入汾阳边山。当晚宿营于距汾阳城仅20里的村庄。

这个时候,正逢八分区主力部队与游击队夜袭汾阳县城,这是日军在山西的一个重要战略据点。9月15、16两日深夜,福尔曼等和卡斯堡少校登上距离汾阳仅10余里的边山顶峰,眺望英勇的八路军奇袭敌人大营盘、电灯公司,火烧火车站、飞机场、火柴公司等战斗情景。虽然时在深夜,寒气逼人,大家异常振奋,亲眼看见汾阳上空,浓烟滚滚,笼罩全城达两日之久;日军恐慌异常,龟缩在乌龟壳内,不敢出来应战。攻打汾阳的胜利消息传出来以后,边山群众提筐携篮,满盛瓜果肉类,兴高采烈地赶到军队驻地,慰劳英勇的作战部队,热情欢迎远道前来的盟邦友人,这种军民团结的热烈气氛,令福尔曼等深受感动。9月17日拂晓,英勇的抗日军队再次将协和堡敌据点攻克,又有大批俘虏押下阵地,战利品源源运进村庄,福尔曼等异常兴奋。

同八路军相处,福尔曼等曾先后向参战部队发表讲话。

福尔曼深有感触地讲道:“过去有人告诉我们八路军不打仗,现在我们亲眼看见了八路军是作战的;过去有人同我们讲八路军没有伤兵,现在我们看到了八路军是有伤兵的;过去有人给我们讲八路军没捉住俘虏,现在我们看到了八路军捉住了俘虏;在过去有人给我们讲这地方人民害怕并痛恨八路军,现在我们看到了人民是爱护八路军的、拥护八路军的。”

福尔曼等离开八分区后,冒雨前往晋绥边区第三军分区司令部驻地,并从那里前往临县三交镇敌据点附近,参观郭秉旺村的对敌爆炸封锁。在这里,爆炸已经形成广泛的群众运动,虽然这个村庄距离三交据点不过10余里,日军碉堡举目在望,但是由于群众已经充分动员起来,这个村庄已经成为敌人难于逾越的堡垒,这给福尔曼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晋绥前线参观时,福尔曼等还曾同边区党、政、军领导同志见面与交谈。在他笔下,对这些领导人的可敬形象都作了真切实在的描绘。

10月2日,福尔曼等同卡斯堡少校一行西渡黄河,离开晋绥解放区前往延安。

为了保护记者团在敌后的安全,福尔曼等在晋西北的活动情况一直保密。直到1944年10月25日,中共中央晋绥分局机关报《抗战日报》才系统地报道了他们在晋西北前线的话动,并且发表了社论《送别盟邦记者团诸先生》。赞扬他们在敌后不避艰险,身临火线采访的热情,向他们表示敬意。

此次烽烟四起的华北抗日前线之行,造就了福尔曼诸如《汾阳之战》、《进攻娄烦》和《华北的子弟兵》、《在日军阵线后方》、《爆竹的乡村》、《高山上》等报道篇章的出炉,给世人留下了弥足珍贵的第一手资料。

当福尔曼等通过马坊封锁线的时候,这个敌人盘踞多年的据点,适于9月6日晨刚被我军攻克,途中见到大批被俘伪军。进入马坊村中,被毁燃烧的敌碉堡仍火光未熄,窗口浓烟四溢,碉堡周围重重的壕沟,层层的铁丝网,各种坚固的工事仍清晰可见。福尔曼等认为,这种复杂的军事设备,证明了敌人对八路军的恐惧。

福尔曼等抵达八分区司令部后连日参观,看到了大批被俘日军和伪军,参观了地雷网保护下的分区医院及兵工厂,并与一批新抓获的日军俘虏进行了谈话。在旅途中,福尔曼等与参观我军前线救护工作的美军观察组军医卡斯堡少校相遇,他们一同于9月14日黄昏进入汾阳边山。当晚宿营于距汾阳城仅20里的村庄。

这个时候,正逢八分区主力部队与游击队夜袭汾阳县城,这是日军在山西的一个重要战略据点。9月15、16两日深夜,福尔曼等和卡斯堡少校登上距离汾阳仅10余里的边山顶峰,眺望英勇的八路军奇袭敌人大营盘、电灯公司,火烧火车站、飞机场、火柴公司等战斗情景。虽然时在深夜,寒气逼人,大家异常振奋,亲眼看见汾阳上空,浓烟滚滚,笼罩全城达两日之久;日军恐慌异常,龟缩在乌龟壳内,不敢出来应战。攻打汾阳的胜利消息传出来以后,边山群众提筐携篮,满盛瓜果肉类,兴高采烈地赶到军队驻地,慰劳英勇的作战部队,热情欢迎远道前来的盟邦友人,这种军民团结的热烈气氛,令福尔曼等深受感动。9月17日拂晓,英勇的抗日军队再次将协和堡敌据点攻克,又有大批俘虏押下阵地,战利品源源运进村庄,福尔曼等异常兴奋。

同八路军相处,福尔曼等曾先后向参战部队发表讲话。

福尔曼深有感触地讲道:“过去有人告诉我们八路军不打仗,现在我们亲眼看见了八路军是作战的;过去有人同我们讲八路军没有伤兵,现在我们看到了八路军是有伤兵的;过去有人给我们讲八路军没捉住俘虏,现在我们看到了八路军捉住了俘虏;在过去有人给我们讲这地方人民害怕并痛恨八路军,现在我们看到了人民是爱护八路军的、拥护八路军的。”

福尔曼等离开八分区后,冒雨前往晋绥边区第三军分区司令部驻地,并从那里前往临县三交镇敌据点附近,参观郭秉旺村的对敌爆炸封锁。在这里,爆炸已经形成广泛的群众运动,虽然这个村庄距离三交据点不过10余里,日军碉堡举目在望,但是由于群众已经充分动员起来,这个村庄已经成为敌人难于逾越的堡垒,这给福尔曼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晋绥前线参观时,福尔曼等还曾同边区党、政、军领导同志见面与交谈。在他笔下,对这些领导人的可敬形象都作了真切实在的描绘。

10月2日,福尔曼等同卡斯堡少校一行西渡黄河,离开晋绥解放区前往延安。

为了保护记者团在敌后的安全,福尔曼等在晋西北的活动情况一直保密。直到1944年10月25日,中共中央晋绥分局机关报《抗战日报》才系统地报道了他们在晋西北前线的话动,并且发表了社论《送别盟邦记者团诸先生》。赞扬他们在敌后不避艰险,身临火线采访的热情,向他们表示敬意。

此次烽烟四起的华北抗日前线之行,造就了福尔曼诸如《汾阳之战》、《进攻娄烦》和《华北的子弟兵》、《在日军阵线后方》、《爆竹的乡村》、《高山上》等报道篇章的出炉,给世人留下了弥足珍贵的第一手资料。

思想认识巨变及至影响深远

福尔曼等美国、英国记者历时5个月对边区的全面采访,使他们对国民党宣传的虚假性厌恶透顶。不等离开延安,他们便感到自己应当做点什么。福尔曼当众表示,他要把所见到的一切,毫无顾忌地告诉全世界。

回到重庆后,福尔曼在给罗斯福总统特使帕特里克·J·赫尔利的一封信中,大大抱怨蒋介石的检查制度使他“有腿不能走路,有口不能说话”,因而要求与赫尔利同机回国。1944年至1945年之交,这位急不可耐的美国记者,回国后在美国出版了《来自红色中国的报道》一书。他告诉美国人民,共产党人已经“在中国创造了一个奇迹---赢得了人民的尊敬和合作。”这本书满足了美国人民了解中共和边区真实情况的愿望。一经面世即受到了广泛的关注。一位美国评论家指出,它像埃德加·斯诺当年的主要著作《西行漫记》一样,打破了长达几年的“装甲封锁”。它被誉为一本权威性的纪实文献。《来自红色中国的报道》一书向美国人民宣告,国民党历时5年的军事和新闻封锁,并未削弱八路军的影响。福尔曼和爱泼斯坦都肯定地指出,他们见到了某种难以置信的东西---一个新的更好的中国。而1944年7月1日,《纽约时报》根据记者发回的报道发表评论:“毫无疑义,五年以来,对于外界大部分是神秘的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在对日战争中,是我们有价值的盟友,正当地利用他们,一定会加速胜利。”《来自红色中国的报道》等书籍与报道把延安和敌后根据地的新面貌如实地介绍给世界,这是继斯诺的《西行漫记》之后,西方媒体对中共及其领导下的人民政权规模最大的一次报道。

福尔曼在采访中,不仅接触了王震、聂荣臻、朱德、毛泽东、江青、陈毅以及蒋纬国、胡宗南、阎锡山等众多的重要人物,而且将目光投向普普通通的八路军战士、少先队员和儿童团员,把共产党领导的边区人民的生产、生活、战斗以及他们因获得解放,享受民主激发起来的高昂斗志,都一一传递给了读者。作者跋涉千里,通过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反映了波澜壮阔的人民战争及深刻的政治变革。

《来自红色中国的报道》中诸如以下入笔细腻而丰富的细节不胜枚举---“因为缺乏药品的缘故,他们利用很多开水和日光来医疗。手术用具,如开刀用的刀和锯,是在附近兵工厂做的。羊肠做的肠线用以代替猫肠,盐溶液则用作消毒剂。钙质是从磨碎的蛋壳里取得的,柳枝放在醋里煮过,用以代替阿司匹林。烧过的麦皮用布包起来,就算是热水壶的代用物。他们甚至养一些蚕,想得到丝线以供缝合之用。”“愁眉苦脸的虎口余生者,讲述着日本人残暴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妇女的衣服被剥光了,被他们(日军)强奸,然后绑在树上,作枪靶子。婴儿被抛到空中,掉下来,戳刺在枪刺上。把孩子的头几次塞在河面的冰洞里,塞进去,又拉出来,慢慢地把他淹死。”福尔曼不仅把耳闻目睹的最能反映人物个性和神采、事物特色和本质的每一个片段都巧妙地摄录下来,而且对这些细节不着痕迹、耐人寻味地点染。通过捕捉和点染这些细节,深挖其价值,把共产党领袖的相貌特征、作风、个性、人格魅力,红色区域人们尤其是普通共产党人的精神面貌,国民党对边区的严密封锁,边区物资尤其是医药物品的严重匮乏,日军的极端残暴和惨无人道……都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为远离那些人物和那个世界的读者,提供了许多令人过目难忘的东西。在这些细节面前,所有的关于这些人物(事物)的谣言和虚言都将不攻自破了。

更有意思的是,福尔曼等的这次陕北之行,原本是在国民党的监视下进行“采风”的,结果边区政府的民主作风,人民的安居乐业,共产党领导人的朴素生活,所有这些都令外国记者觉得惊讶,福尔曼等完全被解放区的成就所感动。原本对政治不感兴趣的福尔曼,后来竟也在随军采访中主动拿起武器,直接成为一名亲身抗击日本侵略军的伟大国际主义战士。

通过这次深入红色中国的考察,福尔曼的思想认识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他在书中这样写道:“对于美国人,共产主义一直是恶魔。普通的美国人将勉强地承认俄国人在打纳粹方面,已经尽了很好的任务,但他仍不要和共产主义来往。在考察中国共产党时,那么就有两个问题发生:第一,他们和苏联有着什么关系?第二,这些中国共产党究竟是共产党到什么程度?”

“回答第一个问题,我能说的是这一点:在我五个月和共产党生活在一起的时期中,我没有看到和俄国的丝毫实际关系。没有俄国人的接济---没有大炮、飞机,或配备。没有俄国人的军事及政治顾问。在边区政府的少数几个俄国人,是一个站在手术台边一天经历16个小时的外科医生,及两个由中国政府在护照上正式签字而到来的塔斯社的代表。这两个塔斯社人员,据我所知道,并不发消息到莫斯科去---他们不过是收发定时的新闻稿件,正如今天全世界各处的军事政治中心地带,美国新闻处所发出的消息一样。”

“偶然,我看到马克思与列宁的肖像;但这些像一个革命的过去时期的古物一样。在每一个马克思或列宁肖像之外,我发现几百张罗斯福、丘吉尔、斯大林和蒋介石的肖像,这四个人的肖像悬挂于各处---于官署中,于商店中,于兵营中,于农民的茅棚中。斯大林的肖像挂在那儿,不是当为共产主义的领袖,而是当为联合国首领之一---联合国反法西斯侵略斗争的一员。”

“这儿是那另一问题的答案:中国共产党不是共产党---根据俄国这一名词的定义是不是的。他们在目前,既不主张也不实行共产主义。在早期时代当中国共产党成立的时候,马克思列宁主义构成了那个党的哲学与实施的指导是对的。但当岁月进展了以后,中国共产党发现劝诱个人主义的中国农民改掉他的作为小块土地的主人的野心,而去相信新流行的集体主义,困难却日在增加中。一再的提出折中方案遂变为必要的,到了今天,中国共产党,并不比我们美国人更具有共产党的性质。我曾和中共主要领袖毛泽东讨论这一点。”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上香
贡献论坛
人物总汇
友情链接: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红色晋绥-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兴县新闻网  红色思源网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西北革命历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内蒙古党史网  山西省党史网  榆林市党史研究室  陕西省党史网  甘肃省党史网  银川党史网  红色记忆网  中国延安网  西柏坡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  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  延安革命纪念馆  
关于晋绥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晋绥律师 | 人才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主管: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晋绥儿女访问老区红色摄影行组委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办、榆林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晋绥人文杂志社、晋绥文史馆、山西军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挖掘革命历史文化资源传承民族信念精神血脉"  晋绥儿女中心热线:0350-8648359   热线:0350-8648359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CopyRight © 1998-2015 Tencent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世创未来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