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晋绥网 延安圣地 光辉历程 查看内容
毛泽东点名带走的红军英雄“破译三杰”
2017-6-24 00: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622 | 评论: 0 |原作者: 路福贵 |来自: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毛泽东点名带走的红军英雄“破译三杰”

原标题:“破译三杰”:毛泽东点名带走的红军英雄



        1936曾希圣(中)与军委二局的战友在保安

     回顾红军历史,我们可以震撼地发现,我党我军在红军时期竟取得
“制信息权”。夺取这个主导权的就是以中革军委二局“破译三杰”
曾希圣、曹祥仁、邹毕兆为代表的中共无线电技术侦察英雄。
   1935年9月10日,党中央决定率红一、红三军团和军委纵队脱离川西
地区先行北上,毛泽东在下决心时,即交代叶剑英:二局一定要带上。
并嘱咐叶剑英叫曾希圣、曹祥仁、邹毕兆三人先走。
     制造“玻璃杯”的红军英雄
   邹毕兆写了一篇回忆录《玻璃杯》。他第一句话就说:“毛泽东说:
‘和蒋介石打仗,我们是玻璃杯押宝,看得准,赢得了。这个玻璃杯就
是破译敌人密码工作。’”邹毕兆回忆说:“1932年11月我调到中革军
委二局时,破译蒋介石密码的工作正在大力发展中,二局从事技术工作
的同志都在全神贯注地工作。破译出蒋介石的密码电报,本身就是个大
动力,自然大家的情绪非常高。我也积极地投入到破译工作中去。”“
我与曾(希圣)局长、曹祥仁他们一起破密码,因而得到经验和启发,
进而能够独立破密码。”“自从第四次反‘围剿’以后,蒋介石用的密
码,大为改进,几乎完全不用明码电报本做底本,而是另行自编密码本,
我们叫它‘特别本’。自编本花样多变,这样就大大增加了破译的困难
和工作量。破译人员再不能有别的时间了,曹祥仁同志和我也就不再担
任报务了,领导要我俩专门搞破译(军委二局单独设立一科——破译科。
科长曹祥仁,副科长邹毕兆)。”
    1933年2月,曹祥仁和邹毕兆破译蒋介石第一个特别本密码,及时配
合了红军第四次反“围剿”作战。到长征前夕,电台侦察已达到了得心
应手的高峰阶段。尽管条件十分困难,但能做到“敌发我收、敌通我通
”的惊人水平,主控方向的抄报率经常保持在百分之百,译通率经常达
到“来一个通一个”,在许多关键时刻,创造了不少“边抄边通”的奇
迹。
    邹毕兆在回忆录中说:“破译了敌人密电码,蒋介石军队的部署、
调动、企图、装备、补给、处境乃至口令、信号,红军全部掌握了。”
“1933年1月,红军由黎川向金溪北进,看准了孤立于黄狮渡的敌人,
将该敌第五师十三旅消灭,活捉旅长周士达,威胁抚州。蒋介石派吴
奇伟九十师由抚州进到浒湾,要向金溪北进犯,红军总司令部决心歼
灭该敌。1月8日我军部队拂晓出发,但是吴奇伟几时前进的电报尚未
收到。周副主席、朱总司令、各军团首长都在等待二局的情报。二局
的同志更是全神贯注地紧紧抓住吴奇伟电台的通报,大概8点过后,才
收到吴奇伟师出发前进的电报。我们破译科立即破译出来。有了这个
电报,红军各部便分头向指定的阵地开进,经过激烈的战斗,吴奇伟
的第九十师在行进途中遭红军痛击,损失惨重,狼狈败回。红军得胜
后,紧接着回军进攻南丰。在红军攻城时,蒋介石调动大军分3路进攻,
企图断我后路。于是我军放弃攻取南丰,而向宜黄方向迎击西路敌人,
结果于2月27日、28日在东黄坡将正在集结的敌五十二师、五十九师一
举消灭。蒋介石仍不甘心,再以十一师、九师,从中路再向广州前进。
我军又于3月21日在草台冈将陈诚的王牌第十一师基本歼灭。敌‘围剿
’军总指挥陈诚听到第十一师被歼的消息,急得吐血。蒋介石也十分
痛心,在给陈诚的手谕中说:‘此次挫失,惨凄异常,实有生以来唯
一之隐痛。’就这样,蒋介石的第四次‘围剿’,于1933年二三月时,
就在我根据地边缘,在其调动部署之际,被粉碎了。”
    邹毕兆的这个回忆,不仅具体生动,而且何时、何地、何人、何事、
何因“五大要素”齐全,言简意赅。它已经把红军痛快淋漓地粉碎敌人
第四次“围剿”的过程“全息摄像”般地留给了历史,留给了后代!
    邹毕兆在回忆录中说:“我们制造的大玻璃杯,把蒋介石这位委员长
也扣在里面。蒋介石变成了我们日日夜夜监控着的杯中人主角。他对他自
己花费心力编的密码是大有信心的。可是蒋介石到死也不知道他的密码全
部为共产党破译了。真可谓,虚空者心安,不悟者无恨。”
    邹毕兆在回忆录中发出“虚空者心安,不悟者无恨”的历史性感叹,
是因为他明确地知道当年的历史事实。其中最为提气壮胆的一个历史事实
是——由于破译了密电险些捉住蒋介石!1933年,红军粉碎了敌人的第四
次“围剿”。邹毕兆回忆:“蒋介石遭此惨败后,亲自来到崇仁中路军指
挥部视察。我们从破译的敌人电报中,确悉蒋介石定于日间取水路回去。
周副主席立即派遣了截击的兵力。可惜蒋介石临时改乘汽车,侥幸地走脱
了,没有捉到他。”当年如果捉到蒋介石,中国近代史恐怕就要改写了。
    对我军破译了敌人的全部密电,不仅蒋介石不知道,就是国民党高级
将领也一直蒙在鼓里。1933年,红军在登仙桥附近一举消灭了国民党两个
师,国民党名将李默庵心情低落,就给在上海的夫人用密码发了一首诗。
其中两句是:登仙桥畔登仙去,多少红颜泪枯干。后来,周恩来在西安见
到李默庵时说:“你的诗写得不错。”并念出了其上述两句,让李默庵目
瞪口呆。
    邹毕兆回忆说:“在粉碎敌人第四次‘围剿’后不久,约在1933年4月,
中革军委将二局分成前、后两部分。曾希圣、曹祥仁同志仍留前方。后方二
局由钱壮飞同志任局长,我被分配到后方二局(负责破译)。原后方侦察台合
并到二局来。”
    邹毕兆的加入,使得中革军委无线电技术侦察工作的局面很快打开,取
得成效:“1933年5月6日,邹毕兆破译敌人密电,获悉国民党军六十三师由
莲花县派出4个营和1个骑兵连,经九路冲前往茶陵县接运军用物资,立即报
告中革军委。我军于5月6日进至九路冲待敌,7日歼灭了该敌。敌第六十三师
龟缩于莲花县城,不敢出动。湘军第一纵队司令刘建绪令四十三旅、五十五旅
掩护一个运输营,由茶陵向莲花押运军用物资。我军获悉此情报后,又于莲花
县棠市设伏,5月29日歼敌一部,俘敌团长以下官兵1000余人,缴获步枪500余
支、电台一部。红八军在一个月内连打两次胜仗,受到中革军委的嘉奖。”
            荣获红军最高荣誉的“破译三杰”
   1933年7月9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和中革军委决定为在革命斗
争中“极有功勋”的红军官兵颁发红星奖章,红星奖章是红军时期最崇高的荣誉。
社会上甚至流传着“红星奖章是免死金牌”的说法。这种说法虽然没有事实依据,
但是,1933年的《工农红军纪律暂行条例》第16条曾经这样规定:“凡曾受苏维
埃功勋奖章而犯本条令者,得酌量减轻之。”由此可见这种奖赏的崇高地位。历
史资料显示,红星奖章的颁发只有3次:1933年建军节、1934年建军节和1935年7
月(颁发给红四方面军领导徐向前、陈昌浩)。共计颁发166枚。一等奖章获得者
仅周恩来、朱德、彭德怀等。在80多名二等、三等红星奖章受奖名单中,多是红
军初创时期的著名将领和战斗英雄。而战斗在隐蔽战线的中革军委二局,也受到
了最高奖赏。邹毕兆回忆:“1934年八一节,中央军委对全军有功人员颁发红星
奖章。曾希圣局长获二等红星奖章,破译科长曹祥仁同志和我(副科长)获三等
红星奖章(邹毕兆奖章号码为79号)。由周副主席、朱总司令亲自到二局颁发,
并在会上讲话。他们对二局工作给予高度评价,鼓励我们把情报工作做得更好,
还亲自动员大家说唱、讲故事,热闹到了深夜。”党史研究专家称曾希圣、曹祥
仁、邹毕兆3位红星奖章获得者是中央红军第一代密码破译专家。是中央红军当之
无愧的“破译三杰”。
   在第五次反“围剿”中,曾希圣、曹祥仁、邹毕兆等人忍着病痛,在残酷的战
争环境下夜以继日地顽强破译了国民党军352本密码,几乎是每天破一本。但是,
中革军委二局制造的这个大“玻璃杯”,掌握军事大权的李德却弃之不用。
   邹毕兆在他的回忆录中对李德不用二局破译的情报,形象地形容为“玉变为石”!
邹毕兆说:“在第五次反‘围剿’时,虽然二局提供了最清楚的情报,但还打不好仗,
连我们也很着急。蒋介石的首脑机关和凡配有电台的师旅以上的司令部,他们干什么,
只要通过电报,我们也就知道什么。但是,自从第四次反‘围剿’胜利以后,红军一
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博古)依靠德国人李德当顾问并将他捧成国际代表,
实际由李德指挥一切,最后逼得中央红军不得不放弃根据地,突围长征。”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中共中央机关代号红章纵队,中革军委机关
代号红星纵队,其中的军委二局称第四分队,为党中央、中革军委做情报保障工作。
长征途中,为了确保每天24小时工作不停顿,第四分队采取两梯队工作制。
   这时,中革军委二局组成人员有:局长曾希圣、副局长钱壮飞;一科(破译)科
长曹祥仁、副科长邹毕兆;二科(校译)科长李作鹏,译电员戴镜元、段连绍等六七
人;三科(侦收)科长胡立教,侦收员李力田、贺俊侦等10余人。此外,还有技术人
员30多人及警卫分队、运输队、炊事班。长征初期,中央红军连续突破了3道封锁线,
于11月中旬进入湘南。1934年11月23日,湖南军阀何键下达命令,紧急布置两个兵团
向湘江上游集结。这个密电当天就被中革军委二局破译,于24日向各军团做了通报。
但是,此时红军8万多人的大部队距离湘江还有80多公里,中间还有一条潇水。毛泽
东当时就提出不要过潇水的建议。博古和李德听不进任何不同意见,顽固坚持去湘西
和红二、红六军团会合,不顾一切地硬往敌人的口袋里钻,结果受到很大损失。红军
在突破第四道封锁线的湘江之战中损失5万余人,占中央红军总兵力的58%以上。红军
鲜血让江水变色。“三年不食湘江鱼,十年不饮湘江水”的民谣开始在当地流传。
     毛泽东在老山界看到破译密电后力主通道转兵
    蒋介石得知红军抢渡湘江后,立即紧急部署围堵。在红军到达湖南通道之前,
中革军委二局破译了国民党军多份密电。湖南军阀何键密电称:“判断匪寻萧匪
故道西窜已甚明显。”何键电令修筑4道封锁线,15个师张网以待。面对如此严重
的敌情,博古、李德仍然固守其事先制订的计划,于12月3日命令红军北上湘西,
同红二、红六军团会合。
    12月1日下午,毛泽东随军委纵队走浮桥渡过湘江,然后于12月上旬爬上湘
桂边界的越城岭。城步县抄录了陆定一的长征日记,陆定一在12月5日的日记中
记载:“红军总部胜利翻过老山界。九军团到达社水、茶元(今城步五团镇的行
政村)军委二纵队随三军团后跟进。”城步县在南山上立有一块随红军中央纵队
过境的陆定一手书的“老山界”石碑,刻着“中国工农红军于1934年12月8日经
过此地”……正是在渡过湘江之后,毛泽东、王稼祥、张闻天在一起行军中酝酿
了必须向中央提出讨论军事失败的问题和避开敌人陷阱改道贵州继续西进的问题。
特别是翻越老山界之后,开始有建议权的毛泽东,就是根据中革军委二局的情报
来判断红军应该西进贵州的,从而躲过了蒋介石在湘西设下的口袋阵。中革军委
作战参谋吕黎平回忆:12月11日晚到12日凌晨,中革军委二局破译了国民党军第
一兵团总指挥刘建绪部署截击红军的密电,内容为在通道以北的绥宁地区构筑封
锁线,防止红军北窜。毛泽东看到中革军委二局送给他的情报和我军次日行动的
计划后,非常生气,立即来到一局,找到周恩来、博古,激动地说:“我军如继
续北出湘西,正中敌人下怀,不是往死洞里钻吗?”当晚,应毛泽东的要求,中
革军委召开了紧急碰头会,在朱德、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的支持下,博古、
李德被迫同意毛泽东的主张,向敌人兵力薄弱的贵州黎平方向进军,避免了自
投罗网被歼灭的命运。
     1935年1月3日9时,红军在乌江界河渡口发起猛攻,击溃黔军第三旅林秀
生部,强渡乌江成功。中革军委二局破译敌军的往来密电获悉:贵州军阀王家
烈向蒋介石密电哀求蒋介石派兵围堵。而蒋介石却捉襟见肘:他派刘湘第三旅
廖泽为援黔部队,原拟进到绥阳、湄潭,因怕孤军深入,只进到松坎。薛岳的8
个师,正乘机攫取王家烈的贵州地盘,留驻贵阳、清镇,无力北渡乌江。湘军
要对付红二、红六军团,难以入黔。蒋介石急忙从鄂豫调上官云相的第九军,
进入川、黔。中革军委从这些频繁来往密电中分析出,蒋介石在贵州和遵义周
围的兵力非常空虚。这一态势,为遵义会议的召开和中央红军的休整争取到了
时间,1月7日,中央红军智取遵义。中共中央决定利用这个宝贵时间召开遵义
会议,同时休整和扩大红军。而中革军委二局的同志继续日夜守候在电台旁,
密切注意敌人的动向,保障遵义会议的顺利召开,直到1月19日红军离开遵义。
    毛泽东后来对中革军委二局局长曾希圣说:“没有你的情报,博古可能只
会‘博古’不会‘通今’,不会同意改变行军方向;不去贵州,何谈遵义,遑
论遵义会议了!进军贵州,你是出了大力的。”
         毛泽东点名带走的人
     无线电部队不仅及时监听破译了国民党军的电文,还能把这项特长用得
出神入化。1935年3月,红军主力第四次渡过赤水河,准备南渡乌江。这时中
革军委二局破译密电得知,国民党的周浑元、吴奇伟6个师转往东南方向逼近
中央红军主力,同时在乌江南岸还有国民党军3个师的部队。如果两股敌军形
成合围之势,中央红军将面临一场恶战。于是曾希圣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建议:
假冒蒋介石的密电,令这6个师偏离东南方向前进。假电报发出后,周浑元、
吴奇伟深信不疑,其部队果然按中革军委二局的指挥去往了打鼓新场。中央红
军避免了一场血战,3天后顺利渡过乌江。
    之后,中央红军进入云南,对昆明虚晃一枪后,马上抓紧时间去渡金沙江。
但是,蒋介石派飞机侦察,发现中央红军有北上可能。立即命令国民党军队“星
夜兼程围追堵截”。其中国民党第十三师距离中央红军后卫部队只有一天半的路
程。中革军委一局吕黎平回忆:“1935年5月4日,军委总司令部在云南的皎平渡
渡口,军委二局又破译敌报,得知国民党第十三师师长万耀煌为了保存实力,不
愿孤军深入尾追我军,便向蒋介石谎报,在其前进的方向上,没有发现共军的形
迹,故决定在团街原地休整一天,然后再沿原路返回,协同友军从其他方向‘围
剿’共军。毛泽东据此密电认为可以利用这一矛盾,赢得四五天时间。他用红铅
笔指着地图对我们几个参谋说:你们知道三国时代诸葛亮借东风的故事吗?我们
现在借用蒋介石与万耀煌的矛盾,把主力部队调到这里来渡江。将来也要后人写
个故事吧!于是,在5月5日电令因无船不能渡江的红一、红三军团沿小道兼程向
皎平渡汇集。部队按时赶到,依次渡江,于5月9日到达北岸。当万耀煌师按蒋介
石的手令,于10日赶到江边时,红军已全部渡过了金沙江,渡船已在北岸烧毁。
”这使蒋介石让红军成为第二个石达开的企图成了泡影。1981年8月,邹毕兆根
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写了一篇名为《渡江》的纪实体分幕式剧本,对这段历史进行
了细致、生动的描写。
    1935年6月14日,红一、红四方面军在四川小金县胜利会师。邹毕兆回忆:
“与四方面军会合后,驻入地时间长的是毛儿盖。四方面军的破译工作,从1933
年开始,一台、二台、三台都是既搞通讯报务,又做破译工作。一、四方面军会
合后,两个破译单位的关系很融洽,他们支持我们一批汽油。”但是,两个方面
军胜利会师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红军领导层就出了问题。张国焘自恃兵强马壮,
要地位,闹分裂。
    邹毕兆回忆:“过草地到巴西时,军委二局驻前敌总指挥部。总指挥徐向前,
政治委员陈昌浩,参谋长叶剑英。大约在9月10日黄昏时分,叶参谋长通知我们立
即回中央军委驻地,并要曾希圣、曹祥仁和我先走,二局单位随后赶来。我们到军
委驻地时首先见到彭德怀军团长,他见我们来到高兴极了,像是松了口气。这时才
知道张国焘擅自命令北上红军部队返回,再过草地南下,中央决定率第一、第三军
团继续北上。气氛很紧张,部队正在加强戒备,以防万一。”
    邹毕兆回忆录里说的“中央决定”是1935年9月10日,中央决定率红一、红三
军团和军委纵队脱离川西险境先行北上。“由于行动仓促、秘密,连身边的一些作
战参谋都没有通知。但毛泽东在下决心时,即交代叶剑英参谋长:二局一定要带上。
并嘱咐叫曾希圣、曹祥仁、邹毕兆三人先走。从这段史实中可以看到二局的重要性
以及从事破译工作的曾、曹、邹三人在二局的核心作用”。
   邹毕兆曾详细记录了中革军委二局破译工作的成果,取名为《心血的贡献》。
   “册中记载:从1932年10月至1938年1月,军委二局共破译蒋、湘、粤、川、
桂、黔、滇、马鸿逵、张学良等中央军和地方军的各种密码达1050多个,平均每
月17个。尤其是在1935年1月19日至5月9日的近4个月时间里,军委二局在军情紧
迫、敌重兵围追堵截的险恶环境中,相继突破了蒋、湘、桂、滇、川当面之敌的
密码94个,及时准确地侦悉了敌人兵力部署等大量密息情报,为党中央、中革军
委正确指挥红军实施两占遵义、四渡赤水、突破乌江、巧渡金沙江等作战行动,
胜利完成二万五千里长征,实现会师陕北,提供了有力的情报保障。”

相关链接:
                   革命战争年代的中央军委二局 
                                           (来自:若愚的博客 

       中央军委二局是革命战争年代我党我军重要的技术侦察情报部门,成立
1931年底,是毛泽东、朱德等老一辈革命家在江西苏区创建的我党我军最早的
军事情报机构。毛泽东曾表彰说:“没有二局,长征是难以想像的,有了二局,
我们就像打着灯笼走夜路。”1938年11月19日,中央军委二局迁至安塞县沿河
湾镇碟子沟村,1947年3月离开。为党中央指挥全国的解放战争做出了不可磨
灭的贡献。 

                                    安塞碟子沟 中央军委二局旧址

                                   安塞碟子沟 中央军委二局旧址


                 安塞碟子沟 中央军委二局旧址

         1938年11月19日,中央军委二局迁至安塞碟子沟和黄崖根两个村庄,在陕北战斗生活了12年,为夺取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安塞县碟子沟旧址是军委二局在陕北工作时间最长的重要基地。

          在军委二局延安旧址纪念馆陈列的1930年红军缴获的一部“只能收不能报”的电台

        二局前身早在江西苏区就创建了,在纪念馆陈列的文物中有一个被称为“三灯机”的电台,这是1930年红军缴获的一部“只能收不能报”的电台,红军的情报侦听工作工作也就是从这“半部电台”开始起步的,其后屡建奇功。


                          陕北 军委二局的部分同志合影

        1938年11月,军委二局迁至安塞县碟子沟和黄崖根两个村庄,从此,在陕北战斗生活了12年。碟子沟的这处旧址是前几年修复的,从门口的介绍看,是总参三部出资,去年才修复完工的。旧址主要是依山而建的几排窑洞,修复后的窑洞里复原了当年的一些场景,真的是十分艰苦,基本上每个窑洞都是一个火炕一个炕几、一张桌几个凳子,但就在如此简陋不堪的条件下,却侦听到很多极具价值的情报,包括1941年6月准确侦查出“德国将于6月22日进攻苏联”。


                                       1935年,曾希圣与邓颖超在陕北

        因为二局的功勋卓著,所以得到中共领导人的格外垂青,在修复的窑洞墙壁以及纪念馆里悬挂了不少领导人为二局的题词和表彰。长征结束后毛泽东对二局评价道:“没有二局长征是难以想象的,有了二局,我们就像打着灯笼走夜路。”,后来他还给二局题词:“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周恩来则给二局题词:“掌握全局突破一点,自力更生前途无量”。

              在修复的窑洞墙壁以及纪念馆里悬挂陈列的领导人为二局的题词和表彰

        除了题词之类的精神奖励,还有物质奖励,在纪念馆的展板上还特别将历年的奖励列了一张表,比如毛泽东在1943年“亲批特支费边币50万元”,彭德怀“赠送边币500万元”,陈毅“赠送黄金40两”,这在物质条件十分匮乏的当年是十分罕见的,足见中共高层对于军委二局的重视。


     曾希圣(1904年~1968年) ,曾名曾勉,中共著名军事家曾中生(原名曾钟圣)之弟。

     1904年10月11日出生在湖南兴宁(今资兴)州门司镇一户书香人家。1920年考入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1922年参加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参加过北伐战争,后赴苏联学习,1927年回国。1927年转入中国共产党。曾在河南、山东从事秘密工作和兵运活动,先后任中共中央长江局军委秘书长、中共中央军委谍报科科长、红军总司令部侦察科长、中共中央军委二局(情报局)局长等职。参加中央苏区反“围剿”和长征。抗日战争期间,先后到中共中央社会部、中央南方局、新四军军部等处工作。皖南事变后,任新四军第7师政治委员兼19旅政治委员,第7师兼皖江军区政治委员,中共皖江区委书记。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参谋长、山东野战军第7师政治委员,中共中央华东局国民党统治区工作部部长,第二野战军副参谋长兼豫西军区司令员。中共皖北区委书记兼第三野战军皖北军区司令员、 政委等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共皖北区委书记,中共安徽省委书记、第一书记,安徽省人民政府主席,中共山东省委第一书记,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二书记,中共中央西南局书记处书记。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文化大革命”中遭迫害,于1968年7月15日在北京逝世。1978年中共中央为其恢复名誉。


          曾希圣与家人的合影照

      在任上海中共中央军委任谍报科科长时,曾获取了国民党第三次“围剿”中央苏区的军事计划。1931年冬进入江西中央苏区,任红军总司令部侦察科长。1932年参与创建中共中央军委二局(情报局),任局长。1933年8月中央军委授予二等红星奖章。周恩来称他为红军情报工作“创业的人”。他领导的二局,多次截获并破译国民党军队的无线电密码,为红军反“围剿”作战和长征的胜利作出了卓越贡献。、

解放战争时期曾希圣(中)、粟裕(左)、陈赓在一起

        毛泽东曾对二局作过高度的评价:“长征有了二局,我们好像打着灯笼走夜路。”甚至还说过,“没有曾希圣的二局,就没有红军。”毛泽东还先后两次为红军的侦察电台题词:一次是“你们是科学的千里眼、顺风耳”,另一次是“你们是革命的鲁班石”。周恩来称他为红军情报工作“创业的人”。叶剑英说:“曾希圣不简单,是个可以认识‘天书’的人。”并说,“毛主席用兵如神,在相当程度上,有赖于曾希圣等同志提供的准确情报。”


                   曾希圣主政安徽

         新中国建立后,先后任安徽省委书记、第一书记。1956年在中共八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1960年10月,又兼任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二书记、中共山东省委第一书记、济南军区政治委员等职。

     50年代,他主持治理淮河工程时,提出了“蓄泄兼顾”的治水方针。还总结出 “三改”方针,即“改变夏秋两季收成的比重,扩大夏季作物面积;改种耐水作物和高产作物;改变广种薄收的耕作习惯,实行精耕细作”。大跃进中曾希圣跟毛泽东很紧,甚至处分了敢讲真话,赈济百姓的安徽省委书记处书记、副省长张恺帆,直接导致安徽饿死人在600万以上。1962年初,七千人大会上,刘少奇曾说过曾希圣应该开除党籍。曾希圣觉得对不起安徽百姓,于是在1960-1964年的国民经济调整中冒着丢官的风险同意下边搞包产到户。为了应付中央,他在名词上动脑筋,起名为“定产到田,责任到人”的包工包产责任制。从1961年3月6日起,在全省推行。到秋后,实行包产到户的生产队占了全省的85.4%。据省里对36个县的调查表明,施行责任田后平均亩产比上年增长38.9%。农民得到了温饱,看到了希望;安徽各级干部增强了信心,遂继续普及推行责任田。农业生产很快得到恢复和发展,粮食产量为历年来最高。“责任田”被干部群众誉为“救命田”。


        军委二局遗址陈列馆里的技术侦查情报组织机构沿革示意图


                                     军委二局旧址展厅内景


                                 毛泽东的题词: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资料编辑:郝文俊)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上香
友情链接: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红色晋绥-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兴县新闻网  红色思源网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西北革命历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内蒙古党史网  山西省党史网  榆林市党史研究室  陕西省党史网  甘肃省党史网  银川党史网  红色记忆网  中国延安网  西柏坡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  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  延安革命纪念馆  
关于晋绥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晋绥律师 | 人才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主管: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晋绥儿女访问老区红色摄影行组委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办、榆林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晋绥人文杂志社、晋绥文史馆、山西军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挖掘革命历史文化资源传承民族信念精神血脉"  晋绥儿女中心热线:0350-8648359   热线:0350-8648359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CopyRight © 1998-2015 Tencent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世创未来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