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晋绥网 感动老区 公仆情怀 查看内容
刘少奇、朱德路过崞县
2017-10-8 12:2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38 | 评论: 0 |来自: 原平夜话
摘要:1947年3月,国民党反动派被迫放弃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实行所谓“重点进攻”,即把进攻的重点放在陕甘宁和山东两个解放区。面对蒋介石调集重兵进攻延安的情况,18日,中共中央主动撤出延安。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率中共 ...
刘少奇、朱德路过崞县

    1947年3月,国民党反动派被迫放弃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实行所谓“重点进攻”,即把进攻的重点放在陕甘宁和山东两个解放区。面对蒋介石调集重兵进攻延安的情况,18日,中共中央主动撤出延安。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率中共中央、中央军委转移到陕北清涧县枣林沟。27日,中共中央在枣林沟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决定: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组成中央前委,继续留在陕北指挥西北和全国的解放战争;刘少奇、朱德、董必武等组成中央工作委员会,刘少奇为书记,朱德为副书记,前往华北进行中央委托的解放区土地改革等工作。刘少奇、朱德同志离开延安,从军渡过黄河,经晋绥解放区到晋察冀解放区平山县西柏坡的路途中,历经忻州的静乐、宁武、崞县、五台4县,历时15天,先后在静乐县的西坡崖,守武县的石家庄、怀道、辉顺沟,崞县的屯瓦、子干、上庄、王东社,五台县的善文、南茹、松岩口、石咀等12个村庄休息停留,行程近700里,并接见了当地的各级党政军负责同志。他们每到一处,都要进行调查研究和工作指导,作许多重要指示,对沿路各地土地改革运动和其他工作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和推动作用,使干部群众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和深刻的教育。刘少奇、朱德的革命精神和领导形象在人民群众中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忆,在忻州革命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说到做到 宁武罢宴

 

     1947年春,晋西北高原风和日丽,百草萌生,天气不凉不热,正是春耕时节。3月30日,刘少奇、朱德率中央工委机关由陕北绥德石嘴驿动身,于31日渡过黄河,4月2日晨到达临县三交镇,与专程到三交镇指挥转移善后工作的周恩来和叶剑英、杨尚昆、贺龙、董必武等会合。4月4日,刘少奇一行到达设在兴县的晋绥军区司令部,听取了晋绥分局负责人的工作汇报。刘少奇在晋绥边区干部会议工作上讲话。接着刘少奇、朱德一行在晋绥军区工校教育长傅专左陪同下由兴县经岚县,于11日抵达静乐西坡崖村,晋绥野战军第三纵队政治主任杨尚高以及静乐县委负责同志热情接待并汇报了土改及其它工作情况。次日上午,刘少奇、朱德一行沿汾河北行,向宁武进发。12日黄昏,中央工委一行来到宁武县石家庄。刘少奇、朱德昂首阔步走在前头,他们微笑着不断向街上人们招手致意。晋绥边区特等民兵英雄、县农会主席张初元在延安开过几次会,一眼便认出来人是谁, 自言自语地说:“少奇,总司令!”刘少奇、朱总司令就宿于农民周九泉家的四合头院里。晋绥六地委书记梁仁芥等地、县领导忙着给倒水、搬行李。少奇说:“别客气,自己来。”他亲切地招呼大家坐下,还给每人递了一支晋绥边区生产的香烟。大家看着为革命不辞艰辛、长途跋涉的领袖风尘仆仆的样子,既心疼又敬仰。有个同志正要用笤帚掸去刘少奇衣服上的尘土时,少奇诙谐地说:“没关系,满身泥土,才不失革命本色呢!”谈话间隙,警卫战士报告说有几个老乡送来鸡蛋等慰劳品。刘少奇对地方干部说,你们要给老乡做工作,不能因为领导同志来了,就给群众添麻烦。群众对党的深情,我们可以理解,但是东西决不能收。地方干部趁机表达了给领导同志准备了饭菜的意思。原来他们为了表达翻身后农民的心意和晋绥人民对党中央领导的敬重,事先制作了几锅豆腐,加工了当地特产山药、粉丝,宰了一头大肥猪,准备了200多斤白面,几麻袋山药、几十个茴子白等,想美美招待一番中央领导。刘少奇和朱德十分认真地说:千万不能这样搞, 我们自己带着炊事员,米面齐备,烧水做饭完全可以自理,不可浪费财物,不可动用当地物力、人力,影响春耕生产,千万不能给群众增加负担。现在全国还没有解放,你们应该想想人民每天吃什么?铺张浪费搞特殊可不是我们共产党的作风呀! 张初元他们回到住处,考虑再三,想不出个既了却当地群众心意,又能使中央领导勉强接受的两全其美的好办法。后来,他们想,自古以来,“官不打送礼人”。咱们来个生米做成熟饭,明早做好饭后,再请他们,难道中央领导连这点面子也不给?于是,村里的几个厨师忙乎了半夜,天亮前准备了三桌地方风味的饭菜。张初元他们高高兴兴地去请中央领导来就餐。谁知,少奇一脸严肃地说:“昨天已讲过,生活上不麻烦当地群众,说不去就坚决不去,你们备下饭我们也不去吃!”接着,他又循循善诱地说:“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服务得不好要挨批评。我服务得不好要挨批评,总司令服务得不好也要挨批评。为人民服务就不能给群众增加不必要的麻烦,而要排忧解难。如果我们动不动就去吃请赴宴,糟害群众,那还算什么为人民服务?”张初元说:“下不为例,今天这顿有晋西北风味的便饭还是请首长们去品尝品尝吧!”总司令说:“不能下不为例,现在就不干!”张初元再三恳求说:“生米已经煮成熟饭,首长们不去吃,别人更不能去分享,那不是同样造成浪费吗?”这时,少奇在地下踱了几步,略加思索后,说:“这样吧,你们是革命老区,村里的军烈属不少,他们最有资格去享用。我的意见,请村上的军烈属代表去就餐吧!”最后,他们只好按中央领导的意见办理。军烈属代表们含着热泪,享用了这顿在当时来说是很高级的蒸馍肉烩菜。同时,他们的做法使当地干部、群众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教育。刘少奇、朱总司令一行经宁武怀道、辉顺沟,各留宿一夜。次日向晋绥六分区驻地崞县屯瓦村进发。 


发表重要讲话 指导土改工作 


     4月16日下午,刘少奇、朱总司令率中央工委一行来到晋绥六分区机关所在地——崞县(今原平市)屯瓦村。因为军分区住的院子和房屋较宽,警卫也方便,所以当地干部就让中央领导就宿军分区。当晚,少奇、朱总司令等中央领导同志不顾一天长途跋涉的疲劳,亲切接见了晋绥六地委书记梁仁介、副书记景明远和专员秦仲芳,以及六分区司令孙超群等,并询问了他们每个人的职务、文化程度、家庭出身等基本情况。第二天,刘少奇、朱总司令等又在军分区机关院内听取了六分区党政军各同志的工作汇报,并作了重要讲话。少奇就土地改革运动和农民阶级等问题从理论的高度作了精辟的阐述。他说,1946年“五四”指示以来,土地改革运动蓬勃地开展,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很不彻底。形势的发展,要求加速土改的步伐。同时要彻底消灭封建剥削制度,就要“消灭地主之为阶级”。你们在前段土改中,只斗恶霸地主、大地主,是不能达到彻底消灭封建剥削制度的(六地委土改工作团,在新区土改发动群众中,曾提过“搬倒大树有柴烧”的口号,所以,以后在一些干部中,把“五四”指示以后的土改工作叫做“搬大树”运动,是不确切的)。彻底消灭封建剥削制度,是一个战略转变,许多干部思想上准备不足,要有足够的认识。谈话着重强调了发动群众和群众路线问题,他说要彻底“消灭地主之为阶级”,必须把贫农(半无产者)、雇农(无产阶级)发动起来,使农村无产者由“自在的阶级变为自觉的阶级”,由群众“自己解放自己”。关于干部作风问题,也谈了不少。刘少奇强调要反对干部包办代替,不要恩赐观点,要群众自己起来当家作主,土改成果才能巩固。不要工作团前面走,地主阶级、封建剥削制度又复辟。他也谈到干部成份不纯、作风不纯的问题,对于包庇地主及包庇个人家庭的干部,要坚决调离土改工作团,或调离本地。少奇不顾身患疾病,上午刚灌了肠,就给大家作了两个多小时的报告。到会同志们听了报告感到非常深刻,启发极大。少奇这次在晋绥六地委作的报告,中共晋绥分局于当月专门印发了《刘少奇同志在六地委报告中关于工作与土地问题》小册子。少奇讲完话,朱德作了简短而恳切的讲话,“现在是战争年代,老百姓很贫困。我们的部队是人民的子弟兵,枪杆子要保护人民,时刻要想着农民,不要脱离群众。在伟大的土改运动中不要保护你们的‘老丈人’,一定要和群众同甘共苦,否则,农民会打倒你们!”最后,刘少奇针对晋绥六专署专员秦仲芳关于东、西崞县合并后干部之间存在一些隔阂的问题时,少奇反复强调说:“东也好,西也好,都是一个整体。战争分割了属地,但目标都是一致的。东、西崞县的干部都是党的干部,一定要注意团结。只有团结一致,同心协力,才能保证解放战争的胜利!”4月18日,刘少奇一行离开屯瓦村。当刘少奇和朱德等中央领导出现在街头的时候,街道两旁站满欢送的群众。刘少奇穿着灰军装,身后跟着一个苏联医生,朱德总司令打着绑腿,灰军装上补着几块大补钉,背着一顶大草帽。两人边走边向群众点头致意。欢送的人群一直送到村口。那些带着企盼和希望的目光直望着少奇一行渐渐消失在暮色之中。

 

露宿子干 决不惊动群众 


     18日傍晚刘少奇一行策马来到滹沱河畔。这时,晋察冀二分区负责人和当地干部早已作好渡河工作。刘少奇和朱总司令没有下马,顺着河里插上的标志顺利涉过滹沱河。这里杨柳吐絮,春意盎然,附近村庄,炊烟袅袅,已到傍晚时分。朱总司令问前来迎接的晋察冀二地委书记、冀晋军区政治部主任张连奎等:“前边是什么村? ”“是子干村。”张连奎答。于是,他们将少奇、朱总司令等中央领导迎到村公所。稍事休息后,村长要去给号民房,少奇当即阻止说:“天已不早,乡亲们已经入睡,进村后不要声张,免得影响群众休息,我们凑和一夜算了。”张连奎急忙说:“我们已给老乡们打过招呼,只是因为忻州城还住着敌人,为安全起见,没有事先号定房子。现在让几户老乡折并一下住处,很快能给首长腾出几间房子来。”少奇说:“现在这里的天气晚上还较冷,让乡亲们搬出来到哪里安身;我们能克服的困难,决不能麻烦群众。”这时,张连奎等当地的负。责同志表示歉意,说工作做得不好,没有事先把房子号定烧暖。少奇说:“我们是走在哪里黑了就住哪里,无需将行止告诉你们,这怎么能怨你们呢?再说我们都带着行军帐篷,十来分钟就可以把住处安排好,用不着麻烦老乡们了。”在刘少奇、总司令的再三坚持下,只找了几个青年帮助为电台摇发电机,再未惊动村里的群众。少奇、朱总司令等领导同志就宿于村公所的大屋里,机要人员在民兵的值班室坚持工作,其余人员在村公所院里搭了两个帐篷,打地铺休息。刘少奇、朱总司令向张连奎询问了土改、生产等情况,直到凌晨两点多才去休息。地、县几位领导干部激动得一夜没合眼,自动地在院里值勤放哨。第二天拂晓,村里人们还在熟睡中,刘少奇一行向崞县同川地区前进了。 


高尚风范 赔偿小树

 

     4月19日上午,刘少奇、朱总司令翻过奎关岭,来到同川上庄村。在村前河滩的树丛中作短暂休息。当时,刘少奇正患胃病。胃疼得头上直冒汗珠,连饭也不能吃,更不能骑马行军。张连奎请示朱总司令后,在村里找来郭补元、郭川寿等8个青年,绑起一副简易担架。不一会儿,衣着朴素、面部清瘦的刘少奇在警卫人员搀扶下躺在担架上,继续赶路。路上,朱总司令一再嘱咐抬担架的青年,走得轻一点,再轻一点,尽量避免颠簸。到王东社村又作了短暂休息,朱总司令走到担架前,上前询问了少奇的病情,又让先头部队的炊事员端来米汤给抬担架的青年解渴,只见他一边慈祥地对抬担架的青年们说:“同志们辛苦了”,一边从警卫员手里接过两包糕点,亲自送给郭补元等充饥。为了赶路程,不给群众增添麻烦,刘少奇执意不再坐担架,说咬咬牙就可以顶过去,不麻烦老乡们了。临行前,朱老总、少奇把郭补元等抬担架的青年送到村公所的大门 外,一一握手告别,再三感谢他们的热情帮忙。下午两点多,刘少奇、朱总司令他们要向五台县方向行进。出发前,朱老总发现他的坐骑啃坏大门前一棵小槐树。马上批评警卫人员,不该在小树上拴马,拴了又不好好照看,啃坏了群众的树木。在场的张连奎主任和东社村村长忙解释说:“啃了点树皮,不碍事。”总司令说:“人活脸面树活皮,这棵树成材定受影响。”并打问这树值多少钱,要赔偿。张连奎说:“要赔,由我们负责吧!”朱总司令说:“那可不行,我的坐骑损坏了群众的树木,应由我赔。”最后,总司令让警卫员把随军米袋连同小米留下,作为赔金。村长捧着行军米袋,感动得说:“这样的好领导我们从来没听说过,这袋米就让我们留做纪念吧!”

 

路经善文 抱病写信 


     19日傍晚,中共中央工委到达五台县的善文村。晋察冀中央局和五台县委、县政府的主要领导专程到善文村迎接,并安排了住宿和安全保卫工作。当时,因少奇患病,工委一行在善文村休息了三天。中央工委的同志们在善文村作了土改运动、生产运动和群众生活状况的调查。刘少奇抱病给晋绥领导人写了一封信,谈了自己看到晋西北人民的贫困状态和对土地改革情况的看法。一路上,刘少奇深为晋西北人民的贫困状态所震惊。他写道:“从兴县到原平,沿途看到了山地农民许多穷困及破产的现象,特别是他们没有衣服穿,如在贵州所见的那种衣衫褴褛的情形,更加刺目。许多农民多年未置过衣服,一家八九口人共穿一套烂衣服。”刘少奇感到这是个严重问题。不改变这种状况,会引起群众对共产党的不信任,难以支持长期的革命战争。他分析造成这种状况的主客观原因,告诫晋西北的各级领导应该提高警惕,关心群众生活,一切为晋西北300万人民着想。各级干部要下去,切实给老百姓办些好事,想各种办法让老百姓多生产,改善生活。他尖锐地提出:共产党就是为人民办事的,“如果我们真是那样无利于人民,我们自己就可以宣布取消解散”。他在肯定晋西北工作成绩的前提下,认为必须采取新办法,首先要使人民的穷苦状态有所改变,发展生产,有吃有穿;要进行土地改革,解决土地问题是转变人民观感的中心一环。他认为,晋西北土改的群众运动非常零碎,没有系统;而“没有一个有系统的普遍的彻底的群众运动,是不能普遍彻底解决土地问题的。目前你们的任务,就是要有计划的去组织 这样一个群众运动,并正确地把这个运动领导到底。”这时,六地委领导人不相信现有机构能够完成土改,而对组织工作团,建立贫农小组和农会,又担心有相当一批干部会受到群众反对和抛弃。刘少奇针对他们的这种顾虑,提出:“我们任何干部,包括各级的负责人在内,均必须受群众的、切实的、毫不敷衍的考察和鉴定。群众有完全的权利和自由批评与撤换我们任何干部。群众的这种权利,我们必须切实保障,使其不受侵犯。”“只有充分发扬群众的民主,才能清除我们党内及政府内一切贪污腐化及官僚主义的现象,才能肃清社会上数千年来的封建残余。”后来毛泽东充分肯定刘少奇的这封信,并作了批语:“少奇同志这封信写得很好,很有必要。少奇在这封信里所指出的问题,不仅是在一个解放区存在着,而是在一切解放区不同程度上存在着;他所指出的原则,则是在一切解放区都适用的。因此,应将这封信发到一切地方去。”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

     4月23日,少奇和朱德一行到达中共五台县委机关驻地南茹村。晋察冀中央局副书记刘澜涛、秘书长吴德、社会部长许建国等以及五台县委、县政府的负责同志早在这里迎候。24日一早,少奇、朱德等中央工委领导亲切接见了五台县委、县政府领导刘三贤 (县长)、任来金(副县长)、李惠德(县委秘书)等同志。由刘澜涛介绍,少奇、朱德总司令和大家一一握手并亲切地询问了每个人的姓名、职务。之后,边喝水边同大家亲切交谈。朱总司令边喝水边说:五台这个地方战略地位很重要,土改要搞好。土改搞好了,民主革命就完成了。有人问:总司令,您是第二次来五台了吧?朱德总司令微笑着点了点头。少奇问县长刘三贤:“你是工人还是农民?”刘三贤答:“是工人,木匠。”又问副县长任来金:“你是工人还是农民?”任来金答:“工人,也是木匠。”少奇听了之后高兴地说:“对了,就是要工人、农民掌天下,坐天下。我们党就是为了工人农民服务的。为人民服务,一定要服务好,服务不好,就应受批评。朱德同志也是为人民服务的,服务得不好,也要受批评。一定要牢记,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接见之后,少奇、朱德总司令举手致意,与大家告别离开南茹村。当天,他们又来到国际主义战土白求恩工作战斗过的松岩口村,参观了白求恩模范病室旧址,在这里住了一晚上。这天,刘少奇和朱德再一次写信向中央系统地汇报他们在晋绥边区了解的情况,并提出改进工作的意见。后来中共中央把这封信转发给晋绥分局,要求他们坚决执行。 

     4月25日一早,少奇和朱德一行到达五台山石咀镇。少奇、朱总司令看到当地的土改工作已经发动起来,在街头视察时,发现群众砸了普救寺、台麓寺等寺庙的几尊佛像,街头小摊上还摆着寺庙的小铜菩萨当商品出卖。刘少奇当即向随行的五台县委、县政府的负责人严肃指出:“要劝告教育群众保护文物古迹, 不可随意破坏和买卖……”26日,朝霞之后,旭日冉冉升起。刘少奇、朱总司令告别了忻州山水,告别了当地干部和乡亲们,跨上战马,轻装简从,率领中央工委经长城岭,过龙泉关,到达河北阜平县城南庄晋察冀中央局所在地。最后转至西柏坡,在那里完成中央委托的工作。


          编辑:郝文俊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上香
头条时政
热点话题
感动人物
友情链接: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红色晋绥-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兴县新闻网  红色思源网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西北革命历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内蒙古党史网  山西省党史网  榆林市党史研究室  陕西省党史网  甘肃省党史网  银川党史网  红色记忆网  中国延安网  西柏坡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  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  延安革命纪念馆  
关于晋绥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晋绥律师 | 人才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主管: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晋绥儿女访问老区红色摄影行组委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办、榆林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晋绥人文杂志社、晋绥文史馆、山西军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挖掘革命历史文化资源传承民族信念精神血脉"  晋绥儿女中心热线:0350-8648359   热线:0350-8648359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CopyRight © 1998-2015 Tencent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世创未来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