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晋绥网 探索揭秘 社会科学
抗日战争时期中日军队武器装备之比较(二)

2017-12-8 22:3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66 | 评论: 0 |原作者: 姜廷玉 王湘江 |来自: 央广网

抗日战争时期中日军队武器装备之比较(二)

三、中日坦克装甲车比较

1、日军的坦克装甲车

日军的坦克装甲车全部由本国研制生产。在中国战场上常见的有以下4种:

日军九五式轻型坦克 针对以往九二式轻型坦克火力、速度不足等缺陷,日军于1935年即日本皇纪二五九五年研制出九五式轻型坦克。该轻型坦克总体上“小巧玲珑”,车身较高,炮塔位置偏左,车体一侧“鼓大包”,安装一挺“歪把子”机枪;采用柴油机为动力装置,既便宜,又安全,不易起火;车体重7.4吨,尽管其装甲厚度仅6—12毫米,但面对基本上不具备反坦克作战能力的中国军队已足够;适于野战,最大时速48公里,最大行程250公里,爬坡度达30—40度,涉水深为1米;火力强,内装37毫米火炮1门,九七式7.7毫米重机枪2挺。日本共生产九五式轻型1250辆,大多投入到中国战场。

日军九七式中型坦克 它是二战期间日本装备最成功的一种坦克。1937年研制成功,1938年开始装备部队,共生产1500多辆,广泛用于侵华战争和太平洋岛屿争夺战。其车体结构、内部装置继承了九五式坦克的特点,而炮塔则是在八九式中型坦克的基础上改造的。改装后重达15吨,装甲厚度达8—33毫米,在炮塔侧面采用硬化装甲,防护性能好;突击速度快,每小时达38公里;火力较强,内装改进型57毫米短身管火炮1门,射速达每分钟10—15发,另有7.7毫米重机枪2挺,榴弹80发,穿甲弹40发,重机枪弹4035发。数以百计的该型坦克集群使用,突击能力较强,在淞沪会战、武汉会战、河南会战中曾多次留下其罪恶的身影。

日军九七式中型坦克

日军九二式超轻型坦克 九一八事变前后,日军还研制出一种配备骑兵部队、用于快速突破的坦克,即九二式超轻型坦克,因仅重3.5吨,俗称“小豆坦克”。该坦克擅长奔驰,最大时速达4 0公里,最大行程为208公里。缺点是车内没有潜望镜,观察死角大,便于对方用炸药包抵近攻击;全车由6毫米的装甲焊接而成,防护能力差,只要一个炸药包或者山炮命中一发就可将其炸碎。

日军九五式铁道装甲车 为保护占领区的铁路运输安全,日军于20世纪30年代中期又研制出一款专门用于在铁路沿线巡逻警戒的九五式铁道装甲车。该装甲车可迅速由铁路运行状态变更为公路运行状态,随时可以开下铁路,追击破袭者,在保护铁路线方面,对抗日军民威胁极大。

日军铁路公路两用装甲车

四、中日航空武器比较

1、日本军队装备的战斗机

日本的战机全部由本国自产,后备资源雄厚。因此,在侵华战争中源源不断地投入了大量战机,其中参战较多的有3种:

日军九五式战斗机 这是侵华日军在战争初期使用的一种战斗机,于1935年暨皇纪二五九五年研制投产。被称为双翼战斗机的设计顶峰。为了扭转20世纪30年代早期日本九一式和九二式战斗机在速度和性能方面,相对于美、英等国战斗机的明显劣势,日本川崎公司通过加长翼展和增加机翼面积,提高了飞机的稳定性,又通过减小阻力的机体改造,使飞机最大时速达420公里,从而获得了出众的机动性能和异常敏捷的战斗性能。随着1937年9月21日军在太原空战中,驾驶该机的日本航空兵“四大天王”之一的三轮宽少佐,被驾驶美制霍克-3型战斗机的中国空军飞行中队长陈其光击落,九五式战斗机逐渐撤出战场。

日军“零式”战斗机 是二战时期日本最知名的单翼战斗机,从中国战场到整个太平洋战区都可以看到它的踪迹。投产于1940年即日本皇纪二六OO年,故被称为“零式”战斗机。该战斗机在设计上取得多项突破:首次采用全封闭可收放起落架,增强了飞机的安全性;大胆采用含微量铬锰的超硬铝合金,使机体抗拉强度增强;首次安装了两门大口径机关炮(还有两挺机枪),使其具备了强大的空中火力;重量轻,空重仅1.57吨,再加上采用可抛弃的大型副油箱等设备,使其在实战中以速度快、爬升率高、转弯半径小、航程远等特点,具备了极好的机动作战能力,并在作战性能上压倒当时包括美军霍克-3在内的盟军所有战斗机。“零式”战斗机既是日本海军的主力舰载机,又是出色的陆基战斗机,还可携载炸弹,作为战斗轰炸机使用,对地面目标实施轰炸。在中国战场和太平洋战区,曾一度所向披靡,使中国和盟国空军蒙受重大损失。但“零式”战斗机也存在致命的缺陷:为确保灵活性,“零式”战斗机努力减轻飞机重量,使机身只蒙一层薄薄的铁皮,致使其安全性大打折扣,一旦中弹基本就报销了。在火力强大的美制P-51甚至P-40面前,最终只能甘拜下风。战争后期,“零式”战斗机已无力与美国战斗机抗衡,沦为“神风突击队”自杀性攻击的主要机种。

日军“零式”战斗机

日军九六式轰炸机 日本出于研制一种具有远程攻击能力的大型轰炸机,可直飞对方战略纵深,利用炸弹攻击对方机场、基地、港口、重兵集结地、工厂和城市,在双方主力决战前就大幅削弱对方实力的考虑,由三菱公司首先研制出大功率航空发动机,又通过改双翼机为单翼机,采用可收放起落架,减小了飞机的阻力,使该轰炸机获得了每小时350公里的飞行速度和4000公里的最大航程。该机还具备一定空战能力,机上安装了3挺7.7毫米旋回机枪。九六式轰炸机作为侵华日军轰炸机的主力,除对抗日前线的中国军队阵地狂轰滥炸外,还对武汉、昆明、成都、重庆等城市进行过长期轰炸,致使中国军民死伤惨重。是当时中国军民最痛恨的日军飞机。

2、中国军队使用的战斗机

抗战初期,中国落后的经济基础及其军工企业,迫使中国空军的战斗机包括零配件,不得不全部依赖从外国购买。因此,中国空军实际上是在同日本战机的PK中、通过外购发展起来的。外购的战斗机机型1937年以前有:美制“霍克”-3型、意大利制布洛达、德制容克K-47等战斗机约300架,其中轰炸机148架,战斗机仅101架;这些战机消耗殆尽后,从 1937年底至1940年,从苏联购进苏制伊-15、伊-16等战斗机约1200架,其中战斗机777架、轰炸机358架。1941年苏联援华行动中止,中国空军很快又陷入有心杀敌、无以为继的战机告罄状况。从这一年到1945年,中国又从美国购得美制P-40、P-51战斗机和美制B-25轰炸机等。下面就将抗战中这三个时期的战机择其主要的作一简介:

中国军队使用的美制霍克-3型战斗机 它是美国寇蒂斯公司在20世纪30年代生产的海军战斗机的改进型。霍克-3是抗战初期中国空军使用的最先进的战斗机,是对日空战中的主力。它具有独特设计的双翼、大发动机罩,起落架可收在机身两侧等明显外形特征;飞行速度可达每小时363公里,最大航程1284公里;安装有先进的12.7毫米口径机枪2挺,每分钟射速可达1800发;还可挂装227公斤1枚或53公斤炸弹4枚,执行俯冲轰炸任务。该机与日本九五式战斗机作战性能相当,双方损失也相当,但日本占有明显的数量优势。

中国军队使用的苏制伊-15、伊-16战斗机

1937年中国开始从苏联购进伊-15、伊-16战斗机。伊-15战斗机为双翼战斗机,动作灵活,转弯半径小,在1000米高空盘旋360度只需要8秒钟,与伊16战斗机都采用固定式后三点起落架;可装载100公斤炸弹和2个空用火箭发射架。缺点是航速较慢。

伊-16是悬臂式下单翼战斗机。该机在飞行和爬升速度方面比日本九五式战机有优势,航速达每小时480公里;通信设备先进,其中伊-16-5型在垂直尾翼顶端还安装了短波RSI-3无线电接收装置。但存在飞行操纵困难的缺点,在急速跃升时容易陷入螺旋状态,机动性较差。两种战斗机都装有4挺“司卡斯”高射速机枪,每分钟可发射子弹1800发。

伊-15和伊-16战斗机作战性能与日本九五式、九六式战机相当,空战结果常常看战术运用的如何。飞行员通常以伊-15和伊-16联手迎敌,先以机动性较好的伊-15与敌机缠斗,再以伊-16从高空俯冲击敌,曾屡次获得成功。由于数量不如日军,加之1940年日本先进的零式战斗机投入战斗,伊-16在作战性能上明显落后,导致中国空军也包括苏联援华航空队在空战中连遭重挫。从1940年8月19日至1940年末,日军共出动零式战斗机153架次,在自身未受损失的情况下击落中方59架战机,使苏联援华的战斗机很快就越打越少。不久,苏联在未知会中方的情况下,根据秘密签订的《苏日中立条约》中断出售军火,并撤走苏联援华航空队,中国空军因战机失去补充而消耗殆尽,日军牢牢地掌握了中国战场的制空权。

中国军队使用的美制P-40战斗机 1941年7月起,美国以租借、拨款购买的形式对华提供的P-40战斗机,性能与零式不相上下,最初交由中国航空委员会顾问陈纳德组建美国志愿航空队“飞虎队”,后来又装备中美联合空军。P-40 虽不是当时美国最更先进的飞机,但价格便宜。该战机改装了大功率的英国劳斯莱斯-梅林28型发动机和无涡轮增压的V-1710发动机,动力比零式强劲,飞行速度快,在 4570 米高度上可达每小时573公里,加之机身比零式重,高空俯冲速度快,更容易锁定目标或摆脱追击;火力强大,机内装有6挺机枪;后三点起落架可半裸地收入机体内;特别是全机装有很厚的配备防护装甲板,安全性能远远超过只有一层铁皮防护的零式战斗机。在滇缅战场上,飞虎队员驾驶P-40战机和日本零式战机空中对射,一旦击中就可把零式击落,而P-40战机只是机身上留下一串弹孔,经维修后很快又能投入战斗。

中国军队使用的美制P-51战斗机 P-51型战斗机于不列颠空战紧张进行的1940年10月研制成功。英国飞行员给它取名叫“野马”。它早期采用艾利森V-1200-F3R液冷发动机,飞行速度可达614.76公里/时,后来换装了大口径螺旋桨,换成1500马力功率的英国默林发动机,使其低空飞行速度高达709.57公里/时,成为当时低空速度的王者;续航能力超远,作战半径达1368公里;火力超强,机上安装12.7毫米和7.62毫米机枪各4挺;全机厚实的装甲防护板,确保了其实战中的安全性,并在性能上取得了对零式战斗机的绝对优势。

美制P-51战斗机

中日两军战斗机性能进行对比,早期日军的九五、九六式战机和中国军队的美制霍克3型、苏制伊-15、伊-16型战机,在质量上和性能上不相上下,但中国军队的战机数量只是日军1/9,而且日本拥有年产战机数千架的能力,可源源不断地补充战场上的损失,而中国连1架也造不了。数量上的绝对优势,导致了战争初期中国空军的败局。此后两年间,苏联以“志愿航空队”名义派来2000名飞行员并以军援形式卖给中国1200架伊-15、伊-16战斗机,却因数量不如日军,未能夺回制空权。随着性能先进的零式战斗机的出现,日军在较长一段时间里牢牢地掌控了中国战场的制空权。大举配合陆军发动地面攻势,疯狂轰炸抗战大后方的重庆、成都、昆明等城市,欠下中国人民一笔笔血债。太平洋战争爆发后,随着1000多架美制P-40和性能更先进的P-51战斗机以及援华作战的“飞虎队”进入中国战场,中美空军的战机在质量上全面压倒零式战斗机,使其损失惨重,并以1943年9月常德会战为标志,开始掌握中国战场的制空权。1943年10月,中国空军正式重建,遂与援华美军第14航空队在中国战场上转入反攻,经常主动出击,寻找日军航空兵主力战斗,对日军航空兵基地及设备进行广泛轰炸,还经常直接支援地面部队作战,在对日作战中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五、中日海军舰艇比较

中国海军与日本海军相比,无论在质量上、数量上还是整体实力上都相差悬殊。1937年,中国海军拥有老式巡洋舰、轻巡洋舰、运输舰、练习舰、鱼雷艇等66艘,总吨位只有不到6万吨。而日本拥有较新式舰船285艘,总吨位达130万吨。其中4艘航空母舰为6.9万吨,2艘水上飞机母舰为3.1万吨,9艘战列舰为27万多吨。日本海军的舰艇比中国整整多了124万吨,日本1艘巨型战列舰的排水量就达7万吨,超过整个中国海军舰艇的总吨位。由于中国海军舰艇多是清朝留下来的陈旧舰艇,性能早已过时,与日本海军舰艇现代化的装备毫无可比之处,而且双方舰艇并未发生海战,特别是中国舰艇根本未投入战争。

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使中国海军处于打大规模海战力量严重不足,打小规模袭击战又缺乏准备的“高不成、低不就”状态。抗战爆发后,只得把舰艇龟缩在狭窄的江阴水域,成为日机狂轰滥炸的活靶子,未打一次海战就全军覆没。相反,在凇沪会战、广东战役、昆仑关战役、桂南会战中,日本海军航空母舰、战列舰、巡洋舰等主动配合陆军进行空中打击和炮击,给中国军队造成了严重的损失。

六、中日两国军队武器装备综述

日本依靠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强迫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等不平等条约,从中国攫取了2亿3千万两白银(含高额利息,相当于日本全年收入的3倍多)及大量经济利益,日本将赔款85%充作军费,到1937年已发展成为一个拥有完备的军火工业、武器装备全部自给、可为其侵略战争提供源源不断的各种军备保障的帝国主义强国。

中国由于饱受包括日本在内的帝国主义列强的宰割及支付巨额赔款,经济基础薄弱,只能生产部分轻武器及子弹,而且数量远远不能满足军队装备及作战需求,在重武器方面则完全依赖向外国采购,一旦在战争中对外军事补给线被切断,武器装备只能随着作战消耗而减少,从而导致了抗日战争中武器装备敌优我劣、敌强我弱的基本态势,也给中国人民留下了“落后就要挨打”的沉痛教训。

两国军队武器装备彼强我弱的巨大差距,主要体现在日本雄厚的经济基础以及发达的军火工业,使得日本军队的各种武器装备在20世纪30年代就全部实现了自给,并可源源不断地补充战场的损耗。抗战全面爆发时,日本的钢铁产量是中国数十倍;轻重武器生产量也是中国的数十倍,而中国只有部分步兵轻武器包括迫击炮可以仿造自产,还远远满足不了战场的需求,至于重型火炮、坦克、飞机、军舰等武器装备只能仰赖向外国购买。

以抗战全面爆发的1937年为例,日本当年生产了大口径火炮744门,中国连一门也造不了;日本当年制造坦克330辆,中国1辆也造不了;日本当年造了汽车9500辆,中国仍是一辆造不了;日本当年生产军舰52400吨,中国连一吨也造不了。

据统计,1937年至1938年12月,正面战场的中国军队共消耗步、机枪子弹达7.2亿多发,而当时中国各军工厂年产量不足1.2亿发。1939年之后,因弹药库存耗尽,且弹药补充能力极为有限,中国军队弹药消耗量骤减。这也是战事长期被迫处于防御态势的关键。即使到抗战后期,受原料减少、钢产量降低等因素影响,1945年前8个月,日本仍然生产了4万支机枪,超过中国战时8年的全部产量。

至于日本飞机、坦克与舰船的生产,更非全部依赖外购的中国所能比。战争期间,日本生产了飞机5.5万架、坦克4800辆和舰船244艘。中国战时所使用的少量飞机、坦克等则全部来自于进口。当日本依仗其海陆优势对中国实行军事封锁、各国迫于日本压力对华实行军售限购时,这种双方武器装备数量上的巨大差距被进一步拉大,从而使战场一直处于敌强我弱的不利态势。

抗战时期敌后战场的八路军、新四军的武器装备状况,比正面战场的国民党军队更差。八路军出师到抗日前线的3万多部队,只有1万多支过去缴获的杂式枪,每支枪平均只有子弹30发,更没有火炮、坦克、飞机等重武器。仅有的12门75毫米山炮,还是八路军在山西拾到阎锡山部国民党军丢弃的,而这些火炮又因为炮弹来源匮乏,只能在关键性战斗中偶尔使用。

抗战时期,八路军、新四军的枪支弹药共有4个来源:

一是由国民党当局发放。1937年和1938年这两年间,国民党当局每年只象征性地发给八路军、新四军几十万发子弹,1939年以后便停止弹药供应。

二是靠战场缴获。由于八路军、新四军在军备发放上受到国民党当局的严格限制,很大程度上要靠对日作战中的缴获装备自己。就像抗日歌曲中唱的那样:“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但实际情况是,与日军作战,弹药消耗很大,而缴获则较少。正如八路军129师上报中央军委的一份抗战前四年战斗缴获和损耗统计表中指出的:在枪支方面,从1937年至1940年这4年,缴获与损失的比例,依次为:3/1、8/1、5/1、1/1(强)。而在弹药方面,缴获与损失的比例,依次为:1/3、4/1、1/8、1/4。除1940年因日军“扫荡”而导致枪支缴获与损失入不敷出外,其余3年,枪支的缴获,一直大于损失;而弹药则恰恰相反,除1938年外,其余年份,弹药的缴获,远远跟不上消耗。

又如陈赓率领的太岳纵队在参加百团大战的“榆辽战役”后给八路军总部的战报所述:此役,该纵队共缴获日军步枪21支,迫击炮1门,八音手枪1支,步马枪子弹1240颗;损失步枪45支,手枪1支,驳壳枪1支,消耗步马枪弹21236颗,驳壳弹1130颗,轻机枪弹14971颗,重机枪弹6727颗,手枪弹1002颗,迫击炮弹58颗。损失的枪支,是缴获的两倍,而损失的弹药,则是缴获的30余倍。为此,直至1941年,中央军委在给各根据地的指示中,仍反复强调:“与日寇作战,弹药消耗很大,而缴获则较少,这与国内战争大不相同”。而这些数量有限的战利品,根本无法满足各部队的作战需求。

三是靠自己生产。在依靠当局发放和战场缴获远不能满足作战需求的情况下,八路军、新四军努力发展自己的军火工业。在八路军总部成立了领导机关军工部,从总部到各部队、各根据地都组建了兵工厂,其中120师在1942年有兵工厂7个,太行区有兵工厂4个,晋察冀边区有兵工厂12个。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943年7月,八路军、新四军共生产武器装备数量如下:步枪和掷弹筒近1万支(具),炮弹十万发、地雷和手榴弹几十万枚,步枪子弹近100万发。从质量上看,步枪、迫击炮弹、无烟药和炸药与大兵工厂的产品差不多;掷弹筒、掷弹筒弹、步枪子弹、手榴弹和地雷经改进,可以为我所用。从军队发展和作战需求看,自产的武器装备也是供不应求。这就造成了八路军、新四军部队武器的多样性,既有使“汉阳造”的,也有使三八式的,还有用大刀、长矛的。

四是寄希望于苏联的援助。抗战初期,据说苏联通过新疆到兰州的公路援助国民政府时,曾与蒋介石有过协议,承诺将军援的五分之一至四分之一给八路军。在1937年12月至1938年,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和新疆办事处确曾先后3次接收过苏联46辆汽车军备物资(包括步枪、轻机关枪、子弹、手榴弹、炮弹等)的记录。随着1938年下半年国民政府对苏联军运车队加强管控,苏联对八路军的军援物资纪录再无稽可查。对于该协议是否真的存在,一直是个谜团,即便存在,事实上也未得到执行。

由于武器装备数量上的严重缺乏,决定了八路军、新四军在作战形式上只能采取灵活机动、适时出击,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的游击战术,并在持久战中不断积小胜为大胜,最终赢得了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

在抗日战争武器装备的对抗中,除了单项性能、数量的对比外,还要求武器装备按照作战要求配置,力争达成最优化。20世纪30年代以来,日本军队紧密跟踪世界军事发展新趋势,注意陆海军之间,航空兵(当时日本航空兵分隶陆海军而没有独立的空军)与地面部队之间,步兵与炮兵、骑兵、装甲兵之间的战术协同,注意各种武器装备使用的有机结合,确保战时各种火力的充分发挥。如在淞沪会战中,面对中国军队40多门新式德制105毫米榴弹炮对日军造成的严重杀伤,侵华日军立即集中多艘战列舰、巡洋舰上的大口径舰炮、陆基和舰载战斗机和陆军重炮进行重点压制,形成了1+1+1大于3的战术效果,使中国军队的榴炮很快损失殆尽。而正面战场的中国军队在具备空地协同、步坦协同、步炮协同的条件下,各种德制、美制、苏制武器装备的协同往往存在严重脱节,使偶然占据局部优势的火力也大打折扣,最终造成了1+1+1却大大小于3的战术效果。

在抗日战争时期,尽管中国军队的武器装备整体上一直处于敌强我弱的不利态势,但中国军民始终没有放弃抗击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伟大斗争,他们手持步枪、机枪、手榴弹、地雷、大刀、长矛等劣势装备,冒着敌人的炮火,在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前赴后继,英勇杀敌,不惜付出牺牲三千万中华儿女的重大代价,终于和反法西斯盟国一道彻底打败了穷凶极恶的日本帝国主义,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表示一下您的现在的心情吧!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上香

友情链接: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红色晋绥-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兴县新闻网  红色思源网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西北革命历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内蒙古党史网  山西省党史网  榆林市党史研究室  陕西省党史网  甘肃省党史网  银川党史网  红色记忆网  中国延安网  西柏坡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  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  延安革命纪念馆  
关于晋绥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晋绥律师 | 人才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主管: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晋绥儿女访问老区红色摄影行组委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办、榆林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晋绥人文杂志社、晋绥文史馆、山西军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挖掘革命历史文化资源传承民族信念精神血脉"  晋绥儿女中心热线:0350-8648359   热线:0350-8648359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CopyRight © 1998-2015 Tencent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世创未来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