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晋绥网 晋绥党史 榆林党史
毛主席来了晴了天

2018-1-13 21: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33 | 评论: 0 |原作者: 王晓建 |来自: 西北革命历史网

摘要:陕北有一首唱响全国的民歌——《山丹丹开花红艳艳》。这首歌的最后一句歌词是“毛主席来了晴了天,晴呀晴了天”。这句歌词,不光是陕甘老区人民的心声,也反映了土地革命战争后期西北革命根据地的一段史实。西北有两 ...
——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到达陕北挽救危局


陕北有一首唱响全国的民歌——《山丹丹开花红艳艳》。这首歌的最后一句歌词是“毛主席来了晴了天,晴呀晴了天”。这句歌词,不光是陕甘老区人民的心声,也反映了土地革命战争后期西北革命根据地的一段史实。

西北有两位广受爱戴的革命领袖——刘志丹、谢子长,在他们实事求是、依靠群众的领导下,陕西北部和甘肃东部产生了陕甘边、陕北两块革命根据地,组建了红二十六军、红二十七军两支正规红军,加上被隔绝于陕西最北端神(木)府(谷)佳(县)榆(林)地区的红军和地方武装,总共有7000余人。1935年2月,随着西北工委和西北军委的成立,陕甘边、陕北两块根据地的领导机构合成了一个,两块根据地合称西北革命根据地或陕甘苏区,红二十六军、红二十七军称为西北红军。

这时,国民党动员陕西,甘肃、宁夏、山西省军阀部队,对西北革命根据地发动了第二次“围剿”。在谢子长伤重逝世的情况下,刘志丹统一领导红二十六军和红二十七军及各地方武装游击队进行反“围剿”作战。刘志丹不愧是中共中央军委确认的36位人民军队军事家之一,在他声东击西、围点打援并用的指挥下,西北红军至1935年7月粉碎了国民党军的第二次“围剿”,毙伤俘国民党正规军、地方武装和民团7000余人,并且解放了延长、延川、安塞、安定(今子长)、保安(今志丹)、靖边6座县城。西北红军主力发展到5000余人,地方武装游击队发展到4000余人。

“围剿”南方红军频频得手的蒋介石感到震惊,在西安设立了“西北剿匪总司令部”,自任总司令,纠集张学良的东北军、阎锡山的晋绥军、陕北军阀部队八十六师、收编的原西北军八十四师、陕军十七路军、宁夏马家军,共10万余兵力,发动了对西北革命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

1935年9月9日,红二十五军军长徐海东、政委程子华率领红二十五军到达陕北保安县永宁山,在各路红军中率先胜利结束长征,受到陕甘边苏维埃政府主席习仲勋和刘志丹弟弟、陕甘边军委主席刘景范的热烈欢迎。在永宁山下召开隆重的欢迎大会后,习仲勋、刘景范引领红二十五军到达西北革命根据地的腹地延川县永坪镇。1935年9月18日,远道而来的红二十五军与战斗在西北革命根据地的红二十六军、红二十七军举行了会师联欢大会,宣布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五军团。徐海东任军团长,程子华任政委,刘志丹任副军团长兼参谋长,高岗任政治部主任。全军团兵力8000余人。

国民党当局对红十五军团的实力并无准确的情报,在国民党统治区的报纸上,竟夸大地宣称:“徐匪海东”与“刘匪志丹”“合股”后,总兵力达到五六万人。毛泽东、张闻天等率中央红军主力走出草地看到这样的报道后,自然感到兴奋。于是有了在甘肃宕昌哈达铺“首先要到陕北去”;在甘肃通渭榜罗镇“在陕北保卫和扩大苏区”的决策。

徐海东、刘志丹等为粉碎国民党军的第三次“围剿”,会师后在半个月内即于1935年10月1日发起劳山战役。红十五军团在延安城通向甘泉县城的劳山山区将国民党东北军一一○师师部及两个团歼灭,一一○师师长何立中逃入甘泉县城,仍因伤重不治而死。紧接着,红十五军团又在富县榆林桥歼灭国民党东北军一○七师一个团又一个营,生俘后来在西安事变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一○七师六一九团团长高福源。

但是,就在反击第三次“围剿”一片大好的形势下,一些深受“左”倾错误影响的领导者却开始推行大规模的“肃反”。他们把西北革命根据地和西北红军的开创者之一刘志丹、红十五军团政治部主任高岗、西北工委常委兼宣传部长张秀山、陕甘边苏维埃政府主席习仲勋、陕甘边东区革命委员会主席马文端、陕甘边西区办事处主任张策、陕甘边军委主席刘景范,以及红二十七军八十四师师长杨琪,红十五军团七十八师师长杨森、红十五军团七十八师二三四团团长郭宝珊等400余人逮捕,并以“反革命”、“通敌”等罪名杀害了200余人。

“你就是说下大天来,我们也不相信刘志丹是什么反革命!”这就是西北红军指战员和西北革命根据地群众对错误肃反主持者的回答。红十五军团军团长徐海东也认为逮捕刘志丹是错误的,他通过夫人周东屏把刘志丹被关押的消息转告了刘志丹夫人同桂荣。

西北革命根据地产生了干部人人自危、群众人心浮动的危险局面,甚至有一些西北红军的老干部、老战士,以及根据地群众,产生了劫狱营救刘志丹的想法。

就在这危机愈演愈烈的时刻,中共中央所率由中央红军主力改成的陕甘支队,于1935年10月19日进入西北革命根据地的边缘地带吴起镇,胜利结束了长征。红十五军团七十八师骑兵团政委龚逢春、吴起镇游击队负责人张明科,向毛泽东、张闻天等党中央领导人汇报了西北革命根据地正在进行错误的肃反,刘志丹等一大批党政军干部被关押,一部分人已被杀害的情况。毛泽东等敏锐地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即下达“刀下留人,停止捕人”的命令,委派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保卫局执行部部长王首道、中革军委政治保卫局预审科科长刘向三、红军总政治部白军工作部部长贾拓夫,火速前往关押刘志丹等人的瓦窑堡,传达命令保人。据刘向三回忆,他们动身前往瓦窑堡之际,毛泽东嘱咐他们说:“杀头不像割韭菜那样,韭菜割了还可以长起来,人头落地就长不拢了,如果我们杀错了人,杀了革命同志那就是犯罪的行为。大家要切记这一点,要慎重、要做好调查研究工作。”

王首道等到瓦窑堡后,向陕甘晋省政治保卫局局长戴季英等主管肃反工作的人宣布了三个要求:第一,遵照毛主席、党中央的指示将肃反委员会的工作自今日起全面交接;第二,除工作组的人员外,其他任何人不得再插手这里的工作,如提审犯人,翻阅案卷材料,巡视牢房等;第三,请原主管这方面工作的领导和业务人员给予大力支持,主动提供情况和说明问题。

为迅速、稳妥地解决问题,党中央决定由董必武、李维汉、博古、王首道、刘向三组成专案组负责审理肃反扩大化的错误案件。专案组经过认真的多方面调查,向毛泽东等汇报了刘志丹的冤案。毛泽东指示:逮捕刘志丹等同志是完全错误的,是莫须有的诬陷,是机会主义“疯狂病”!刘志丹等同志应予立即释放。

1935年11月7日,刘志丹等30余人被首批平反释放,虽因一些坚持“肃反”错误的人从中作梗,刘志丹等人被留下了“犯右倾错误”的尾巴,未能真正官复原职,但人民群众看到刘志丹等人重回领导岗位,仍然奔走相告“老刘得救啦!”“陕北有救啦!”按照党中央的部署,西北革命根据地顺利地掀起了扩红、支前的热潮。11月上旬,中央红军陕甘支队改称红一军团,与红十五军团合编为新的红一方面军。1 1月下旬,红一方面军在方面军司令员彭德怀和政委毛泽东指挥下,于富县直罗镇发起直罗镇战役,全歼国民党东北军一○九师和一○六师一个团。各路国民党“进剿”部队闻讯纷纷后撤,蒋介石发动的对西北革命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被彻底粉碎。

在释放错捕的西北革命根据地党政军干部的同时,徐海东在富县张村驿东村向毛泽东汇报了原红二十五军“反革命嫌疑犯”的问题。原来,红二十五军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大别山区出发长征时,有几百名“反革命嫌疑犯”没有定性。有人主张干脆杀掉他们。徐海东为保住他们的生命,力主带着他们一起走。几百名“反革命嫌疑犯”就这样被押解着走上了红二十五军的长征路,从河南到湖北,从湖北到陕南,从陕南到甘肃、宁夏,再到陕北,因为没有证明人,他们一直不能摘掉“反革命嫌疑犯”的帽子。徐海东诚恳地对毛泽东说:“我总觉得他们不像反革命,他们戴着‘第三党’、‘AB团’等等帽子,干着挑弹药箱、背粮食、抬伤员的重活,被监押着从鄂豫皖走到陕北,本有许多逃跑的机会可就是没逃跑。”毛泽东听罢说:“海东啊,这些同志长征都跟着走过来了,是最好的历史证明,为什么还当反革命看?要立刻统统释放,给他们摘掉帽子,是党员的恢复党籍,是团员的恢复团籍,干部要恢复工作。”毛泽东还要求徐海东亲自去解脱这些同志,一定要好好安慰他们。

1935年11月24日晚上,徐海东把原红二十五军的300多名“反革命嫌疑犯”集合起来说:“同志们,我奉毛主席的命令来向大家宣布,你们的事情都了结啦!我知道你们受了许多苦,心里有怨,要怨就怨我吧,我没尽到责任,没保护好你们。”许多同志听了徐海东这番话,都感动得哭了。

党中央来了,中央红军来了,刘志丹等西北革命根据地和西北红军的领袖、将领被平反释放任命新职了,原红二十五军的“反革命嫌疑犯”也被解脱释放恢复工作了,国民党军精心策划的第三次“围剿”被粉碎了,陕北人民抑制不住内心的欣喜,为民歌《刘志丹》续写了新的第二段歌词。《刘志丹》的第一段歌词是:“正月里来是新年,陕北出了个刘志丹,刘志丹来是清官,他带上队伍上横山,一心要共产。”党中央到陕北后,陕北人民新添加的极富想象力的歌词为:“二月里来刮春风,江西上来了个毛泽东,毛泽东来势力重,他坐上飞机在空中,后带百万兵。”

《山丹丹开花红艳艳》也是在1935年冬诞生的。随着后来李若冰、关鹤岩、徐锁、冯福宽、刘烽等文艺工作者的加工、整理,《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唱遍了全国,唱到了今天。

我曾经采访过一位红二十五军的老战士,他在新中国成立后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某部副部长职务。他说,他也很喜欢《山丹丹开花红艳艳》这首歌,那里面的唱词:“满天的乌云风吹散,毛主席来了晴了天”,也是他发自内心的心声。因为,正是在毛主席、党中央长征到达陕北后,他才洗清了“反革命嫌疑犯”的罪名,重上为人民打天下的战场的。


          编辑:郝文俊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上香
友情链接: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红色晋绥-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兴县新闻网  红色思源网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西北革命历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内蒙古党史网  山西省党史网  榆林市党史研究室  陕西省党史网  甘肃省党史网  银川党史网  红色记忆网  中国延安网  西柏坡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  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  延安革命纪念馆  
关于晋绥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晋绥律师 | 人才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主管: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晋绥儿女访问老区红色摄影行组委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办、榆林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晋绥人文杂志社、晋绥文史馆、山西军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挖掘革命历史文化资源传承民族信念精神血脉"  晋绥儿女中心热线:0350-8648359   热线:0350-8648359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CopyRight © 1998-2015 Tencent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世创未来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