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晋绥网 网上纪念 追思 查看内容
一封家书-----太爷爷,我们等您回家
2018-5-11 15:40| 发布者: 网页投稿| 查看: 452 | 评论: 0 |原作者: 彭鹤俊 |来自: 红色晋绥网
一封家书-----太爷爷,我们等您回家

序:致在抗日战争中失去的亲人。

     ——您对祖国和人民是无限的忠诚,您和您的战友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换来祖国今天的繁荣与富强,但您却在战争中牺牲了。您的后辈们在呼唤您,呼唤您的英魂归来!

      八十九年前的一天,家里已经好几天没有开锅了。 

      孩儿的妈妈(我的太奶奶)在孩儿(湖南老家对儿子的称谓)--我的爷爷出生时就去世了,家里的重担就落到了您一个人身。想着年迈的母亲拄着拐杖,迈着小脚,背着年幼的孙儿外出讨米,您全身都不是个滋味。


      太爷爷,您的老屋如今已是旧貌换新颜。


      为了全家人的生计,您--我的太爷爷,强忍眼泪,把仅有三岁的孩儿,托付给您年迈的母亲,只身带着仅有的几个盘缠,离开养育了您二十五年的小山村。

      第一次要远行,去湖北熬硝的舅舅那儿讨生活。这山村虽然十分闭塞、贫穷,但这方水土也一直养育您成人,真要离开了,您还是有许多的不习惯和不舍,毕竟这是您第一次离开家。

     想想自己在外拼命干活,到年底就会积攒一点钱,全家人明年的日子就会好过很多。于是,您大阔步地离开了家。


      太爷爷,您日夜牵挂的家乡依旧是山清水秀。


      太爷爷,您这一走,却永远也没有再回来。直到今天,还是没能见到您的身影。

      离开时您答应过您的老母亲,过年的时候就会回家。

      接近年关,冬天的雪下了一茬儿又一茬儿,您的母亲抱着孙儿每天来到村口,翘首盼望着您能回家。可是,没有一个人走进家门。


                                        回家的路

      雪融了,小草吐出新芽,又一年春天来了,那是1930年的春天,您的舅舅来信告诉您的老母亲,您参加了红军。

      太爷爷:当您离开家八年,那是抗战的第一个年头时,您母亲老了,眼睛也看不清了,也没有力气再下地干活了。

      就在这年的冬天,家里收到您第一封亲笔信。知道您已经离家更远了,去了陕北,当了百姓军队里的营长。


      解放军档案馆王琪老师寄来的我的太爷爷在八路军120师的履历表,

上面记录的参军时间是1930年。


      太爷爷:您在老百姓部队里成长了,但家里少了您这顶梁柱,您的母亲与您的孩儿的生活还是和八年前一样艰辛,每天靠讨米生活,饱一顿饥一顿,日复一日。

      往后的几年,在部队里,您的阶位更高了,担子也更重了。您的母亲在家带着您的孩儿虽然还是讨米度日,但是每年还能收到您从陕北寄回的信。您的母亲的脸上还是多了许多笑容和开心。

      太爷爷:离开家十三年后,也就是1942年,您的孩儿都长成了英俊的少年。可他的父亲是个什么样子,他已经没有了记忆.......


      太爷爷从120师特务团调工卫旅任21团团长,1942年,从这个职位上派到

延安学习,从此失去音讯。


      此时,您正在延安深造学习。您来信告诉母亲说:“有吃的莫欢喜,没吃的莫愁忧,打败日本鬼子,穷人坐天下”。并托付家里亲戚朋友照料好母亲和孩儿……

      母亲和孩儿一直在盼着您归来……

     全国都解放了,穷人也坐了天下,但是母亲和您的孩儿也没能盼回您的身影。

     在您离家后的三十五年,也就是1964年,您的儿子36岁了,比您离家时都要大11岁了,还是不见您的身影。您的母亲和您的儿子实在坐不住了,到处找政府打听,还是没有您半点儿音信。

     太爷爷:您的母亲垂垂暮年,在寻您、找您的等待中,永远闭上了那双在人群中处处觅您的眼睛。那是一双深沉的眼,那是一双忧伤的眼,那是一双期盼的眼,因您。您离开家五十三年后,也就是 1981年,您的儿子都54岁了。生您养您的山村里,政府修建了一座水库,家乡没有更多的变化,您回来一定能顺利找到家的。


      千金水库 — 1954年政府为家乡修建的水库。


      就在这年10月17日的那一天,家乡的稻谷归仓了。山村里来了一群人,说是来调查您的情况,但他们也没能把您带回来,谁也没能说得清楚您在哪儿,我的爷爷失望了……

       太爷爷:您离家后的五十五年,国庆节前后,政府来了一位领导,送来了您的牌匾和证明,您被追认为烈士。我的爷爷,您的儿子也已经56岁了。我的爷爷这回知道了,他这一辈子是见不到他的老爸了,但他却没有了眼泪。


                                        烈士登记表


      1983年换发的烈士证登记表上写的是1944年在南泥湾作战牺牲。


      您离家后的七十八年,过年了,家人们在谈论着您,您孙辈们回忆,上学时老师说书上有写到您。

      太爷爷:您曾孙留了个心。春节过后,上班了,在网上找您,但没有找到您在家的名字,却找到彭家诗这个人。他,1937年担任120师358旅716团1营营长。曾孙凭儿时听您孩儿讲述有关您生平的记忆,认定彭家诗就是您。

      您离家后的六十八年,也就1997年。您的孩儿也70岁了,身体越来越不行了,他带着对您的期盼,带着对母亲和奶奶的思念,带着无比的遗憾,他也走了,永远的闭上了等待了您一生的双眼。他一辈子也没有机会喊您一声“爸”。他静静地躺在那向阳的山岗上,还在等着您回来……

       大家都万分希望把您找回来,让您落叶归根,让您回到这生您养您的小山村,回到母亲和妻儿的身边,静静地躺着,好好休息,让您的心、您的灵魂永远有个归宿,不再漂泊。

      您离家后的八十九年,也就是2018年。您的后辈们从全国各地回到家乡,回到您出生的地方,回到曾经养育过您二十五年的那个小山村---苦斋圫。农历2017年12月28日那一天,我们在这儿举办家族第一届读书会和家风传承活动。大家事业都小有成就,个个都精神焕发!


      在太爷爷的老屋,举办家族第一届读书会和家风传承活动。传承您

坚定一生的革命信念,学习您为革命奉献一生的精神。这是对您最好的

纪念!


                                               家族合影 

      您的曾孙我知道,您实在是想回家,您冥冥之中都在安排。从今年上班的第二天,也就是2月23日,开始找您,就顺利许多。

     在这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家人们一直走在寻找您回家的路上,想尽办法在找您回家。

     3月17日,北京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曾孙儿相信那是您的眼泪,飘零得太久太久,凝成了雪花儿。

     太爷爷:我和妹妹在北京西郊找到您所带领的工卫旅21团的战士王夫诚爷爷。


      太爷爷:王夫诚爷爷给我和妹妹讲述了您的好多故事--如何带领他们英勇

杀敌,如何在百团大战中破击同蒲铁路的英勇事迹等等.....


      他见到我们好高兴,那天他心情特别好!他告诉我们,说您身材高大,您还在大会上抑扬顿挫地说“鬼子鬼,我们比他们更鬼”。我们也非常开心,因为见到他就像是见到您。也让我们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了解到您。


      太爷爷:94岁的王爷爷情深意切为我们题写了以上的一段话,我相信您

也能看见的。他非常怀念您!


      3月18日,我去了晋绥根据地八分区的交城,那是您与战友们浴血奋战的地方。您1942年去延安学习之前,一直在晋西北这块红色土地上带领战友们英勇抗击日寇。


      晋绥根据地八分区(交城山)示意图


      晋西北的人民、吕梁山的人民没有忘记您,晋绥八分区纪念馆里刻有您的名字“工卫旅21团团长彭嘉诗”。  

       寻找您生命足迹的脚步一直没有停止过……

      3月28日北京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基金会的杜阿姨,发来了1937年由120师,您原来的师长贺龙、副师长肖克签发的委任状,上面明确地写着:“彭家诗为七一七团第三营少校营长”。杜阿姨还非常认真、细心地附上了说明,写道:1937年9月3日部队从陕西省富平县庄里镇出发,部队重新调整了番号和序列,三五八旅七一七团实际编为七一六团,彭家诗实际为七一六团一营营长。这和您1937年给家里写信所说的是一样的。


      八路军120师师长贺龙、副师长肖克签发的委任状。


       4月24日,那一天的深圳,正下着大雨,我正准备来成都出差。

      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是上午的12点46分,我收到了北京解放军档案馆王琪小姐寄来的信函。


      太爷爷:这是解放军档案馆的专用信封,里面装着您的档案资料。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它,有六本名册。

      上面记录着,1938年至1942年期间,您在120师358旅716团1营任营长,特务团任副团长及工卫旅22团、21团任团长等任职。

      在一本名册上,还详细记录着您的籍贯和永久通讯处:“湘(湖南)省湘乡县永丰镇二十一都千金苦斋圫”。千金苦斋圫,是您出生的那个山村,那儿有您的母亲、孩儿和家人们。您一直念念不忘,并把这些告诉了战友,写进了您的档案。

      花名册上您曾用的名字“彭家诗、彭嘉诗”,这和您在家的名字“彭加志”略有不同,但却是那么的相似。


        解放军档案馆寄来的干部审查表复印件


       当晚,我把您写在永久通讯处的地址千金苦斋圫这事,告诉您孙儿媳妇,我妈妈时,她沉默良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咱们几代人总算把他找回来了”。

       太爷爷,您可知道,您的后辈都在殷切地盼着您能回家。

       在寻找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好多热心人。既有红色后代,也有政府公务员,还有普通百姓。他们都在帮我们找您回家。

       咱们得特别感谢北京杜阿姨、李迎选叔叔、王琪小姐、薛叔、走山老师,山西的郝老师、张院长,王叔,还有家乡民政局、宣传部、史志办的领导们。

      他们一直在热心地帮助我们找您,也一直鼓励我们,不然我们没有这个勇气一直坚持下来。

      这几天,北京军科院的岳叔,也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在找您。早上,天才蒙蒙亮,6点多就打来电话,把查找的情况告诉我,并教导我如何再找下去。

      他们为了找您也是废寝忘食啊!


      1939年10月初,120师特务团部分干部参加陈庄祝捷大会后合影。后排

右3为范忠祥,前排右4杨嘉瑞。不知有没有我的太爷爷。


      太爷爷,您的战友没有忘记您,延安的人民、晋绥的人民也没有忘记您!

      您和战友们一起出生入死,您勇敢地端起机枪带领战士们冲出日军的重重包围,把自己舍不得吃的白面留给了更需要的战友,从凶残的鬼子堆里成功解救出薛登岐爷爷……

      这些英勇故事一直在晋西北、在吕梁山、在战友的后代中传颂……


      120师教导团团长彭绍辉(前左1),后排左起:教导团宣传股长黄忠学、

师巡视团长范忠祥。前右1会不会是我的太爷爷彭家诗?


      廖汉生、范忠祥、康永和、侯俊岩、王汉三、薛登岐等战友们的回忆录或所著的党史里都有您机智勇敢、英勇杀敌的身影。


      有关记载彭嘉诗(彭家诗)事迹片段的史料。


      1942年您去延安学习之前的履历都查找得比较清楚了。  唉,但1942年之后,您的情况却没有一丁点儿消息。

      养育您的那个小山村,您的后辈还是住那里。您不用再担心我们会饿肚子了,现在我们生活不愁吃穿了,您曾经期盼的美好生活我们已经过上了。

太爷爷,您快回来吧,我们永远在这儿盼着您,等您回家……


                                                                            曾孙:彭鹤俊   敬上

                                                              2018年5月3日  写于在成都郫都区出差中


            编辑;郝文俊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上香
 > 题词
悼念逝世十二年之后遗体告别的开国将领王秉璋
悼念逝世十二年之后遗体告别的开国将领王秉璋文/叶青松 摄影/兰树华今
友情链接: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红色晋绥-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兴县新闻网  红色思源网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西北革命历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内蒙古党史网  山西省党史网  榆林市党史研究室  陕西省党史网  甘肃省党史网  银川党史网  红色记忆网  中国延安网  西柏坡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  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  延安革命纪念馆  
关于晋绥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晋绥律师 | 人才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主管: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晋绥儿女访问老区红色摄影行组委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办、榆林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晋绥人文杂志社、晋绥文史馆、山西军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挖掘革命历史文化资源传承民族信念精神血脉"  晋绥儿女中心热线:0350-8648359   热线:0350-8648359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CopyRight © 1998-2015 Tencent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世创未来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