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晋绥网 晋绥抗日根据地 忆文总汇
悲痛的回忆 深深地怀念
2018-12-12 20:52| 发布者: 狂人习作| 查看: 171 | 评论: 0 |原作者: 林 波 |来自: 晋绥网
悲痛的回忆 深深地怀念

悲痛的回忆   深深地怀念


     ——记李桂芳烈士对我的培养和关怀


   在纪念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及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之际,在迎接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之前夕,我作为一名投身革命的抗日战士、老共产党员,怀着悲痛的心情,陷入沉沉的回忆,深深的怀念,怀念这位晋绥雁北地区的妇女运动的开拓者、第一任领导人——李桂芳同志。



              林  波


      李桂芳同志引领我走上革命的道路


   我的家乡在山西省左云县,长城就从村边经过。我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9岁时父亲被阎锡山部队抓壮丁,生死不明。母亲只好带着我和妹妹回到姥爷家。姥爷是个教书的秀才。当时山村很封建,我不能与男孩子一起读书,只好跟着姥爷和母亲读“三字经”“百家姓”等。后来姥爷贫困潦倒卧病在床,母亲只好又带着我们去表叔家帮工当佣人。


   1937年日寇占领大同城。敌机时常疯狂轰炸扫射,还经常下乡抓鸡杀猪、奸淫掠夺,无恶不作。战乱的动荡,使中国人民备受煎熬。


   这一年,表叔高正义参加了八路军,并动员我和他妹妹去参军。由于对共产党八路军不了解,加上反动派的反动宣传“共产党杀人如割草,无论贫富皆难逃,还要共产和夫妻”等谣言的影响,我就没有去参军。虽然痛恨日本鬼子 ,但当兵是想也不敢想。


   那年10月初,一二零师六支队挺进雁北地区,开展游击战,建立抗日群众团体:农救会、青救会和妇救会,发动群众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活动。抗日烈火也渐渐烧到了我们的小山村。


1938年8月,日寇在雁北洪涛山一带对我抗日军民开始了第六次残酷大扫荡。记得一天,一支部队住进我们偏僻的小山村,有一位八路军女干部来到我家。只见她身材魁梧,留着齐耳的短发,椭圆形的脸上有一双明亮有神的大眼睛,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军装,打着黄色绑腿,腰间皮带上挂着一只手枪,真是飒爽英姿,光彩照人啊!她就是晋绥边区燕北地区第一任妇救会主任——李桂芳同志。她得知我识字,也得知我表叔37年参加了六支队,所以她一到我们山村来,就来做我的工作。看着我惊疑、兴奋的目光,她热情地拉着我的手问:“香女子,听说你识字?”我点点头。“听说你已经有了人家了?”我立即收住了笑容,低下了头。是啊!九岁那年,被父母包办定了婚。这桩婚姻像一条沉重的枷锁,紧紧地捆绑着我,是那样的痛苦,又那样的无奈。她用手抚摸着我瘦弱的肩头,坚定的说:“时代不同,男女要平等,婚姻要自主,挺起胸,跟着共产党闹革命,赶走日本鬼子。我们女人要冲破牢笼,砸碎千年的封建枷锁,去争取我们妇女的解放……”我被她一席话深深地打动了。看到李大姐一身英姿勃勃的巾帼形象,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坚决地对她说:“李大姐,我跟着你、参加八路军干革命,打日本。”“你脚太小,怕跑不动吧?”她用试探的语气说着。我将脚一伸,急切地说:“这难不住我。每次裹脚我就闹,所以我是我们村唯一的大脚姑娘。我已经十六岁了,我不怕苦!”她高兴地说:“好,跟我走吧!”可是母亲一听说我要去当兵,立即哭了起来:“她已经是人家的人了,可不能走啊!香女子,你妹才五岁,你爹又不知生死,你可不能丢下我呀!”是啊!在这动荡的战争年代,孤儿寡母的日子太难过了。何况兵荒马乱,在附近的几个村子里,只有我表叔一人参了军,一个女孩子去当兵打仗,做母亲的心哪能放心的下。一时,我也没了主见。


李大姐的小分队只住了三天就走了,但她给我讲了好多好多道理。她的到来,在我平静封闭的心里激起了巨大的波澜。我知道了中国有毛主席共产党,我知道了妇女要反对封建压迫就得闹革命,自己解放自己。我知道了女人也可以当兵,打日本鬼子。


又过了一个月,1938年9月,李大姐第二次路过我们村。我们重逢分外亲切,母亲忙着烧水做饭,热情地招待李大姐。这一次我决心已定,一定要跟她走。为了防止母亲阻拦,我和李大姐秘密商定,等部队走出村外,我就悄悄追上去。临行那天,李大姐为了对我母亲有所安慰,特意赠送了我家一斗大莜麦,并笑着含蓄地说:“大嫂,香女子要是有一天投奔了八路军,我会好好照顾她的。”母亲说:“那是自然,八路军是咱自己的队伍,你这人这么好,我信得过。”


三天后的黄昏,李大姐的小分队要出发了。我从家里拿了自己做的一双绣花鞋,悄悄地溜出了家门,飞似的向村外跑去。只见李大姐他们故意放慢脚步等着我,我很快追上了队伍,李大姐抱着我的肩膀,满意的笑了。


我回头望着那淹没在夕阳中的村庄,那渐渐变小的长城烽火台,为自己终于挣脱愚昧封建的牢笼,为投身到抗战解放的战争行列中,心中充满了无限豪情。

 

   李桂芳同志对我的培养


自从我跟随李大姐投身于抗日战争行列之后,李大姐非常注意在各方面对我进行培养。当时经常行军,一夜要走几十里路。我这个刚刚参军的小八路,紧紧跟随队伍,一步也不落下,对此李大姐对我十分满意,鼓励我,夸奖我是个“好苗子”。她重视我文化水平的提高,要求我多识字,她规定我每天要认十个字。我很要强,经常每天会认二十个字,在行军路上,她给我讲红军,讲共产党抗日主张,讲男女平等的道理。每到一个村,便带我去访贫问苦,进行抗日宣传,发动群众,组织建立妇救会。当时开展妇女工作阻力很大,封建的传统思想很顽固,召开妇女会很困难,有的是家里面不让去,有的是躲了起来,还有的人甚至打骂闺女、媳妇不让参加,个别人还将恶狗拴在门口,不让我们进去。李大姐面对这些毫不气馁,耐心的讲团结抗日的道理,还与贫困妇女同吃同住,教她们识字,教她们唱歌,歌中唱到:“好铁要打钉,好人要当兵,打日本为人民,保卫我们的家乡。”“妻子送郎上战场,你打鬼子我开荒,多种地来多产粮,交给八路军打胜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像尾巴一样跟着她,暗中模仿她怎么站,怎么讲话,怎么宣传革命道理。她也给我讲解我们要做些什么工作,并讲给我如何去做。我对她的工作能力、工作作风佩服极了。我决心要做一个像她那样有勇有谋,能文能武的抗日女战士。


学会骑马对工作的开展也是十分必要的,正是李大姐教会了我骑马。记得我们来到塞外绥南(内蒙古地区)时,部队将几匹多余的马送给了我们。只见李大姐拉过一匹棕红色的马,紧紧肚带,起身一跃骑上马背,扬鞭奔向村外草原。我惊喜地看着,心里又害怕又羡慕。她策马返回,笑盈盈的把缰绳递到我手里,说:“香女子,拉着遛一遛,怕不怕?”也许是她那潇洒英武的形象激励了我,也许是我学骑马心切,不知哪来的一股劲,我大声地说:“马有什么可怕的,我正想骑骑。”她高兴地说:“那好,你就骑上去吧!”我试着往马背上爬,可是不得要领,怎么也上不去。李大姐走过来双手一托,扶我上了马,连声嘱咐说:“拉紧缰绳,眼向前看。”可这马也欺生,它不往前走,而是后退。李大姐急忙拉住笼头,牵着马往前走,好让我适应一下。这是我第一次骑马,虽然她牵着马慢慢地向前走,但我还是天旋地转,几乎要裁下来。但我咬着牙,紧紧抓住缰绳,抬着头向前看。走了好大一段路,我渐渐地适应了,她慢慢放开手,让我独自骑马慢走。第二天继续练习骑马。我上马走了一程后,


摔了下来。李大姐急忙扶起我,关切地问:“怎么样?摔坏了没有?”我当时年轻,有那么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没事,只要胳膊不断,我非要学会不可!”我坚决地说。就这样,一连数天的摔打,我学会了骑马。当这支小分队完成分散隐蔽的反扫荡任务,返回根据地开展工作时,我已经能骑着马跟着李大姐大红马后奔驰了。


经过半个月的行军,辗转来到了右玉南山的小张王村(庄富),支队部、边委会、各机关都聚集在这里,大约有三四百人。人们热情地相互打招呼,相互拥抱着。有说东北话、河北话的,有说四川话、江西话的,真的是南腔北调,好像全国各地的人为了抗日都聚到了这里。


进村不久的一天,有一位女首长来看我们。她中等个头,短短的黑发,敦实而魁梧,一身军人装束,腰间挂着手枪,言谈举止洒脱而刚毅,她就是名震晋绥边区的华侨女大学生、边委会的秘书——李林同志。她紧紧地拉着李大姐的手,亲热了好一阵,然后转过身看着我,对李大姐笑着说:“好啊,你不仅没有损兵折将,反倒招回一个女兵!”李大姐自豪地说:“是啊,你看她怎么样?”李林同志亲切地抚着我的肩膀,问我:“多大了?为什么参军?”由于李大姐在这一段时间里的淳淳教导,学到了很多道理,胆也大了,回答也自然。我大声答道:“我今年十六岁。参军是为了赶走日本侵略者解放全中国,解放妇女……”她俩满意地点点头笑了。


这一天我脱去了破旧的花衣裳,穿上了深蓝色的新军装,腿上缠着绑带,腰上扎了一条皮带。和李大姐不同的是,我没有手枪,腰间挂了两颗手榴弹,成为名副其实的一名八路军抗日女战士。


在这里,我们一百余名同志在白天听李林同志讲课。她讲国内抗日形势,讲马列主义基本理论知识,讲近代史,讲政治常识,讲游击战战术。她每天都要询问我的学习情况,我也不断地提出好多不懂的问题。在这段日子里,我的思想水平有很大提高。二十天后,李大姐把我、林梅、白冰、高玉兰编为一个小组,派我们到附近的村庄做社会调查,做妇女工作。当时,日寇和国民党对我们实行严密封锁,不许一粒粮、一尺布进入抗日根据地,人民生活极为艰苦,军队供应极为困难。妇联组织妇女担负起解决军鞋,缝制军衣的任务;还要动员男青年参军,抬担架支援前线;物色有文化的女青年脱产当妇救会干部;深入发动群众,宣传抗日救国,同时动员地主富农开仓救贫。在李大姐的领导下,由于深入细致的工作做得扎实,尽管环境恶劣,但群众抗日热情非常高,各项任务都完成的很好。


1939年初,在紧张的工作、学习和战斗中不知不觉地过去了,转眼迎来了“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为了活跃部队生活,鼓舞部队的战斗士气,也为了扩大部队在群众中的影响,我们组织了一场“三八节”运动会。这一天,在小张王村的一个打麦场上,聚集了男女老少三百多人。李大姐主持会议,李林同志发表了演讲。全场气氛十分活跃,“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誓死不做亡国奴!”“妇女要解放!”的口号此起彼伏。李大姐宣布“三八节”运动会开幕。在运动会上我参加了跳高、跳远、赛跑和拔河全部项目。记得在赛跑中,我的绑腿松开了,长长的拖在地上,人们惊异地望着我,以为我会退出比赛。没想到我不仅坚持到底,而且跑的飞快,获得了第一名。在场的人都为我这个年龄最小的运动员鼓掌欢呼。比赛结束,我被叫到主席台领取了奖品:钢笔、笔记本和花背心。接奖品时李林同志拍着我的肩膀,李大姐抚摸着我的短发,高兴地鼓励着我说:“好样的!”我激动的热泪盈眶。这一天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因为我过得第一个“妇女节”,我觉得自己真正找到了希望,彻底解放了。


刚过完“三八妇女节”,3月9日凌晨我被急促的呼叫生惊醒。。李大姐告诉我,日寇开始了第七次春节大扫荡,情况比前六次更险恶,我们要隐蔽。她要我跟随边委会总务科张生等同志去织女泉村隐蔽。我们一行五人拉着三匹马,马背上驮着油烟机、文件箱等。我拉着一匹白马走在前面,在快到织女泉村的山坡上,看见前面有一股部队在休息。由于山里雾大看不清楚,张生同志向对方喊话:“你们是那一部分的?”“警备六团的。”一听是自己人,大家十分高兴。这时我再仔细一看,发现他们的帽子是尖的,耳朵上忽闪忽闪的,有的身上挂着明晃晃的马刀。天哪!我们受了日伪军的欺骗,我拔腿就跑。当时我刚转身敌人就开枪了!只觉得一股强风吹过来,我倒在了地上。但我很快从慌乱中清醒过来,“决不做俘虏!”我就势向深沟滚去,滚到沟底,我才发现左下胸、左上臂、左大腿均受伤了,我浑身是血。我爬进一个小洞躲起来,并解下绑腿将伤口包扎好。这时山上枪声越来越密集,机关枪“嘟嘟嘟”地叫嚣着,枪声直到黄昏才停止。后来我才知道,六支队也路过这里,和日伪军打了起来。这一夜,我望着满天的星星,想起半年前身患伤寒病、缺医少药又遭敌人袭击而病故在山洞里的战友高玉兰同志,深感革命之艰辛。但一想起李大姐那吃苦耐劳,无所畏惧的巾帼形象,我就充满信心,相信同志们会来救我的。如果敌人来搜山,我就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心里也害怕有饿狼来,真要是饿狼来了也要拼一拼。


天一亮,张生同志从邻近的沟里爬过来找到了我,告诉我敌人还没有撤,让我做好敌人搜山的准备。天又黑了,整整两天一夜的伤痛和饥渴折磨着我,冒着一死的决心和求生的欲望,我慢慢爬出山洞,紧握着手榴弹走向沟里的一户人家.我跌跌撞撞地走到了这一家的门口,对二位老人说:“大娘,我是妇救会的,挂花了,渴得要命.....”两位老人忙着熬粥烧水,帮我剥去血衣,换上便衣,将我藏在他们家的地洞里,还给我烧了一个大烟炮止痛。两天来极度的紧张和疲劳一起袭来,我很快地进入了梦乡。


当我从沉睡中醒来的时,敌人已撤走。那户人家的大爷和张生用大箩筐将我转移到了狼窝沟村。这时我受伤的左臂肿的老粗。高烧不断,我时而清醒,时而昏睡。我心里明白,我的性命危在旦夕,我也许快要死了,真想见到李大姐呀!


几天过后,李大姐带着鸡蛋、红糖来看我了。我一见她,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委屈,一头扎在她怀里嚎啕大哭。在我投身革命之后,她是我的大姐,也胜似我的母亲。她摸着我的头也不住地流泪。她一边安慰我,一边派出多人寻找医生。但这里穷乡僻壤,加上日寇不断地扫荡,始终没有找到。李大姐一直为我的伤在奔波、焦急。伤后持续高烧十几天中,李大姐终于带回来一名医官。他是曾在冯玉祥将军部队里当过军医的蒙蔚同志。他一边细心地剪开已经凝结成块的绑腿,为我检查伤口,一边安慰鼓励我:“我一定能把你的伤治好,你可要忍耐一下。”因为身边没有手术工具,他就用一根捅枪膛的捅条,裹上棉纱给我冲洗伤口中的脓血。剧痛使我几乎晕过去,但我看到李大姐殷切的目光,就咬紧牙坚持着。经过蒙医官的三次治疗,伤口消肿了,我的烧也退了。是李大姐在最艰苦的环境中找来了医生救了我的命,我感激她,我也非常感激蒙医生。但不幸的是,这一年7月7日,在一次战斗中老医官阵亡了。


    李桂芳同志介绍我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9年秋,我的伤养好之后,李大姐分配我去平鲁一带做妇女工作经过那场生与死的考验,我的信念更加坚定,工作更加努力,和妇救会的女战友们一起,在平鲁、朔县、右玉和山阴县一带动员新兵三百余人,为军队做军鞋千余双,做棉衣上千套,有力地支援了抗日前线。


   年底,李大姐调我回边委会,告诉我准备派我和吉玉英去晋缓边首府兴县抗日学院去学习深造。那时我向她倾吐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心愿,在人党的前后,她一共找我谈过四次话。第一次谈话时,我记得她问我:“共产党好还是国民党好?”我笑了,“当然是共产党好。”“为什么?”“因为国民党不抗日只打内战。”“毛主席是谁?”“毛主席是共产党的领袖,他主张全国人民团结抗战,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她拍着手朗朗地笑了起来。当时把我笑慌了,我以为我说错了什么话。她拍着我的手背说:“不错不错!”她是在为我的进步而高兴啊。第二次谈话,她给我讲共产党的性质任务,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应具备的条件和作用。第三次谈话是在1939年12月10日,李大姐告诉我,根据我两年来的表现她接受我的申请,让我填写了入党志愿书。因为环境恶劣,党组织不公开发展,也是为了保密工作,仅由李大姐一人做我的入党介绍人,我入党了。记得当时我兴奋极了,我下定决心为共产党奋斗终生!这一天我终生难忘!去抗战学院前,她又与我促膝长谈,她语重心长地叮嘱我,虽然是去后方学习,但生活条件艰苦,让我做好思想准备。告诉我入党了要干得更好,必须要吃苦耐劳。因为我的伤刚刚痊愈,所以她叮嘱同去的吉玉英同志照顾我,还送给我们笔和本虽然抗战学院环境稳定,但生活却非常艰苦。男同志要到几十里外的地方背粮食,没有口袋,就用自己的裤子装。女同志隔一天就要到十几里以外的煤窑背煤,经常肩膀被煤块压破出血,晚上衣服都脱不下来。饭是黑豆加野菜,还要大家分着吃,不管饱。尽管如此,我牢记李大姐临别时的嘱咐:入了党要干得更好,坚持下来就是胜利。我和同学们一起情绪高昂地学习着,生活着,终于完成了学习任务。


 英雄遇难痛断肝肠


就在我离开李大姐的第三个月,从雁北传来了我痛断肝肠的噩耗。1940年3月5日,在日伪军向我洪涛山发动第八次扫荡过程中,李桂芳、武云英、何秀兰等十二位地县妇救会主要领导干部,与六支队六位伤员,共十八人一起隐蔽在张崖沟村南的煤窑里。由于叛徒的出卖,敌人封锁了煤窑口。敌人在外边喊话,让她们投降。李桂芳大姐她们坚决不投降,宁死不当俘虏。日寇向煤窑投放了毒瓦斯,除妇女干部薛翠莲脱险外,其他同志全部中毒遇害。年仅22岁的李桂芳大姐走完了自己辉煌的、堂堂正正的革命一生,水远地离开了我。我听到噩耗后,趴在床上哭啊,哭啊!一串串的记忆像一个个浪花似的涌上来。是李大姐带我挣脱封建枷锁投身革命;是李大姐手把手教我如何学习如何工作;是李大姐不怕危险不辞劳苦地为我找来医生,把我从死神手里夺回来;更是李大姐对我深刻的影响和教育使我成为一名坚强的共产党员。李大姐对我的深情厚谊,我终生难忘!抗战学院召开了数千人的追悼大会。会场上用根据地少有的漂白布写成挽联,做成白花,悲恸的哭声被一阵阵“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同心同德报仇雪恨!”的怒吼声所压倒,那真是震撼心脾地动山摇地呐喊。记得1942年,李桂芳大姐的爱人李登瀛同志带着他们四岁的女儿李春英来学院看我。我跟李大姐两年多,一点也不知道她还有一个女儿寄养在老乡家里,直到她牺性后我才知道。我见了他们,心里难过极了。亲着李春英的小脸,抱着她,我止不住的掉眼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李大姐啊!你为民族解放献出了青春,献出了母爱,最后献出了生命。你在悲壮史册上留下了辉煌的一页!


追忆

如今,从少女花季投身于革命的我,已经到了桑榆暮年。五十五年的岁月,并没有使伤疤平复。同样,时光的流逝也没有抹去烙在我们这一代人心中的历史。在那段刻骨铭心的年代里,我们绝不会忘记日本侵略者在中国土地上犯下的累累罪行!我们绝不会忘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八路军、新四军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辉煌战绩!我们更不能忘记所有为打败日本侵略者而不惜流血牺牲的中华英烈!他们为国为民的贡献将功垂千秋,献身民族的气节将万世流芳!


雁北大地的英烈永垂不朽


中华大地的英烈永垂不朽

 

          林  波


          一九九五年八月五日


           编辑:郝文俊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上香
贡献论坛
人物总汇
友情链接: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红色晋绥-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兴县新闻网  红色思源网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西北革命历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内蒙古党史网  山西省党史网  榆林市党史研究室  陕西省党史网  甘肃省党史网  银川党史网  红色记忆网  中国延安网  西柏坡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  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  延安革命纪念馆  
关于晋绥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晋绥律师 | 人才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主管: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晋绥儿女访问老区红色摄影行组委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办、榆林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晋绥人文杂志社、晋绥文史馆、山西军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挖掘革命历史文化资源传承民族信念精神血脉"  晋绥儿女中心热线:0350-8648359   热线:0350-8648359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CopyRight © 1998-2015 Tencent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世创未来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