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晋绥网 晋绥抗日根据地 人物总汇
王生明——年龄最小的八路军战士
2018-12-12 21:18| 发布者: 狂人习作| 查看: 166 | 评论: 0 |原作者: 太原道 |来自: 太原道
王生明——年龄最小的八路军战士

   王生明(笔名端阳生)是我的老前辈、忘年交,是一位非常有个性、有故事、有经历、有胆识的老新闻工作者,今年84岁,我们认识已经47年。我还在少年时代就知道他是小八路出生、烈士子弟,但是并不详细了解他的故事。直到读完他的四本书后,才真正了解了他的成长史。



   很多年前,我曾经看到过一张毛主席和两位小八路战士在一起的照片,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张照片里的故事发生在1939年春天,毛主席乘车去抗大讲课,当快到校门口时,从山坡上跑来两位小战士,兴冲冲地来到毛主席身边。毛主席亲切地问他们多大了,小个儿的刘长贵(抗大勤务兵),机灵地看了看身边的安定宝(东北军干部队队长张学思勤务兵),爽声道:“我14岁,他15岁”。毛主席笑着说:“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知道,你是毛主席!”毛泽东说:“不对,我不叫毛主席,我叫毛泽东”。说着,毛泽东弯下腰,在自己手心里把毛泽东三个字写了一遍,耐心地教两个小八路毛泽东三个字怎么写。就在毛泽东在手心比划教字的瞬间,摄影师石少华抢拍了这个珍贵的镜头。照片展示了毛主席平易近人、与小八路战士亲密无间的动人形象,也让我记住了这两位小八路。当时,我以为这两位小八路是八路军中年龄最小的战士。


   王生明生于1933年端午节。19444月,他11岁时从塞北军分区抗日军人家属学校调军分区政治部宣传队正式入伍。为写作王生明的故事,我查遍《八路军史》等资料,发现在1944年八路军75.9万人中,王生明是八路军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王生明的姥爷蒙蔚


   王生明出生于一个满门忠烈的抗日家族。王生明的姥爷蒙蔚曾经是冯玉祥将军部下一位军医官,后归乡行医,久享“人畜良医”盛名。“七七事变”之后的19379月下旬,日军占领了平鲁县城,城乡百姓一片恐慌。县城东南40里的陶小峰村一户人家,聚集着这个家族老幼三代十几口人。值此民族危亡时刻,54岁的一家之主蒙蔚振声而言:“不要哭,我们宁死不当亡国奴,我们要抗日!”


   不久,这所民宅院落成为一座兵营。蒙蔚散尽家财招兵买马,小峰山、平太村、向阳堡一带乡民自愿投军,蒙家院里拉起一支100多人的抗日自卫队,蒙蔚被拥戴为队长,他的夫人带领全家女眷整天操持于兵营的伙房,成了抗日队伍的炊事兵。自卫队员们大多背着鬼头刀,军装乃是用莜麦秸秆灰所染。1938年春夏之间,在晋绥各县游击队被编入八路军120师独立六支队期间,蒙蔚自卫队也光荣入编为六支队步兵二营五连。时年56岁的蒙蔚被任命为步兵二营副官兼五连连长,是六支队最年长的指挥员,也是八路军中最年长的连长。


       王生明的姥爷蒙蔚烈士


   蒙蔚率部转战长城内外,在一次战斗中,敌人的子弹迎面飞来时,他恰被一块石头绊倒,子弹射伤了他的右额角。当他头裹棉纱回到已被日军烧毁的自家院子里时,他没有悲伤,而是用振奋的口气对乡亲们讲述战斗故事和众多英雄人物——出身华侨的女英雄李林身虽矮小却无比英勇;从东北军调来的王老虎(中共地下党员)骁勇杀敌。


   1940年夏,井坪镇日军出击乱道沟村(今平鲁区朝阳湾村),蒙蔚率部转移至榆岭村。夜间宿营后,一战士趁夜回乡探亲,被路过之敌俘获而变节,部队被重重包围。蒙蔚因年迈体衰,被日寇堵在院内,敌人向他喊话要他投降,他打开大门用手枪击毙一日寇士兵,当他刚刚跑出大门道时,被两个鬼子兵挡住,身受穿胸两刺刀,壮烈阵亡。



   2008年,朔州市平鲁区委、区政府在平鲁烈士陵园为蒙蔚烈士修建了纪念碑,碑上刻着“抗日老英雄蒙蔚烈士”。


             王生明的父亲王宝(王保)


    王宝(王保)是王生明的父亲、蒙蔚的女婿。19377月,王宝深受共产党八路军抗日救亡宣传的影响,毅然参加了山西省著名爱国将领续范亭领导的战地动委会。这年10月,八路军120师警备六团民运科长王道山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王宝把一生交给党,且把名字“宝”改为保卫祖国的“保”。一年以后,他被任命为中共平鲁县一区区委书记、县委委员。


   王保入党后,党组织交给他的首要任务是发动群众,坚持对敌武装斗争,在八路军120师警备六团的直接领导下,组建抗日地方武装,配合八路军正规队伍保卫家乡。


   后来,这支抗日游击队被编入八路军120师六支队步兵二营四连。王保被调往右南县担任县委组织部长。



      王生明的父亲王宝烈士


   1940年下半年,王保改任中共平鲁县委城工部部长。为了工作便利、不易被敌人发现,王保戴一顶毡帽,穿一件黑粗布褂,手提一条防狗的红色连枷条,经常以“做买卖”、“请医生”、“换牲口”、“走亲戚”为掩护,深入平鲁城及其它大大小小的据点。19415月初,在城内隐蔽的战友黄兴等策应和配合下,王保乔装进入平鲁城,冒着生命危险,做伪军的投诚工作。他与守卫平鲁城北固山炮楼的伪军小队长在城墙下会面,终于说服了这个日伪小队长弃暗投明。59日深夜,天下着雨,这个小队长将一个小队10多人拉出平鲁城,带出机枪一挺,步枪15支,短枪一支,子弹两骡驮。在我方“耳目”的带领下,反正人员冒雨连夜赶到乔儿山村,向我军投诚。这是雁北对敌斗争困难时期,争取敌伪工作取得的一个可喜战果。


   1942年,雁北地区的抗日斗争进入最艰难时期。随着李易山(县委书记)、耿平(地委秘书长)、江华(地委干事)相继投敌叛变,王保和他的战友们苦心经营的情报网站遭到瓦解。大批地下党员被捕,武装斗争屡屡失利。中共雁北地委做出决定:所有非战斗人员向朔县西山转移。右南、山朔两片抗日根据地再次沦陷敌手。王保跟随地、县、区机关撤到偏关县。此时,王保向司令员郭鹏、政治部主陈云凯、参谋长刘华香请缨,由他带领一个武装工作队,重返已沦陷的洪涛山抗日根据地收拾残局,相机搭救被叛徒李易山出卖的9位战友。


   这支武工队从偏关县城出发,向平鲁、井坪、朔县一带进发,85日,武工队行进到平鲁县西山的大泉沟一带,隐藏在武工队中的日特李占功及其把兄弟赵国隆、王结巴(绰号)与我部二营某连一个姓杨的排长勾结,突然发动武装叛乱,将王保同志杀害。王保牺牲时年仅38岁。同年1024日,晋绥边区创办的《抗战日报》刊登了题为《悼王保――雁北的模范敌伪工作者》的文章。



   王生明(戴帽者)祭奠父亲王宝

   198785日,在他牺牲45周年之祭日,中共平鲁县委和平鲁县人民政府在平鲁烈士陵园内为王保同志立了纪念碑。

王生明的母亲蒙青山

   194285日王保同志牺牲后,王宝的妻子、蒙蔚的长女蒙青山,忍痛把年仅6岁的二儿子王生瑞送给农民收养,将其女儿王生梅、长子王生明送到八路军塞北军分区宣传队。她带着两位烈士的遗孤——王生力(王宝烈士的小儿子)和李春英(晋绥五分区第一任妇联主任李桂芳烈士之女)在黄河东岸的崇山峻岭中流浪。经过数年反“扫荡”的锻炼,19452月,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王生明的母亲蒙青山


    19458月日本投降后,蒙青山随部向日寇统治区进军,途经平鲁,她回到阔别8年的大破石村,看望了她和丈夫、父亲亲手修建的五孔石窑和一只叫“四眼”的看家狗,擦干眼泪,又跟着部队向日寇盘踞的绥蒙地区挺进。2002年清明节前夕,王生明含泪写下《祭四眼》,记述了母亲重返家园的悲惨情景。

             

                 四眼哥


   不,或许应该叫你四眼妹,反正就是你,头背墨黑,眼睛上方长着两个圆圆的黄色豹斑,远看近瞧,都像四只眼睛。我的朋友,我的亲人,你能听到我的呼唤吗?


   1936年,父母亲和祖父母分家了。在分家前一年,父母就在村边沟尽头,倚着土坡盖起五间石窑洞。为了节省日常炊事和取暖的炭火钱,在外祖父的督导下,父母在窑洞四周栽种了365棵小杨树。窑前有一片空地,算是一个小院。因为没有围墙,野兔、狐狸甚至饿狼,经常在院子外缘出没。


   四眼何时来到我家,我至今不清楚。只记得在我4岁那年(1937)不知为什么事,父亲久不回家。一日,母亲带领我和四眼迎着嗖嗖寒风,到村外很远的地方去干一件我和四眼都不甚明了的事情。


   走着走着,在荒无人烟的丘陵地带,我们找到了自家播种下莜麦的耕地,母亲用手刨开虚土,寻出几粒莜麦种籽高兴地说:“发芽啦!”当母亲把发芽麦种和湿土回填完毕,正要站立起来返家时,竟突然晕倒在地。我失魂似地扑到母亲身上,只见母亲紧闭双眼,却平静地对我说:“妈没事,躺一会儿就会好的。”我说:“你不起来,狼来了怎么办?”母亲说:“不用怕,有四眼守着咱们哩!”于是我把注意力转向四眼,只见他骤然紧张起来,围着我和母亲不停地打转,喉咙深处发出恐怖与愤怒的响声,鼻子呼哧呼哧,四只眼睛警视着远方。有时又突然站住,用四爪在地上乱刨,弄得尘土飞扬。我理解,它是在向一切潜在的敌人示威宣战:任何敌人胆敢来侵犯它的主人,它将奋死抵抗,拼死一战。所幸,过了一会儿,母亲终于从地上站起,我们安全回到家中。从那一天起,四眼在我的心中,就不是一条狗。



       四眼狗


   就在第二年的农历八月二十二日深夜,身任中共平鲁县委城工部部长的父亲终于在家中出现,但他在一盏小油灯下只坐了不大会儿,就对母亲说,日寇已经在离家八里地的平鲁城安营扎寨,上级命他在今晚就举家搬迁出走。母亲慌了,千辛万苦刚刚营造好一个家园又要抛弃,她声泪俱下。父亲只说保命要紧。那这个家由谁来看管?想来想去,重任落在了四眼身上。经父亲和邻居罗有德叔叔商量,在我们深夜走出家门以前,父亲把四眼拴住,亲手交给罗叔叔带走。


   据说,我们出走不几日,四眼即获得自由。最初,它情绪十分低落,但它似乎明白主人的安排,很快就恢复正常,回到它常卧的地方——五间石窑洞顶上的一堆柴禾。有时它也走下来到院子里巡逻,或到院子外缘看看有没有不速之客。总而言之,除听到邻人罗家的呼叫,跳过半人高的土墙,去饮食三次洗锅涮碗水外,它别无所求,哪里也不去。这样几年过去,四眼的性格越来越孤僻凶猛,它曾把一个闯入院内的叫化子扑倒在地,没有人敢接近它的领地。


   1945815日,日寇宣布无条件投降。我与姐姐王生梅正跟随部队向绥蒙进军。留在山西省工作的母亲蒙青山曾请假独自回大破石村探望。由于离家已经八年,四眼的性格已不似当年,邻居怕发生意外,在母亲走进自家院子之前,即把四眼诱到邻居屋内看管起来。哪知,当母亲从门缝里看到它时,它立即停止狂吠,对母亲直摇尾巴。母亲让邻居把门打开,四眼羞答答地小跑到母亲身边,不停地用头拱动着母亲的衣襟。当母亲伸出双手抚摸它的头时,从它的喉咙深处发出如哭如诉的悲鸣。母亲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便和四眼哭抱在一起……


   母亲生前曾告我,最让她伤心的是:无论四眼有多大的悟性,都无法让它知道,在它和她分别的八年间,四眼失去了两位男主人,即我的父亲和外祖父,他们都是直接死于日寇的刺刀和枪弹之下的八路军抗日烈士。他们已经无法回到老家观赏那满院高大的白杨树了。


   啊!四眼,你是抗日军人家属的挚友,你是守土抗战八年的勇士。每当清明节到来之时,我就想起“七•七”事变前我的家园,同时也就想到了你。我为你落泪,我为你自豪!


   这篇文章在报刊发表后,有数位读者评论:《祭四眼》情节奇特而真切,作者把中华民族的痛、爱、怜,集中地倾注到了不会说话但有灵性的四眼狗身上,使它成为那段惨痛历史的特殊见证。《祭四眼》是反映抗日战争诸多作品中最凄惨的一页,具有史诗的价值,堪称书写抗战悲壮历史的绝笔之作。


   日寇投降后,王生明随部队进军绥蒙,继而南下入川,又辗转广州、武汉。他与母亲阔别了整整12年。1946年,王生明和姐姐给妈妈去信:“妈妈,等着吧,打下归绥,我们接您去绥远省住。”1948年,王生明从临汾给母亲去信:“妈妈,等同蒲铁路修通后,我们回去看您。”1950年,王生明从成都去信:“妈妈,等成渝铁路修通后,我回去看您。”1953年,王生明从重庆写信:“妈妈,等宝成铁路修通后我回去看您。”这时,母亲开始怀疑,儿子早就牺牲了,是部队首长怕她忍受不了,找别人冒充写信,从此她再不提与儿子见面之事。1956年王生明从河南信阳写信:“妈妈。部队从今年起实行军官休假制度,我准备回太原与您团聚。”这年,终于在太原市委家属院内,他和瘦弱多病的母亲相见了。母亲日思夜想终于盼来了回家度假的儿子和女儿,但她已经不认识自己的儿子了,她怀疑儿子早已牺牲,到家的只是一个替身。于是,三更半夜在儿子熟睡后,她悄悄走到睡熟的儿子身边,查看儿子左胯上是否有一块被狗咬下的伤疤……。多年后,王生明写下《验子》一文,记述了母亲在烽火岁月中对亲人的强烈思念。


   199186岁的蒙青山老人去世后,骨灰盒送回了她辛勤劳动、艰苦战斗过的平鲁,安放在平鲁烈士陵园,和其丈夫王保烈士一起长眠于这块鲜血浸染过的土地。


            王生明在八路军中


   1944年,11岁的王生明拽着八路军部队的马尾巴参了军,五分区司令员郭鹏(中将)、参谋长刘华香(少将)、政治部主任陈云开(少将)研究决定准许他姐弟二人接替父亲吃公粮把他们送到供给部由技术最好的裁缝量着身高订做了两套军装穿戴起来。从此他成为八路军的一个小兵。



     小八路王生明


   1944年春天整风结束后。塞北军分区筹建宣传队王生明和姐姐调到了宣传队,成为一名文艺兵。后塞北军分区改制为绥蒙军区。19455月,王生明得了伤寒病,住了三个月医院。出院后,他身体还是非常虚弱。在随军参加绥蒙战役中,他被安排骑毛驴随军。有一天在路上休息时,因为赶路匆忙,他把绑腿和一袋三颗手榴弹丢在了房东家的炕上,是他的小战友、14岁的王兴冒着被国民党顽匪捉住的危险,急忙骑驴赶回去,才取回了手榴弹。后来,王兴带着王生明的这三颗手榴弹离开部队,悄悄溜回家乡怀仁县吴家窑村,杀死了杀害父亲的大汉奸,然后又返回了部队。



     王生明与姐姐王生梅


   1946年春,国民党蒋介石背信弃义,单方撕毁停战协定,向我绥蒙军区驻地集宁市进犯。我军打退傅作义的骑兵师,返回集宁市,宣传队仍驻城东茂盛店。该店前院套后院,共有5个院,除临街的两个院被宣传队占用外,后3个院全是供骡马使用的牲口圈,平时没有人光临。敌人的骑兵撤走后,马料、子弹到处可见,还有扔掉的精制的马刀。王生明对这些丢弃物爱得发疯。为了扩大自己的“战利品”,王生明独自溜进后院到处搜寻,竟在圈棚内发现一个傅作义的骑兵睡在马槽内。他身上盖着厚厚的羊皮大衣,身边还拴着一匹青灰色的战马。那马的眉骨上沾满污血,白骨露在外面。当他走近那匹战马时,它的主人抬起头与王生明的目光相遇。王生明本想上前去亲手缴获他身边的那枝短马枪,可周围空荡无人,他又身单力薄。那个伤兵有气无力地说:“小朋友,我负伤了,你能为我找一点水喝吗?”王生明说:“我不是你的小朋友!你们打败啦,你也跑不了啦,我们优待俘虏。你别动,我给你找水去!”当他跑出前院,正好遇到宣传队领导刘震同志从政治部回来,王生明急忙向刘震报告了这一情况。可是,他没想到,本属于自己的战利品——一个俘虏兵、一匹战马、一枝短马枪,被别人押走、牵走、扛走。自己什么都没有得到,王生明失望极了。多年后,王生明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这个俘虏算不算我捉的?》。


   在部队时,王生明还想方设法寻找出卖父亲的叛徒李占功。后通过李的老乡谷枢记在察哈尔省尚义县找到了李占功的下落。李占功已伪造简历,以八路军身份混进县粮食局当了科长,经王生明、王生梅、姐夫李建侯检举揭发,被尚义县人民法院判处死刑,执行枪决,而罪大恶极的李易山则逃到了外蒙,自破相后隐藏起来,至今未找到。



    王生明(左一)在八路军剧社


   在宣传队,王生明除了在武装班担任警卫任务外,就是在剧社跑龙套。他先后在绥蒙军区战声剧社、晋绥五分区长城剧社、绥蒙军区文工团、晋绥人民剧社等六家文艺单位工作。


             王生明的记者生涯


   1958年王生明从武汉空军某部转业。他先后在河南青年报、豫南潢川报、山西四清报做编辑,在雁北报做副总编、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法制日报驻山西记者站担任站长。一支笔饱蘸时代风云,见证历史沧桑巨变。他的骨气,他的血性,他的正义,他的耿直,在新闻界有口皆碑。他能说出别人想说而不敢说的话,他能做到别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而历史证明,他所说的他所做的完全是正确的也是合乎历史潮流的。



     王生明在空军留影


   197618日,周恩来总理逝世,举国沉浸在前所未有的悲痛之中,但是,在中国所有的报刊上,刊登的都是官方文告和外国领导人的唁电,没有一个人用自己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哀伤。噩耗传来,身为《雁北报》副总编的王生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在八路军队伍里拉着马尾巴长大的他,多次见过周总理,最后一次是1973年,周总理陪同法国总理蓬皮杜访问大同市,参观云岗石窟,王生明作为记者,采访了那次外事活动。他要把对周总理的美好记忆写下来,寄托哀思。为了不发生一丝差错,他又带病到大同市外事办公室查阅资料,返回家后,一边痛哭一边写下了《永恒的怀念》一文。他和总编贾春泰冒着坐牢的危险决定上版。


   1976123日深夜,5万余份《雁北报》,印着头号黑体标题《永恒的怀念》,配着周总理在云岗石窟前的照片出版了。光明日报记者樊云芳、丁炳昌联名发表题为《一道划破漆黑夜空的闪电》的文章,来追记这件值得载入中国新闻史册的光辉往事。老报人、书法家傅业为他写出一卷《敢吼天下第一声》的条幅,裱糊好亲自送到王生明的门上,但是王生明不愿意挂在客厅炫耀,只是挂在了卧室。


   离休之后,王生明隐居在北京大荒山黄叶村边,与曹雪芹为邻,他把自己居住的小屋比喻成为鸟巢。每逢清明节,他都会回到平鲁烈士陵园为姥爷、父亲母亲的纪念碑敬献一束鲜花。



   王生明回乡参加烈士纪念活动



       王生明夫妇近照


   1993年,他公开出版了收录61篇文章的《倦鸟草叶》一书。2007年,他上网开博,弘扬正气,针砭时弊。他的博客的题字是:“宁鸣而生,不默而死”。10年来,他的博文被多人转载,有百万次点击量。先后印制三个集子——《遐思鸟巢》、《荒山鸟语》、《当今遍地公冶长》。他说自己是一只倦鸟,在归林的路上不时地衔起片片草叶,为自己筑起一个个安守灵魂的窝巢。


   衷心祝愿王生明这只倦鸟长鸣不已,长飞翱翔。


          晋绥网编辑:郝文俊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上香
贡献论坛
人物总汇
友情链接: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红色晋绥-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兴县新闻网  红色思源网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西北革命历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内蒙古党史网  山西省党史网  榆林市党史研究室  陕西省党史网  甘肃省党史网  银川党史网  红色记忆网  中国延安网  西柏坡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  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  延安革命纪念馆  
关于晋绥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晋绥律师 | 人才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主管: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晋绥儿女访问老区红色摄影行组委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办、榆林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晋绥人文杂志社、晋绥文史馆、山西军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挖掘革命历史文化资源传承民族信念精神血脉"  晋绥儿女中心热线:0350-8648359   热线:0350-8648359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CopyRight © 1998-2015 Tencent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世创未来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