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晋绥网 晋绥党史
泓景兴业集团西北总部将组织规划团队再次实地考察忻口战役遗址开发建设

2019-2-18 01:16| 发布者: 狂人习作| 查看: 542 | 评论: 0 |原作者: 王洪英 郝洪振 |来自: 晋绥网

摘要:2月13日春节刚过,泓景兴业集团西北总部总裁、延安十三年红色影视基地有限公司总经理、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名誉副会长杨蔚考,应“纪念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党史党建文化展”组委会邀请,出席了“开展仪式”后 ...
泓景兴业集团西北总部将组织规划团队再次实地考察忻口战役遗址开 ...
     


    2月13日春节刚过,泓景兴业集团西北总部总裁、延安十三年红色影视基地有限公司总经理、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名誉副会长杨蔚考,应“纪念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党史党建文化展”组委会邀请,出席了“开展仪式”后又应忻州市委、市政府邀请,参加了由忻州市人民政府组织的“忻口战役遗址开发建设对接会”。





   忻州市军分区、市文化旅游局、忻府区人民政府、原平市人民政府和市应急办、文物局以及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等相关部门主要领导参加了“忻口战役遗址开发建设对接会”。此举,充分体现出忻州市党、政、军和忻州人民对忻口战役遗址开发建设的高度重视、众所望;更证明了泓景兴业集团西北总部崇尚英雄与“举旗人”杨蔚考的爱国主义情怀。

   回到集团,尽管有多家影视集团公司找上门考察、签约,尽管有好多市县领导邀请到当地考察、投资,但出生于军人家庭的杨蔚考对抗日英烈情有独钟。他常说:“关爱英烈、尊重英烈是我们的义务和责任。”于是,他一面安排专人尽快注册成立“山西省泓晋关爱英烈基金会”,一面紧锣密鼓地组织资金、组织赴忻考察规划团队尽快赴忻。

   忻州市人民政府表态:待泓景兴业集团西北总部考察规划团队拿出方案后,立即签约、成立指挥部、注册公司,尽全力配合景兴业集团西北总部保护、开发、建设忻口战役遗址。以此推动忻州红色文化旅游。


相关链接:

    忻口战役遗址

忻口战役遗址位于忻州以北25公里处,是忻州的北门户,早在汉代,这里就是重要的军事防守基地。现存有与日军作战时修筑的窑洞50余孔及204号激战地,至今战争遗物时有发现。除部分窑洞坍塌外,其余皆保存完整。
山西省政府于1986年将忻口战役遗址确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中共山西省委于2005年将忻口战役遗址命名为“全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14年9月,国务院将忻口战役遗址确定为“第一批国家级抗战遗址”。


           忻口战役(南怀化村)纪念馆

  战役背景


忻口战役是中国军队抵抗日本侵略军进犯的一次最激烈的战役,是抗战初期华北地区一次规模最大、历时最久、伤亡最为惨重的一次战略防御战。
1937年10 月初,日本华北方面军坂垣师团约三万余人,由北至南直取太原。在“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的思想指导下,国共两党建立了统一战线。为抵抗沿北同蒲南下的日军,国共两党浴血奋战,南怀化地区是这一战役的主战场。战役伊始,处于中央防御区的南怀化村经反复血战后被敌占领,成为日寇之前进阵地,是楔入在我防守区域的一颗钉子,理所当然地为双方所必争。在21天的南怀化阵地争夺战中,每天都是血与火的战斗,可谓惊天地而泣鬼神。
日寇侵入南怀化村后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惨案,其屠杀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无辜的群众,被枪杀、活埋、开膛、剖腹、浇上汽油活活烧死。全村原有204户,1054人,经惨杀后仅留下104户中的254人。100户人家被杀绝,766人被杀害。此外,其他村庄来此避难的人中,也被屠杀510多人。合计起来,日军在南怀化共屠杀老百姓1270多人。南怀化房屋被烧毁1000余间,200多头大牲畜,200多口猪,600多只羊被劫掠殆尽。洗劫后的南怀化村残垣断壁,满目苍夷,尸体遍地,惨不忍睹。南怀化在忻口战役中以巨大的牺牲,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了抗日战争史上极为悲壮的一笔。
23天内共歼灭敌人两万余人,取得了抗击日军的一次巨大胜利。这次战役狠狠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使日军企图“三个月灭亡中国”的梦想化为泡影,大大鼓舞了全国人民抗日士气。忻口战役是国共两党游击战、阵地战配合作战最为成功的一次战役。

 战役经过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大举侵略华北,其主力一部五万余人,兵分两路,自大同、平型关会师雁门关,直向忻口扑来。为了保卫太原,国共两党、两军密切合作,从各地调集十万余众,及时组织忻口会战,抗击侵华日军。
1937年10月初,坂垣征四郎指挥日军第五师团主力和关东军第一、+四师团等共5万余人,自晋北代县分路南下,进攻平原、忻日,准备直趋太原。中国国民政府以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为前敌总指挥,统率第15、17、33军为右翼兵团,以郝梦龄为指挥的第9、19、35、61军为中央兵团。以李默庵为指挥的第14军和第66、71、85、15师为左翼兵团,在忻口以北的龙王堂、南怀花、太白水、南峪一线布防。
1937年10月13日,日军主力在战车、飞机配合下,采取中央突破战法,猛攻忻口西北侧阵地。中国军队在南怀花、红沟等地顽强抵抗,白刃肉搏,阵地多次失而复得。
1937年10月16日,中国第9军军长郝梦龄、54师帅长刘家麒在红沟西北高地督战时殉国。
1937年10月22日,日军华北方面军急调萱岛支队增援,1937年10月24日使用毒瓦斯、燃烧弹再次发动进攻。26日,娘子关失守,日军占领寿阳,沿正(定)太(原)路西进,威胁太原。
1937年11月2日,卫立煌下令部队转移阵地,固守太原,忻口遂失。是役国共两军密切配合,阻敌23天,据国民政府战报宣布,消耗日军二万余人。
“忻口战役”二十一天恶战,敌我互失阵地昼夜间曾达十三次之多,敌三易其前线(联队)指挥官,精锐损失严重。我军击毙击伤师团长寺田、旅团长三蒲等以下两万余人。国民革命军第九军军长郝梦龄、第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麒、独立第五旅旅长郑廷珍,独立第五旅代旅长李继程,第四二九团团长卢仪欧,第四三三团团长曹炳及十万余名抗日将士在忻口战役中牺牲和负伤。


   纪念遗址


战备窑洞




战备窑洞在忻口村北的后沟至红崖湾,1935年至抗战爆发前,用款11万余元,共筑成窑洞47孔。每孔窑洞宽约3米,高约4米,深约20余米。石头水泥结构。

       洞门若城门状,门洞之上有石垛,垛下有“第X号”字样的横匾。忻口战役进行期间,中国军队充分利用这些窑洞,指挥作战、储放军火、安置伤员、隐藏战马,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其中第9号窑洞为国民党将领陈长捷的指挥所,第6、第7号窑洞还分别书有“办公室”、“民国二十六年夏日第二十五团二营”等字样,当是团、营驻地。与其它窑洞相比,“办公号”的进深要浅得多,轻易就可以看到顶端石壁。而普通的窑洞则深不可测。有些相邻的窑洞实际上是两两相通的,那些相通的窑洞会在拱门上并列两洞编号。最北端两个窑洞就同时都刻有“第一号第二号”。总指挥兼第九军军长郝梦龄将军曾在这里指挥作战。10月15日夜,郝将军偕同第54师师长刘家骐从这里出发,奔赴前线指挥作战,同在疆场壮烈殉国。

204高地







204高地四周山岭起伏,沟壑纵横,群岭把忻定盆地入口处的10公里正面,分割为两个管孔通道,南怀化和忻口作为左右通道上的两个小村,

        恰如两只鸟瞰忻口的眼睛,战略咽喉位置不言而喻。当年这里是忻口战役战斗最激烈的地方,敌我双方在204高地展开了激烈的拉锯战,一昼夜易手13次,守军第四团在经过反复冲杀后一度只剩下百余人。40里孤山空余杂草漫山遍野,一下雨,地上就会裸出子弹头来,204高地下,杂草掩着一条小路,少有人踪。当年日军曾架起四挺轻机枪封锁此路。总指挥兼第九军军长郝梦龄将军于此处受伤,后壮烈牺牲。

纪念碑墙




忻口战役遗址标志碑。碑体面向公路而立,位于战备窑洞前,静静的紧贴在山根底下。是1986年立的碑,已经非常残破。1986年忻州市人民政府立,石碑上款书;“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向阳的一侧是以忻州市委、市政府名义撰刻的纪念碑文《忻口抗战记》背面是部分阵亡将士名单。

       忻口战役纪念墙位于忻口村外的一条沟里,108国道边土山上。一座十米多高的白色高墙矗立,汉白玉的四方墙座,墙的正面是“忻口战役纪念墙”题词;下面是一组夜袭阳明堡机场、忻口炮战浮雕;右侧面是阵亡的部分官兵姓名,有共产党军队的,也有国民党军队的。这样的记录在国内少有。再转过一侧,是忻州市委、市政府撰写的纪念碑文。上面写明了参战军队,战争的惨烈,“尤以204高地战斗最为惨烈,一昼夜间敌我互易阵地达13次之多,迫敌三易其前线(联队)指挥官。”碑文还记录了毛泽东对是役的高度评价。
罪证碑是指日军侵占忻口后,分别于忻口村和下王庄村的公路旁,为炫耀其“战迹”所立的两通石碑。立在忻口村东公路旁的石碑上书“忻口镇战迹”;下王庄公路旁的石碑上书“忻口镇战迹”(正面)“昭和十三年一月北川部队建之”(背面)两通石碑,是日本侵略者侵略中国的铁证。

遗址保护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编译局原局长韦建桦以学者的思维提出了自己的观察:“忻口战役是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后,游击战、阵地战配合作战最为成功的一次战役。不管谁所有,都应该把这个遗址保护好、建设好,发挥它应有的作用!”据忻州市提供的材料中记载,新中国成立后的十大元帅中有八位都曾经战斗在忻口战役的第一线。八路军第115师和第120师各部在敌人侧翼和后方频频出击,使日军侧背受到严重威胁,第129师先后进行七亘村、广阳、黄崖底等战斗,取得胜利。
这场震惊中外的著名战役遗址产权在1965年被无偿划拨给太原储运公司,后几经变迁,现属于一家央企公司,而地方政府与央企在级别上和财力上不对等,遗址归属谈判一直没有进展。所以,遗址的保护和修缮工作也一直没能启动。
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军区原副政治委员兼海军南海舰队政委黄嘉祥一开口就直指问题的核心,认为“经济应该为遗址保护让路,至少不能成为遗址无法修缮的原因。应该尽快将忻口战役遗址利用起来,建设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长期闲置下去,最后损失的将是全社会的精神财富。”
2014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徐向前元帅之子徐小岩中将提出了《关于保护修缮忻口战役遗址的提案》;2015年的山西省两会上,李喜元等66名省政协委员联名提出了《关于忻口战役遗址权属划归当地政府并尽快建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建议》;省人大代表赵志伟等6人联名提出了《关于解决忻口战役遗址产权归属问题的建议案》;山西省人大代表、山西省民革主委张友君等有识之士均发出了“归还产权、修缮保护,建立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呼声。

              王洪英   郝洪振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上香
友情链接: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红色晋绥-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兴县新闻网  红色思源网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西北革命历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内蒙古党史网  山西省党史网  榆林市党史研究室  陕西省党史网  甘肃省党史网  银川党史网  红色记忆网  中国延安网  西柏坡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  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  延安革命纪念馆  
关于晋绥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晋绥律师 | 人才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主管: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延安十三年红色影视基地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CopyRight © 1998-2015 Tencent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世创未来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