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晋绥网 感动老区 查看内容
奶娘
2019-3-8 21:06| 发布者: 网页投稿| 查看: 290 | 评论: 0 |原作者: 尹西林 尹长舸 |来自: 历史与传承
摘要:编者的话:这是一段长达75年的佳话,它提供了党与百姓休戚与共、血肉相连的实证,让我们看到了红色优良传统的世代传承。尹西林大哥于1944年4月出生在山西省神木县八路军120师手术医院,他的母亲解秉权时任山西兴县三区 ...
奶娘



   编者的话:  这是一段长达75年的佳话,它提供了党与百姓休戚与共、血肉相连的实证,让我们看到了红色优良传统的世代传承。尹西林大哥于1944年4月出生在山西省神木县八路军120师手术医院,他的母亲解秉权时任山西兴县三区妇救会主任,由于产后没有奶水,便将出生后的儿子送到晋西北吕梁地区兴县张家崖村一户张姓人家代为哺养。在那里,尹西林度过了人生最初的三个春秋,奶娘一家以及当地百姓给了他一个温暖安全的生活。在日本侵略者的威胁面前,乡亲们勇敢地站出来保护他们母子的安全。许多年来,山西吕梁百姓的深情厚谊让尹西林大哥一家念念不忘。他是听着母亲的故事长大的。如今,他的后代尹长舸也像前辈一样,心系老区人民。在这里,我们截取了尹大哥一家三代人生故事的几个镜头展示给大家,让我们一起来倾听他们父子的心声。    


   此篇与2018年11月30日本刋发表的《青山无语荡回声》可为姊妹篇,前有山东沂蒙红嫂,后有山西吕梁奶娘,共谱一曲革命鱼水情。  


   今天是国际妇女节,《奶娘》作为节日的献礼在此刊登。祝所有女同胞节日快乐!




镜头一: 奶娘盼儿


尹西林:


五十六年前的夏末,微主参军前,回晋北兴县探视哺育我长达我三年之久的奶娘。因我担心奶娘知道后过份思念伤神,采取了突然袭击方式,回到阔别十五年之久的山西兴县张家崖村。


奶娘长年瘫痪卧炕,一年也少有离开自已的土窰洞。后听家人说,我来那日,天晴气朗,奶娘心境奇好,像是预感到有喜事临门了。一大早她就让奶妹妹给他换上套干净的衣服,命我奶哥把她背到村口离汽车公路不远的大石碾盘上,奶娘盘腿端坐碾盘上,笑迷迷地晒着太阳。



       图为晋西北吕梁山区


从兴县城到张家崖村有近五十里路程,我搭上一辆运煤卡车,司机见我是操着京腔的学生,得知我去探望张家奶娘,他激动地问我,你就是"西林?“我莫明其妙发傻点头。司机说"我姓奥,我妹妹奥凤梅是你奶哥张猪孩的媳妇儿,她是你的嫂嫂!我常听妹妹叙叨你这个当年八路军的弟弟。”司机老奥兴奋地继续说道"我还知道你妈名叫解秉权呢,她是咱们兴县当年抗日支前的妇女领袖哩。"老奥的话让我闻之感激心动…。


卡车到了张家崖村口。老奥带我进了村,他惊喜地对我说"西林,你看,那个坐在碾盘上的女人,就是你奶娘呀”。我拎着行李包急步冲向石碾。中午的太阳亮得刺眼,奶娘手搭凉棚盯着这亇朝她奔来的小伙儿。奶娘头上围着羊肚毛巾,她脸色微黑,大大的眼睛放着慈爱的光彩,我跑到碾前双腿啪地跪下,拉着她的手贴着脸夹大哭起来"妈,我来看你了。" 奶娘抚着我的背颤抖地低呼着"西林,你回来了,妈的骨香香呀,可把我娃盼回来了…"那一刻我只觉后脖热乎乎的,淌着一股暖暖的泪水…。


这位长年卧床不起的女人,思子心切到了如此地步,久别重逢的那天,她竟会突然提出让人背到村口迎接我,须知这是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的意外举动,大概常人也难以理解,在情感世界里,人世间真有如此神奇的第六感觉吗?



镜头二:一只小铃铛



     尹西林大哥母亲留下的小铃铛


尹西林:小铃铛是我生命的象征。


不知何故,前不久在微信圈里发了《小铃铛》一文后,伴着微友们的感动与热泪,我打开手机郑重细读了自己写的《小铃铛》,竟强烈地自我感动起来,昨晚还稀里哗啦在洗手间大哭了一场,七十多岁的老人终于打开泪水闸门,让我这个男人用感恩的泪水尝还《小铃铛》故事里的老尚、奶娘、奶爸、猴派、刘区长、针婆婆,是这些最善良的人搭救我,给我生命机会的恩情。我问自已,何德何能让这样多人给我如此深深的人间厚爱?不就是因为母亲是八路军、中国共产党吗?我是注定永生难以报答老区百姓们这笔大爱情债的。上苍只好让我大哭,用热泪与泣声感激他们……。



   1967年尹西林和母亲在一起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况乎血乳恩情?扶助贫困老区、开展希望工程,这是妈妈生前最关注的事情。从我记事起,老人就经常告诫我:“孩子,记住,咱们娘儿俩的命是老区百姓给的,千万不要忘本!”


1998年腊月,老妈走了,清理老人遗物时,我从母亲的钥匙链上解下一只小铜铃铛。小铃铛被磨得金光灿灿,它载负着山西吕梁乡亲给我们两代人的重恩。在悲悼妈妈的日子里,妈妈生前讲述了无数次的故事,再次从铃铛声中传出:



      图为兴县黄河两岸



1944年4月,妈妈生我时,区领导派了一位姓尚的农民牵着黄牛护送,目的地是百里外河西神木县八路军120师手术医院。一路上他们风餐露宿赶到了黄河边,过了黄河,到了彩林镇。彩林镇旁边有个小河,名叫贺家川。当时遇上暴涨的山洪,桥被冲垮了,为了抢时间,老尚决定涉水过河。黄牛驮着妈妈在河里艰难地浮游着,湍急的洪水流映得母亲头晕目眩,她趴在牛背上一动也不敢动,老尚牵着牛。在齐胸深的水里前行探路。越走水越深,到了河心,他一步踩空被洪水没顶,顷刻被大水冲走。岸边传来老乡们的呼救声,男人们沿岸奔跑着搭救老尚,对岸一大群婆姨尖叫着,举手招呼妈妈,要她闭起眼睛抱紧黄牛。牛在水里缓慢地吃力游动,老尚在水中拼命挣扎,幸亏远处有个转弯河岔处拦住了他。村民把他拉上了对岸,众人为他揉腹控水,这时老尚脸色苍白,不会说话,只剩下一丝细气了,为护送我们娘儿俩险些丧命。


我出生第三天,妈妈就出院了。回程路没有牲口,也无人照顾,母亲只好把我装放在一个大篮子里用臂跨着赶路,如同难民逃荒似的。从河西贺家川到河东兴县康宁镇这段路走了20多天。母亲产后没有奶水,一路上大人孩子受尽了罪,只得走十来里路就依村住下。



图为山西兴县晋绥边区政府及军区司令部旧址




      图为兴县北坡村晋绥分局旧址


兴县是晋绥边区首府,社会稳定,人民团结,党的威信很高,干部行路住宿用不着什么介绍信,每到一村落脚,村干部就热情接待安排食宿,主动召集有奶的婆姨给我喂奶,极富同情心的姨娘把最充足的奶水给了我。就这样,每到一村我就吃三四个女人的奶,像传送接力棒一样,走一村吃一村,就是靠吃着百家奶,我们母子回了到康宁镇。


三区下属十几个自然村,每村有一个抗日妇救会员。张家崖村的妇救会员名叫猴派子(兴县人谑称小辈为猴),是张家最小的妯娌媳妇,心直口快,是宣传抗日、组织劳军支前模范。母亲回镇后,她见主任没有奶水,当下自告交由她的二嫂喂养我。


奶爸叫猴炮,是张家老二,靠种十几亩崖头薄田养家度日,有两个男孩,家境十分贫苦。我去他家前几天,正在吃奶的老二让饿狼叼走了,小哥是离家院不远的山坳里遇害的,奶娘守着孩子那堆小骨头悲伤了好几天,撞墙哭骂自己对不起小儿子。就在奶娘掩埋了孩子的当晚,猴派阿姨把我续到她的怀里,于莫名其妙之间,一个新生命拼命地吮吸着奶娘乳汁———啊!爱子复活了!那孔乌黑低矮的土窑洞又有了笑声。


奶爸话语不多,只知闷头干活。自我到他家后,奶爸便早起晚睡,高高兴兴担起烧火做饭的家务活。适逢村民取笑,他就大大方方说,“婆姨看好孩子要紧,再让狼给叼走,咋跟咱八路军交待!”于是奶娘理直气壮专心致志地喂养我,几乎是寸步不离,这一年,我快成了她的贴身肉。懂事后,母亲一次一次给我讲述张家娇宠我的故事:“你在人家里,天一亮,奶爸下坑挑水、烧火、做饭。你奶娘在炕头上,全身抖着把你亲个不停。张家的土窑又黑又破,娘儿俩拥被而坐,你那脑袋像袋鼠幼子一样探出被角撒娇乱叫。奶娘把你惯得可不成样子了,边摇晃边唱“西毛眼,我的骨香香,西毛眼,我的骨香香……”。奶爸为了给你吃好穿好,决意去挣现钱,果断变卖了家田,给地主老财当长工了。歪打正着,本是中农成分,这下变成了赤贫雇农。土改划成分时,奶爸成为村里成分最好的农民,他背地里面可得意了,总说是托西林的福。


几年前,我请奶哥奶妹们来京游玩,他们还为家里成分一事再三感谢我呢。妹妹们更有奇思,说没二哥哪有我们,是二哥冲喜了妈才怀上我俩的。啊!这就是中国的农民啊,多么厚道啊,厚道得令人热泪难止。

兴县土地贫脊,抗战时期军民终年以黑豆、甜甜饭为食。由于营养不足,我打小严重缺钙,一病就抽风不止,愁坏了奶妈全家。2岁时某晚,我突然发烧抽风,人缩成个小肉团。母亲闻讯从区上回来探望。抢救中,我的人中被掐得红肿,还是不醒人事。奶娘吓得说不出话,一个劲发抖。后来,母亲索性把我推到后炕,独自向隅揩泪,连声叹息“不行了,这孩子活不过来了”。窑外漆黑,天降着大雨,母亲和奶娘不停地哭泣着。忽然窗口火把齐明,原来是三区的刘区长带着好几个年轻农民来到窑前,他们搀扶着一位60多岁的老大娘进了家门。老太太是周围数十里有名的“扎针婆婆”,她那高超的针术,曾救了许多军民。后来才知道,猴派阿姨见我病危,跑到区里通告了刘区长,他马上找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农民,扛着支前用的担架去接针婆婆。夜雨瓢泼如注,十几里道路之泥泞坎坷,抬担架农民之艰难,是可想而知的了。针婆婆进了窑洞,命奶爸立即点火烧水,让奶娘和母亲脱光我衣服,老人脱去湿鞋从容上炕,打开针包,在昏暗的油灯下,用针从的头顶到面部、颈部、胸部一直扎到心口,我的全身布满了长针,呼吸还是困难,不会动弹。刘区长抽着旱烟,叉手在地下急得转来转去。当针婆婆把那根长针在脐部深扎下去的一刹那,我突然大哭起来。顿时,窑洞里所有的人都欢叫起来“孩子活了!”。母亲和奶娘用脸贴着我的脸大哭:“骨香香,你可吓死妈了”。


天明了。临走时,母亲翻箱倒柜找出三尺土布答谢老人。针婆婆摇首推却说:“你们八路军,背井离乡,拼上命到我们兴县打日本救中国,为咱老百姓服务,不容易!给娃儿治病,应该呀,我不能收你的东西!”


在奶娘家,母亲与我曾经历了一次最惊心的生死事件。


日寇投降前,对兴县进行了一次扫荡。事发非常突然,母亲来不及躲避,慌乱中抱着我与村里的婆姨们一起往山上跑。她们被鬼子兵赶到崖顶,母亲坐在山崖边,做好了牺牲淮备。她背过身,把绑腿、跨包扔下了深渊准备跳崖。反正是个死,她决意死也拉个日寇垫背,跳崖同归于尽!


鬼子兵端着刺刀凶狠地扯掉妇女们的头巾检查女人发型,妈是女八路,留短发解放头。群众为她紧张死了。危难时刻,身边几个妇女好像约好了似的,突就把我从妈怀里夺走,她们决心拚死也要保住主任这点骨血。婆姨们搂着沉睡着的我,然后挤在一起,用层层身驱围护着母亲....。


每次忆起当年这个场面,母亲都会揩泪低泣良久。那是日寇刺刀下的生死之交啊!那次扫荡,所幸远处枪炮声大作,鬼子兵逞凶没多久就跑步撤走了,张家崖乡亲们躲过了一场血腥的劫难。


1963年我参军前,父母让我回兴县探望恩人。回张家崖村后,我整天守着奶爸奶娘。分别十五年了,这次团聚全家过了幸福的一周。奶娘和奶爸还像娃娃时那样,让我这个大小伙子睡在他俩中间,重温天伦之乐。说起那次日寇扫荡时,奶娘抚摸我的头夸我乖,说日本兵咋吼你也不醒,我娃好命呀,你要闹,可杠大祸了。


一年多以后,日本鬼子投降了。这时,我学会了走路。奶娘高兴之余更不安心了,为防不测,她把一大串铜铃铛紧系在我的胸前和背后,我走到哪里铃铛便响到哪里;只要听铃声一响,她就立刻放下手中活计,冲出家门将我追赶回来,小铃铛成了报警器。




   图为1948年5月6日的尹西林(前面左二着深色衣服的小男孩)和母亲解秉权(前面左三)。当时,母亲任山西朔县妇救会主任,为了生产自救办了纺织训练班,她坐在院当中打算盘,4岁的尹西林坐在城砖上含着手指看母亲打算盘。 



1947年,我3岁那年,母亲调回朔县工作,她费尽了心机哄我断了奶。离开张家崖时,母亲给奶娘留些钱物,以谢育子之恩,奶娘连连摆手,低泣着泪,仔仔细细、反反复复向母亲“传授”育儿之道……离开奶娘,母亲带着我回到老家雁北解放区。 


战乱年代,我和妈妈飘泊不定,家里许多旧物都遗失了,唯独那个小铜铃铛,母亲像对待宝贝那样把它和自己的钥匙紧拴在一起,时时刻刻系在腰间。

 

现在母亲已走了,小铃铛又回到我身边,它是我生命的象征。



镜头三:55年后尹家第三代再访张家崖


尹长舸(尹西林大哥的儿子):



2017年12月3日下午,上海教育电视台的吴编辑等5人来到我在徐汇区龙漕路的住处,就我父亲的《小铃铛》一文对我进行后续采访。我向他们出示了小铃铛,并根据父亲的原著,介绍了它的来历,以及那个烽火连天的抗战岁月,发生在我的父亲和干爷爷、干奶奶(即父亲的奶爸奶娘)之间的动人故事。


问及我个人感想时,我和吴编辑说道:“从记事时开始,我的祖母和父亲就经常和我讲述根据地人民的永世难忘的恩情。我从小便知晓了扎针婆婆雨夜救父亲,祖母骑牛险过黄河,以及日寇扫荡时,村中的妇女在悬崖边用身体围住祖母,救下她和父亲的故事。小铃铛是我们全家的传家宝,是我父亲乃至我全家生命的象征。同时,这小小铃铛见证了我家与边区人民的革命友谊,以及他们给予我家的血乳恩情。”


此次采访只有短短5分钟时间,却勾起我无限的回忆。我的内心久久无法平静,思绪回到了15年前的秋天。



            谷子熟了


2002年国庆节,我去山西游玩。先饱览了大同的云岗石窟、太原的晋祠等名胜,然后又到山西朔县老家停留2日。随后于10月6日清晨动身,前往位于吕梁地区的兴县。看望干爸干妈和干姑姑。



           兴县山景


长途车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前行。望眼窗外,远方群山起伏,侧方的山谷清晰可见。在一马平川的大城市住惯了,看到眼前这幅情景,顿觉吕梁山区颇为壮观。同时我也有点害怕,担心车子不小心掉到山谷之中,我可就粉身碎骨啦。


在车上简易用餐后,困意袭来,我闭眼沉沉睡去。待睁眼时,听到乘务员讲“兴县快到了,大家做好下车准备。”,此时已是下午2点半。


约10分钟后,车子在一处简陋的车站停下。下车后,我先电话告知家人,报平安。这时,一位有着古铜肤色和壮实身材的妇女出现在我面前,她就是干姑姑。


“蒙蒙,你这娃娃终于来了啊。这一路太辛苦了,赶紧到我家吧”。姑姑要帮我拿行李包。


“这哪能好意思呢。姑姑,你太客气了。”


“这有啥,都是一家人。”


于是,姑侄两人边说笑聊天。路不远,很快就到姑姑家了。



        大红枣儿待亲人


干哥哥早已在家中等候多时,干姑姑拿出瓜子、山西月饼、枣子和花生款待我。“不要客气,不要拿心(拿心是山西方言,意为顾虑),这里就是你的家。放开肚皮吃。”。看着热情的姑妈和哥哥,一路舟车劳顿带来的困倦之感顿时全无,代之以喜悦和放松的心情。


 约4点钟,干哥哥与我一起去逛兴县县城。


“这是啥歌曲,调子有点像陕西民歌。”


干哥哥说,“这是吕梁地区的抗战民歌。兴县之所以明显落后于山西其他地区,主要是因为抗战期间,日本鬼子对此地实施了及其残酷的三光政策。兴县90%以上地区的建筑,都毁于当时日军的大轰炸。虽然新中国建立后,人民政府实施了重建政策,但因当时损毁太严重,加之兴县地处山区,交通不便,因此一直属于山西的穷困地区。”



        图为今日兴县县城


听着哥哥的话语,看着眼前的街景,想到我家在抗战时倍受老区人民恩惠,如今他们却还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我不由感到几分心酸。 


天色渐暗,哥哥带我回到家中。干姑姑此时已烧了一桌丰盛的晚餐。考虑到我喜欢吃大米饭,她还特意为我做了一锅香喷喷的米饭。席间,姑姑不停地向我碗中夹菜,着实让我感动不已。 


饭后,大家又聊了一会,姑姑便带我去以前的干爷爷和干奶奶家。约莫5分钟后,我来到一处有点低矮的窑洞前,姑姑敲门后,一位缠着头巾的妇女开了门,她就是干妈。


在有些昏暗的灯光下,干妈拉住我的手,把我带到炕边,“快坐下。”,并与干爸说“这就是西毛眼(父亲的乳名)的儿子。”。说着说着,干妈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随后,干爸干妈和我聊起当年干爷爷和干奶奶照顾父亲的往事。干爸爸又提到了小铃铛的事。他说,当年干奶奶担心年幼的父亲乱跑,所以把这串铃铛挂在他的胸前。他们对父亲的《小铃铛》一文赞不绝口。我说,那是根据地人民给予我家血乳恩情的象征,要世世代代相传下去。


不知不觉,快10点钟了。干妈不好意思地说,“我们这里条件不太好,你在这里睡觉,委屈你了。”


“哪里的话,这里就是我的家。能与你们在一起,我是最开心的。”我很坚决地说。


这一晚睡得很香,睁眼时,已是早上6点半。干爸干妈早已起床,为我包饺子。


下床后,一阵冷意袭来。山区早晚温差很大,而我此次出行,却只带了单裤。


干妈嗔怪道,“这娃真是,做啥不带条厚裤子呢。”,然后和干爸说“快点给孩子买棉毛裤去。”。


巧的是,干爸正要动身时,哥哥来了。一听这情况,头也不回地就去旁边的商场买了一条棉毛裤。然后我赶紧穿上,寒意顿消。同时,一丝暖意涌上心头。恍惚间,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干奶奶当年把父亲抱在怀中的情景。 


饭后,哥哥带我散步,一路浏览田间风光。骑着黄牛嬉戏的孩童和他的同伴,好奇地看着我这个大城市来的人。


于是我上前,与他们聊了起来,给他们讲北京的车水马龙、高楼大厦,还有父亲与干爷爷和干奶奶的过往故事。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间,离别的时刻到来了。


我依依不舍地看着干爸,干妈,哥哥和干姑姑。“这次真得很感谢你们的热情款待。感谢姑姑昨晚为我烧了丰盛的晚餐。感谢哥哥为我买棉毛裤,为我挡寒。感谢干爸和干妈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在窑洞过夜,而且睡在当年父亲每晚睡觉的位置,真是太难忘了。”。


“都是一家人,客气啥。西林的儿子就是我们的儿子。”一边说着,干姑姑一边把月饼和枣子塞进我的行李包。


哥哥拉着我的手“自己出门在外,多注意点。管好随身钱物,别丢了。”。


“好的,我一定多加注意”。


说着说着,我俩的声音都有几分哽咽了。 


来到车站,已近中午。干姑姑叮嘱着我“午饭在车上就吃月饼,再喝点水。月饼这东西容易饱,又油腻,别吃得太多,不然容易闹肚子。钱包一定要放好,出门一趟别丢了钱。”


车子开了。姑姑和哥哥一直向我挥手,看着他们由近及远的身影,我的视线模糊了。真有一种想立刻跳下车,回到他们身边的冲动! 



          兴县山景


很多年过去了,但这2天的兴县之行却仿佛昨日之事,记忆清晰。我真切感受到了吕梁根据地人民的朴实,勤劳和热情。同时,也一直关注当地的发展。在国家倡导的西部大发展的主题下,相信这一方土地会摆脱贫困状况,早日富起来。而这串小铃铛,已被我作为传家宝珍藏了起来,并将一直传下去。



             

                    晋绥网、延安十三年红色影视基地宣传中心转发编辑:郝洪振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上香

本文导航

头条时政
热点话题
感动人物
友情链接: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红色晋绥-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兴县新闻网  红色思源网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西北革命历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内蒙古党史网  山西省党史网  榆林市党史研究室  陕西省党史网  甘肃省党史网  银川党史网  红色记忆网  中国延安网  西柏坡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  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  延安革命纪念馆  
关于晋绥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晋绥律师 | 人才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主管: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晋绥儿女访问老区红色摄影行组委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党史办、榆林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晋绥人文杂志社、晋绥文史馆、山西军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挖掘革命历史文化资源传承民族信念精神血脉"  晋绥儿女中心热线:0350-8648359   热线:0350-8648359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CopyRight © 1998-2015 Tencent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世创未来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